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1日】注:她是一名从未上过学的农村妇女,今年53岁。得法前她患有多种疾病,经常病倒不能起床,打针、吃药不断,异常痛苦。1998年她有幸得法炼功,在很短的时间内,她不仅病痛全无,身体恢复健康,而且神奇般地从一个目不识丁的文盲,成为能通读《转法轮》和所有大法书籍的修炼者。在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的这些年中,她历经艰险和磨难,几乎失去生命,但她仍坚定正念,不忘大法弟子的正法使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她最终走出了魔障,又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以下是由她口述,同修帮助整理的她正法修炼的经历。

2001年5月的一天,陕西宝鸡县610、公安局恶警康宝栓、阎××(30多岁)等几人突然闯进我家,翻箱倒柜,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磁带、师父法像、录音机、坐垫等,对无理的搜查和抄家,我决意到北京上访。

当月29日,我到了北京,来到天安门广场,找信访办时,碰见一年轻警察,我上前问道:“信访办在哪里?”警察反问我找信访办干什么?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当地警察无理抄了我家,逼得我无家可归,只得来北京上访”。我给他讲了我炼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该警察听后说:“法轮大法是好,上面不允许,你上车吧。”我被带到一间房子里,看见有七、八个同修都被铐在一排铁椅上,其中有一位女同修的脸被打破,流着血还在耐心地讲着真象,她对我说:“不能配合他们。”这位同修的话坚定了我的正念。这位同修很快被放走。留下值班的警察吃完西瓜,将西瓜皮扣在我们头上,西瓜水顺着脖子往下流。天快黑时,他们又把我们转移到别处,把我和一位同修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第二天审讯我,逼问我是哪里人,我什么都不说,他们又要把我关进笼子里,我发现铁笼里有一男犯,我不进去,恶警一把将我推进去,锁上笼子,并对男犯说:“送给你了,你随便把!”男犯人拉扯我,企图糟蹋我,我就反抗,头向铁栏上撞,他怕我撞死,拉住我大声吼叫来人,他告诉恶警:“她烈得很,我没办法,我要出去。”男犯被放走,我绝食抗议,恶警用铐子把我吊铐起来,半天后恶警打开铐子,我的腰部受伤不能站立,有两个年轻警察用竹棍敲我的头,在我脚心上钻,还说“好玩”。我一直给他们讲真象洪法,我见他咳嗽,就告诉他不要抽烟,抽烟对身体不好,要做好人,要善待修炼人。后来年轻警察给我说:“我知道法轮功好,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我一定要找本《转法轮》看。几天后,恶警拉我出去说要打针,我抱着铁栏杆不走,恶警就用铁棍砸我的双手,强迫把我拉上人力车到医院,医生威胁说:“你不说你是哪里人,这针打上,你就自动会说出来”。我发正念,求师父保护,让他们打针不起作用,结果没给我打针,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几天后,我和一位同修被送往火车站,这位同修被打得遍体鳞伤,我俩互相搀扶着,路上行人问怎么回事?我说:“因为炼法轮功被警察打成这样了”。我坐车到西安,在火车站盘腿打坐一个多小时,人又精神起来了。我找到同修家住下,继续讲真象,发传单。有一次发完真象传单回来,正在学法,几个公安闯进来抓我,我说:“我是修大法的,不是坏人。”公安说:“我们就是抓学大法的。”一个公安从我手中夺去《转法轮》,追问我是哪里人,资料是从哪来的,我不配合邪恶,什么都不说。这时有一个女公安坐在我跟前说她也是学大法的,还问别的同修的电话,说她要电话告诉同修保护资料。我知道她是在骗我,目地是了解我跟谁有联系,去抓同修。我将计就计,就说:“傻妹子,现在形势紧张,人家不见我的面,更不会认你的。你不要在公安干了,咱俩一块儿走,干咱们应该干的”。她出去了一会儿,答应救我出去,午睡的时候,她拉着我跑出来,顺小路往玉米地跑,我朝后一看,两个公安紧随我们,我们跑得快,他们就追得紧,我们走得慢,他们也走得慢,我们停下来,公安也靠玉米地边隐藏起。那位公安冒充的假同修不愿钻玉米地,我就拉着她钻进了玉米地,她的手机不停地响,我说“不能拿手机,应该我拿,因你爱人打电话(我知道是公安打的),你容易动情。”我就把手机拿上,乱压了一会儿,手机就关了。我俩在玉米地里,后面的公安从玉米地边的小路上走过去了,没看见,那个女的慌了,为了暴露目标,故意把玉米秆踩倒。公安还是没看见,跑前面去了。我一下儿起了欢喜心,心想邪恶真是太愚蠢了。我们继续往前走,玉米地面小,玉米也长得低,我就蹲下,那女公安故意站着,结果警车把玉米地包围了,也许是我正念不强,也许是我起了欢喜心,我被邪恶抓住了,但他们也没达到“钓鱼”的目地。此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伤了我的腿,他们给我摄了像,经地方公安辨认后,我被当地公安接回。

到当地看守所后,我才知道因我出走,我儿子、儿媳、孙子均被抓进看守所(三人均不是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吃的清汤寡水,儿媳很快就断奶了,正在吃奶的孙子整天饿得又哭又叫,亲戚把娃抱回去后,孩子整天哭,后来生病高烧40度不退,抽风、昏迷,亲戚担惊受怕,操尽了心。我为此一直绝食抗议。他们最终放了我儿子、媳妇。我被邪恶的宝鸡市劳教委判了二年劳教,我坚决不承认、不按手印、不签名,他们强行把我送到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我不点名,不背监规,坚持炼功发正念。我炼功时,吸毒人员打我、骂我,晚上组织看电视,放的全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节目,我拒绝看,他们问为什么,我说我们学的是“真、善、忍”,决不杀生,这全是假的,能骗你们,骗不了我们。二队教导员刘俊兰,40多岁,气急败坏地要打我,在众多犯人的阻拦下没打上我,她非常气恨,于是加重对我的迫害,邪恶把我们放在很冷的房子里冻,我想我不怕冻,于是我就双手插进裤兜里做“腹前抱轮”,出了一身热,我真的不冷,看管我的犯人在我的背上一摸说,她还出汗呢。邪恶看冻不起作用,就来软的,有一个队长说:老太婆几天没炼功,把你放在小房里闭上门炼功。我说我一个人不炼,要集体炼功。我继续绝食抗议。队长问我为什么绝食,我说我没有罪,我不吃犯人的饭。

十几天后,他们给我插胃管,灌了一包奶粉。我感到精神不如以前,连水都喝不下去。他们把我拉到监狱医院给我打吊针,我当时发正念,不让脏东西进我身体。他们扎了八个多小时,全身都被扎烂了,也没扎进去。过了几天,他们又把我拉到西安不知是什么医院做检查,我在外面椅子上坐着给旁边的人讲真象,后来我又被拉回到劳教所,我仍然绝食,身体极度虚弱。我想我可能活不成了,肉身不能见师父了。晚上我不敢闭眼,队长几次用手摸我的鼻子,看有气没有,我也恐怕再睁不开眼,就在这奄奄一息的夜里,我心生正念:我还有使命,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我肉身一定要堂堂正正地和师父相见。我就背经文、《转法轮》,同时,我又想,邪不压正,我要指示他们立即签字,无条件放我回家,我还有我应该干的事,我不能在这里呆。

第二天中午,他们给我插上氧气,把我送回家。回家后,我持续发正念,身体很快恢复。我继续抓紧散发真象资料。一次我碰到四个男青年,我给了他们真象传单,其中一个小伙儿说:“你们的资料太珍贵了,我们是印刷厂的工人,你给我一份,我回去多印几份,给亲朋好友看。”我说:“太好了,真是缘份。”又有一次碰到一名妇女,她接到传单说:“我给你一块钱吧,你们做资料也不容易。”我没接她的钱,但很受感动,心想有多少有缘的善良人需要大法弟子讲真象救度。我心生一念买一台复印机多好。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一台复印机,我很快学会了操作,夜以继日地做真象资料,但忽视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资料点遭到破坏,给大法带来损失,我也被迫流离失所。邪恶悬赏一万元抓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善良人的帮助下,我冲出邪恶的围追堵截,沿途要饭,风餐露宿,从陕西到甘肃,又到宁夏,脚走得流着血,脸晒得起了泡,忍饥渴,挨冻寒,白天还好过,夜晚找歇处很难,经常走到荒郊野外,连避风的地方也没有。我出门时是夏天,穿着短袖,到了秋冬,寒风嗖嗖,我就捡拾装肥料的袋子,里面装进烂纸,裹住身子。一包方便面吃两天,就这样漂泊了十多个月。

在宁夏,有一次我在一家房后的角落处炼功发正念,后我睡着了,在梦中看见师父在讲法,师父说:“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旁边有三个人,其中一人说:“我给你加能量,倒回去吧,不能前行。”还给我说了一个人的名字,叫我去找。我说:“我师父没说,谁说的我都不听。”另一个人说:“自你遭这次难以来,你师父还没合过眼。”我在梦中哭着说:“师父歇一下,师父歇一下。”我哭醒后,非常伤心,对师父感激得无以言表------。

如今,我又汇入正法的洪流,但我儿子又被抓进了牢房,家庭重担落在了媳妇身上,而且媳妇还有孕在身。由于邪恶的迫害,我漂泊在外,有家不能回,不能照顾儿媳坐月子,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做为母亲,我只能默默祝福媳妇平安,孙儿健康。父老乡亲们,请千万不要相信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每一分钟的承受与付出,都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象,得以救度。希望各位要明辨正邪,分清善恶,善待修炼人,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善良、仇视、出卖大法弟子遭恶报。目前的各种天灾人祸就是对世人的警示,希望你们能警醒,祝大家拥有一个美好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