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法弟子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遭老虎凳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5日】我是一名黑龙江籍女大法弟子,在修炼前身患多种顽疾,四方求医不见疗效,整天躺在家里痛苦呻吟,什么活都干不了。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奇迹般的好转,我被法轮大法的超常法理所折服,身心受益无穷,思想道德高尚,有益于家庭、社会,修炼大法的决心也就越来越坚定。

2000年我去天安门举出“法轮大法好”条幅被遣送回当地拘留所,当时我为反迫害而绝食,绝食8天后被强行灌食,隔一天灌一次,一次灌三瓶玉米面粥,矿泉水瓶每瓶含量593ML,直径有4厘米球形大铁扳子,灌食时顶在嘴里几乎窒息,口腔被杵破,流血,不到两个月的折磨人已呼吸困难,肋骨外的皮只有1毫米薄,喘气时皮都疼,两眼往里眍,颧骨往外凸,两肋下陷,人瘦脱像了,看上去都吓人了,几乎奄奄一息,只剩下一口气时,又勒索家属5000元抵押金后,拘留所才放人,抵押金至今没给退还。同时被灌食的法轮功学员年长的有60岁左右,年轻的才19岁。

2001年,我因发放真象资料非法拘捕,后被又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很多大法弟子被强行洗脑,做苦役,拳打脚踢,不让睡觉,电棍击,酷刑折磨等。

我在双合劳教所里,被那里的恶警上刑三次,第一次因为学经文被强迫坐老虎凳3天3宿,在老虎凳子上睡不了觉,放下来时卫生纸我都拿不住,撕纸的劲都没有了。

第二次因为证实法,恶警把我双手反扣在暖气管子上7天7宿。与暖气片相连的有两根与地面平行的热水管,恶警上下管给我交替着锁,双手被反扣在上管时,我站不直又蹲不下,只能马步立着;反扣在下管时,我只能在水泥地上坐着,我被扣了7天7宿后,恶警又把我拖到老虎凳上坐了26个日夜。被同样扣着的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同时,在四楼被使用老虎凳上迫害的还有三名大法弟子,她们被强行坐了33天,一个20多岁的姑娘在老虎凳上坐了40多个昼夜。我们被上刑期间,一时一刻也没让离开过老虎凳子,吃饭时只给松开双手,在老虎凳子上吃,一天只给两顿冰冷的凉饭,一顿只给一个非常小的馒头,我们吃完立即又给扣上。天很冷,恶警不仅不给拿衣服,有的还破口大骂,牢房如冰窖,上刑更是雪上加霜,上刑期间,恶警从没让我们洗过脸,洗头、洗手、换过衣服,不让上厕所,大便在裤子里,经血直往下淌,干警还挖苦说:“瞅你们造这埋汰”,真是荒唐啊,我们浑身浮肿,有的双脚淤血,变成了黑色,我还被拉出去用电棍电,被恶警凶猛地拳打脚踢,然后又拖到老虎凳子上继续折磨,就这样在老虎凳子上快折磨死我们了才把我们放下来。

我第三次被绑在老虎凳子上是因拒绝在八平方米的寝室里干活,在卧室里干有害身体健康的活是不合法的,恶警执法犯法把我拽到四楼摁到老虎凳上,两只胳膊分别插到椅子后背铁圈里,扣上手扣子,又用绳子把手扣子与凳把紧系,不到半小时我手背肿得像馒头一样鼓,双臂就象被分尸拽断一样,痛苦程度苦不堪言,恶警还说“她太舒服了”,就立即过来几个人重新把我双臂反背,用绳狠狠地把两大臂捆紧,绕过老虎凳后背最顶端横梁,戴上手扣子和老虎凳扣在一起,两只胳膊被反吊起来了,整个身体的重量完全落到了反扣着的双臂上,跟上倒挂一样,不一会儿我就虚脱了。

双合劳教所的恶警还扒掉我的短裤搜经文,给我野蛮灌食,小拇指粗,几米长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食道至胃,插进去,拔下来又插进去,象锥子全部刺到肉里一样疼,恶警还把我两手分别扣在铁床的两侧,两腿用绳捆上系在铁床上,我就象个十字给固定住了,床底下放个尿桶,裤子被扒下来,人整天24小时就这样被锁着,恶警还把我身体扎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肿得老高,恶警在给我灌食和扎针时,在场的人有的闭上了眼睛,有的把头扭过去,简直目不忍睹,太凄惨了。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
邮编:161006
恶警:郭莉 手机 13019030086 电话:0452-2451139
王岩
赵丽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