佳木斯桦南县郭仁爱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1999年7.20以后,郭仁爱和其他30多名大法弟子,被桦南县林业局610以宋殿林为首的恶徒非法绑架到桦南县林业局看守所关押。每位大法学员都被勒索一万元的保证金,弄得这些大法弟子家里负债累累。郭仁爱拿不出钱,林业局610恶徒指使片警天天向她家要钱。她丈夫是下岗职工,在山上种地。到种地季节,恶徒反而让他下山,该铲地时却不让他上山。邪恶之徒的迫害逼得她丈夫和她离婚,逼得她不能给孩子做饭,不能给孩子烧炕。郭仁爱家的墙都冻裂了、锅炉冻坏了、暖气冻坏了、水缸冻掉底了,屋里的东西全长毛了,都不能用了。郭仁爱家从正房到仓房全漏了。

2000年末,桦南县一中党委书记刘淑娟去北京抓上访的郭仁爱。刘淑娟趁机买大衣、买电褥子、看病、抓药、住高间,所有这些费用都从郭仁爱的劳保工资上扣。开始要扣两万元,问刘淑娟为什么,刘淑娟说:她去北京,局里给拿了两万元。后又说扣一万二,因为郭仁爱的儿子已经拿到了刘淑娟违法的证据。再后来又扣郭仁爱不在家时近两年的工资。

2001年4月初,郭仁爱在北京散发真象资料被抓,她拒绝说出地址、姓名,差点被打死。被关押四个月,郭仁爱绝食抗议后被释放。她回到桦南县看望她的老父亲(她的母亲被610随便抓郭仁爱,吓得病倒后去世,郭仁爱在护理病危中的母亲时还经常遭到片警邹峰的骚扰)。这次郭仁爱又碰到了邹峰。郭仁爱到父亲家一个馒头还没吃完,邹峰等三个警察就骑着摩托车赶到了,笑嘻嘻的说:“郭老师跟我们走一趟。”结果把郭仁爱直接送进看守所。因此,邹峰得了1000元奖金。

在看守所里,郭仁爱因为炼功,被恶警刘启涛踢得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并把她手背到后面铐上,手肿得像馒头一样。闵姓及贺姓恶警也给她戴过手铐子,她被铐了37天,这期间晚上只能坐着。郭仁爱要求见上级领导,见到看守所韩所长后,撸起裤子让他看被打的伤处,韩说:“炼法轮功的打死白打!”

郭仁爱被关押18天时,就给她下了一年半劳教通知书,郭仁爱不服上诉,拖了几个月无音讯。后来桦南县托关系把她送万家劳教所,万家看到郭仁爱的身体情况拒收,她又被拉了回来,接着又被送到了佳木斯劳教所,佳木斯劳教所也拒收,她又被送回看守所。

郭仁爱绝食抗议,被送往林业局医院。看守所指导员魏敬国非常邪恶,亲自动手给她戴手铐、脚镣,并用力往肉里卡;用甲板绑着她的胳膊,用6根绳子绑住她的全身。郭仁爱跟他讲道理,他竟然把郭仁爱的嘴用胶带里外三层粘上,把她固定在床上,强行给她注射盐水等药物,几种酷刑合在一起,郭仁爱痛苦不堪。这还不算,魏敬国还扣了郭1000元药费。后来又把她送到看守所继续迫害。郭继续绝食抗议,生命垂危。郭仁爱恢复了進食后,刚刚能扶墙走路,610的段兴富、宋殿林等恶徒就花钱把她第三次送到佳木斯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郭仁爱曾一度不省人事,后来失去了记忆,连她的老父亲及亲人都不认识了。就这样劳教所也没放她。期满后,因为她不转化又被加期十天。

2003年3月20日,郭兴富把生命垂危的郭仁爱又拉回看守所继续迫害。郭仁爱在劳教所时身上长满疥疮,奇痒无比,昼夜难眠。郭仁爱原本1米68的个头,体重75公斤,这时体重只剩一半了。肉皮贴在骨头上惨不忍睹。郭仁爱绝食到第5天时,被送进林业局医院,医院拒收,又被拉回看守所。恶警们怕她死在看守所,不得不把她送回家。亲属朋友看到她的惨状都哭了。

2003年9月22日,郭仁爱去局里找局长,问问被扣工资的事,刚一進大门就被门卫拦住,随之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个叫孔繁志的警察和另两名警察不问原因,连拖带拽,把郭仁爱的袜子都拖掉了,脚后跟都拖出了血,衣服包在头上,浑身是土。恶警修乡林一边猛踹她一边喊:“你找孙继红去!”(孙继红是桦南林业局警察,因進京上访被恶警打死)

这伙恶警硬把郭仁爱塞在车坐下拉到派出所。孔繁志还大骂大法,不一会就听说他媳妇在歌厅被人打坏了,送医院了。其实这都是现世现报,可他们并不醒悟。

郭仁爱此时已经全身发抖,随即恶徒把她拉到了桦南县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又被局看守所恶警林春祥脚穿大皮鞋劈头盖脸猛踹两次,吓的女监的一个老太太躲在墙角抖个不停;另一个人差点犯心脏病。她们说从来没见过这样踢人的。

修乡林、林春祥踢得郭仁爱浑身是伤,内外剧痛。郭仁爱绝食抗议第7天,局警察把她抬到别的监室,两个警察分别坐在她的胳膊上,她的胳膊下面有一个钉子,硌得她痛苦至极。一个人按住郭仁爱的头,一个人按住她的双腿,强行插鼻管灌食,郭仁爱吐出了好多血块。后来又顶着瓢泼大雨把她拉回医院。四个警察刘传江、王晓春、赵洪刚、徐文强看着郭仁爱,给她双脚戴镣固定在床上打点滴,头两天没点進去,又插管灌食也没灌進去。后来郭仁爱的双脚双手都肿了,腿不能弯曲,疼得她白天晚上不能入睡,大小便不能自理,后来都不能翻身了。就这样,恶警还白天晚上给她戴脚镣,说是怕她跑了,其实是有意折磨她。有一个护士一边轮换着在她的两手上扎血管一边说:“搞试验,挺好的。”有一次看守把装有大小便的便器放在她的嘴上让她闻。

郭仁爱绝食25天时,生命已经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恶徒才不得不把她拉回家。回家后,她因为手脚被铐的肿胀严重,一周不能睡觉,两手两脚脱了两层皮,脚趾甲掉了三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