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武山县恶警四年多来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日】96年法轮大法传到武山县,使无数朴实的农民解脱了病痛的折磨,拥有了美好的品质和健康的身体。

可是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利,99年7月20日发动一场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四年多来武山县大法弟子同全中国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正遭受着极其残酷的迫害。

一、风云突变,法轮功学员遭查抄

1999年7月22日,武山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杨吉顺(现已退休),武山县政法委主任赵某和政保股王勇(现任股长),以及县公安局局长陈新德出动二十余警力查抄山丹乡贺家店村大法弟子黄元义家,所有法轮功书籍、音像资料、朋友炼功的合影,甚至坐垫均被洗劫一空,当时在场的山丹乡山丹村法轮功学员孙建明因要求警方出示搜查证,被政法委书记赵某指着眉心漫骂两个多小时。最后把孙建明和黄元义的妻子王新桂抓到派出所,扣留六个多小时,逼迫他们写保证书。赵某在派出所又辱骂孙建明几个小时,并威胁说,如果孙建明再炼,就将他枪毙。

二、法轮功学员成了拘留所的敛财之源

2000年农历正月,山丹乡山丹村孙建明、仙小军和贺家店村黄元义因不堪忍受公安骚扰,进京上访,被杨吉顺和王勇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拘留15天,其中黄元义15天满释放后,又被武山县公安局伙同陇西县公安局抄家,把电视机和收录机没收(后经多次交涉才要回),并再次把黄元义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所长刘双保(后降职),管教温如意等唆使毒犯多次殴打他们,并强迫他们家人给里面送钱送物。毒犯扬言,如果家人不多送钱来,就将他们“废掉”。有一天,管教喝令大家训练。几分钟后,戒毒人员解散休息,只留法轮功学员训练。牢头借口“动作不标准”,劈头盖脸乱打,前胸后背用肘狠命地撞,撞一下半天缓不过气来。折磨了一天,晚上回狱房后,牢头对他们说:“别怪我心狠手辣,你们知道为什么要训练吗?你们没有看见管教们整天醉生梦死的样,享用的高档香烟,好茶叶和冰糖哪里来的?全是我们孝敬的。有的管教把全家老小的衣服都拿来让我们洗,肥皂、洗衣粉哪样不要钱?外面两块钱的洗衣粉,戒毒所里要花五块钱。管教爷们隔几天还要好酒好烟好肉,狱里面难兄难弟也要抽烟喝茶,开销很大,你们家人送来的钱早花光了,没有孝敬的东西,管教才让训练整人的,明天捎信让家人多送点钱进来,不然比今天更惨!”粗略统计,15天中拘留所收取他们每人“公寓费”100元,伙食费150元,其中黄元义被收取两次,加上毒犯勒索500多元,共计1300多元。

三、拘留所成了人间炼狱

2000年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几个炼功的朋友到大法弟子黄元义家做客(当天黄元义不在家)。政保股股长杨吉顺和山丹县派出所所长汪小江带人闯入黄元义家疯狂搜查,并将白双萍、王新桂、仙俊喜等七人拘留。第二天黄元义给妻子王新桂送被褥时也被拘留。以上八人均被拘留15天,八人携带的几千元也被洗劫一空,而释放时除了每人100元“公寓费”和150元的伙食费外又收100元服装费,连同毒犯们勒索,损失近万元。

八人在里面受到更加惨无人道的折磨,因篇幅有限,下面仅举两例:

1、有一次,大家都在喝水,黄元义也倒了一杯,牢头把脸一沉:“是你们家的水吗?”毒犯吉响德立即抡起巴掌在黄元义脸上狠扇,不知打了多长时间,直到打累了方才罢手。

2、有一天,戒毒所队长刘双保突然狂叫:“法轮功都出来,给我狠狠的打!”毒犯们立即疯狂殴打,其中毒犯吉响德和王月英(女)一前一后,把黄元义夹在中间,前面照心窝一拳,后面背心一肘。两毒犯在刘双保命令下狠命出拳,直到黄元义呼吸困难,身形摇摇欲倒方才罢手,而管教汪鹏娃则在一旁饶有兴趣的观看,并哈哈大笑。

晚上回房后,刘双保命令牢头整顿号子,在押人员挨个过关,牢头拳打脚踢,凶态毕露。队长刘双保和其他管教在监控器中观看,还向牢头说他要听响声。牢头疯狂出招,整个戒毒所里劈哩啪啦,惨叫四起。还有刘双保他们变态的狂笑,真是一座人间地狱,令人毛骨悚然。

四、恶警逼死善良六旬老人,反嫁祸法轮功

2000年10月23日山丹乡派出所所长汪小江再次上门骚扰,随后大批警力在黄元义家周围布控,黄元义夫妇被迫离家出走,汪小江等发现黄元义夫妇不在,气极败坏,带人到他母亲家搜寻,并威逼漫骂老人交出儿子,黄元义母亲不堪忍受惊吓侮辱,儿子、儿媳妇又被公安逼得下落不明,走投无路之下,携孙女黄敏(10岁)进京伸冤。当地公安大为惊慌,逐户威胁法轮功学员,要求人人表态悔过。一时武山县被恐怖笼罩,在层层威逼下,法轮功学员家无宁日,一年多来的冤苦涌上心头。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贺家店村法轮功学员贺旺有、贾宝珠先后进京上访。武山县公安局惊慌失措,多次派人到黄元义家搜查,把一台放像机没收,并对黄元义年迈的父亲威逼漫骂,要其找回家人,否则就把老人抓走,并扬言抓回黄元义一家要重判,如果“执迷不悟”的话,迟早会被“灭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老人深感事态严重,无法承受,在公安的威逼恐吓下,终于精神崩溃,在腊月初三悬梁自尽,成为武山县历史上的惊天冤案!黄元义在外打工的大儿子听说一家被武山县公安逼得家破人亡后,也踏上北去的列车,为家人伸诉冤情,而黄元义的小儿子一怒之下,将山丹县派出所恶警拉到爷爷尸旁怒斥其罪行时,山丹派出所和武山县公安局为了掩盖其逼死人命的罪行,竟在《天水日报》发表文章,称黄父因家人炼法轮功被活活气死。村民们气愤的说:“黄元义炼功五年了,他父亲活得好好的,这些人民警察一去就把老人逼死了,还说是因为儿子炼法轮功气死的,真是一帮土匪。”

2001年元旦,举国欢庆新年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却正遭受着沉重灾难。黄元义和他的母亲、儿子、女儿以及贾宝珠、贺旺有等在北京上访时被捕后被杨吉顺等押回武山。黄元义十岁的女儿被释放,任她流浪,其余人被关押在武山县看守所,继续迫害。

五、武山县看守所更加邪恶,下面仅举三例:

1、管教要求贺旺有看诽谤法轮功的报纸,贺旺有拒绝。看守所所长薛富成当即指使犯人给贺上刑。犯人给贺旺有上了“麻婆娘照镜子”和“看电视”等刑。

“麻婆娘照镜子”:犯人强迫贺旺有双腿并拢绷直,弯腰把头伸进马桶。且不说对人性的践踏和侮辱,单就两腿弯处绷直时的撕裂般痛苦,也非一般常人所能忍受。

“看电视”:犯人把一只碗扣在墙上,用一根筷子抵住,筷子另一头抵在贺旺有额头上,不许碗掉下来,同时用筷子夹住耳朵,用手使劲拧,嘴里还问:“现在什么频道?演的什么节目?”如果对回答不满意,便使劲拧耳朵,并拳脚相加,但不许有丝毫躲避,不许碗掉下来。

2、一天早上,所长薛富成无故将贺旺有叫出去,大骂贺是共产党的敌人。贺旺有解释说:“我们以真善忍为指导,没有敌人,更不会记恨任何人。我们只要求江泽民改变错误决定,停止迫害。”薛大怒,抡起警棍一顿狂殴,从早上打到晚上,贺旺有始终不躲不避,巍然不动。薛富成累得气喘吁吁,说:“简直是块木头。”这时犯人们开始吃饭,薛富成强迫贺旺有跪在棍子上,不准吃饭,直到别人吃完饭,才一起关回监狱。

3、薛富成和康亚英(女)指使犯人以黄靖的名义写了一篇文章,并在他们的加工下,在《天水日报》发表,大意是说:“在爸爸的精心安排下,我们去了北京。爸爸炼功后,神智不清,引诱全家炼功,害得一家人家破人亡。感谢武山公安局和看守所的教育感化,使我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等。”知情者无不气愤:害得人家家破人亡,居然还要人家感谢他们,简直是一群无赖。

三个月后,黄靖和他的奶奶、贾宝珠被释放,其中黄靖和他的奶奶被勒索900元,贾宝珠被扣押金2000元(到今没还),而黄元义和贺旺有未经审判便被秘密押往兰州平安台劳教所加重迫害。

六、教人炼功向善 反遭恶人迫害

黄元义的姑妈曾卧病在床17年,虽经多家医院治疗,均不见好转,家人已给她准备了寿衣。1996年开始炼法轮功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行走如常,当她回到阔别17年的故乡,给母亲祝寿时,乡邻轰动纷纷向她学功,黄大婶不辞辛劳,把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作用和“真、善、忍”的高尚道德标准传到武山。几年来,武山县因炼功达到健康身体和高尚品德的人越来越多,想不到这也成了武山县公安局迫害黄大婶的原因。

当黄元义全家被关押,九十多岁的老人无人照顾时,黄大婶回娘家照顾老母,杨吉顺获知这一消息,带领山丹乡派出所所长汪小江和民警宋小鹏闯进黄家疯狂地到处搜寻,翻遍了屋里大小的包,连坑上放的一个小纸箱都要打开翻,逼大婶交待问题。大婶说,你们逼死了我的哥哥,今天又来逼我。杨吉顺狡辩道:“我们没有动他一指头,是他自己死的。”要强行带走黄大婶,大婶拼死抵制。黄大婶年龄已高,从早上到下午都被公安骚扰没吃没喝,加上连日劳累,在恶警的车轮逼供下,终因体力不支昏倒在厕所里。杨吉顺又报给武山县公安局,来了数名男女干警。围观的数十村民无不指责杨的暴行。此时已近下午两点钟,杨吉顺等回派出所吃饭,然后又气势汹汹从派出所冲到黄家,此时大婶已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离去。可怜九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儿子被逼死、孙子被劳教、孙媳妇下落不明,现在女儿回娘家也被逼走,不知杨吉顺等行恶时,可想过九十多岁的老人需要照顾?此事在当地已激起民愤!

七、人命相关,凶犯却逍遥法外

在2001年10月还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武山县政法委下属单位鸳鸯镇联防队八名队员在山丹乡巡查时,将黄元义的小儿子黄凯围殴。黄凯身中十二刀,肩胛骨被砍断,肋骨断了三根,肺叶从肋间伤口露出,流血性休克,被送进医院时,已气若游丝,医生认为已无法救治,请法医验伤,法医验伤时看到黄凯手指微微一动,便组织全力抢救。事发当时,山丹派出所民警接警赶到,当场抓获两人,但经了解,其中一人是武山县看守所副所长王连旺的侄子,另一个也是在公安局有什么亲戚。于是便将二人释放。黄凯在医院生命垂危,父亲被关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不准探视,母亲又下落不明,可怜年迈的奶奶又要照顾九十高龄的公婆,又要照顾十岁的孙女,还要为黄凯四处奔走。找到公安局,公安局说:政法委的人不好插手;找政法委的人,说主犯已经跑了,跟单位没关系;找县政府,说已经安排乡政府救助200元钱,别的自己想办法。所幸黄凯的伤治好了,而黄凯家中也落下了一万多元的债。而黄凯被打一事,至今也没有任何单位和部门过问。做好人时公安四处追捕、关押,而当家人受到伤害,人命相关的时候,却投诉无门,凶犯也可逍遥法外,难道因为炼法轮功,就要受到这样的歧视吗?乡邻们提起此事,无不义愤填膺。

善恶有报,本地的几个恶人已遭到了报应。

原武山县戒毒所所长刘双保在戒毒所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不久精神失常,经常在墙脚捡烟头吸,并模仿吸毒的样子,颓废不堪。

山丹乡贺家店村文书王开邦,多次写诬蔑法轮功的条幅。不久身患怪病,两手拘挛,不能正常劳动。

山丹乡贺家店村党支部书记何人有,村委会主任王国召多次悬挂诽谤法轮功的条幅,后来两人和武山县城关镇清池村民发生冲突,被清池村几百村民围攻。何人有逃跑,愤怒的村民卸掉何人有家的门窗,并把他院中祭祀土神、象征全家健康平安的石碑挖出扔进路边的阴沟里。王国召逃跑不及,被群众痛打,最后被推进村头河水中,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当时城关派出所和山丹派出所出动民警,但碍于众怒难犯,不敢插手,只在远处旁观。当地人戏说:“这帮警察,对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最神气,碰到打驾斗殴,把他们的职责都忘了。”

古人有句话:“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意思是说,如果有很多人指责一个人的罪行,即使这个人身体很硬朗,也会遭受各种灾祸甚至死亡。现代科学也证实,人的思想意识发出后确实会产生作用。那些助纣为虐者可曾想到,你们迫害法轮功时,全世界几十亿善良正义之士都在指责你,所发出的正义之声会让你遭受报应!奉劝诸君及早回头,否则天理昭然,报应不爽。

请天下拭目相看,迫害法轮功者必遭恶报!

甘肃省武山县政保股长王勇近日挨户骚扰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表态签字,并扬言要抓捕在外打工的武山县大法弟子。有消息说,此举是为了给表现坚定的大法弟子备案,收集指纹和照片等,以便给日后迫害行动找“证据”。希望相关大法弟子正念制止,并提醒大家做真相时避免留下指纹等线索。

王勇电话:0938-3330100
武山县公安局:0938-3421464
武山县公安局局长办:0938-3421356
武山县政保治安大队:0938-3421306
武山县看守所:0938-3421420
武山县政法委:0938-3421460
武山县法院:0938-3422619
武山县检察院:0938-3423363
武山县山丹乡派出所:0938-3192253
武山县城关镇派出所:0938-3421151

由于地处农村,大法弟子人数较少,邪恶迫害目标明显等原因,武山县未能及时揭露当地邪恶,致使恶人再度猖狂,望有条件的同修在网上查阅武山县相关资料,用电话方式向武山县民众揭露武山邪恶。拨号时,按0938-3××××××逐一排查,便可拨通武山县所有电话,如319××××为山丹乡电话,342××××为城关镇电话,344××××为东顺乡电话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