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恶徒围困5个小时 正念讲真象清除迫害

更新: 2016年1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我是四川省大法弟子。2004年4月17日下午5点多,南强派出所恶警闯入一同修家,强行绑架了同修。并在5点多-7点,对他进行两次非法抄家。搜走了大法资料和真象光盘。数目不详。

同一下午7点20我刚下班不久。两辆警车停在我家门口。喊我丈夫。当时家里就我一人,我站在窗口一看,是7、8个恶警。他们边喊边走进院墙大门。叫嚣着要我开门。说是要到我家看一看,并向我证实一件事情。我没答理他们。内心很平静,没有害怕的感觉。马上发出强大的正念。有师在有法在,任何邪恶对我的干扰和迫害我都不承认,请师尊加持保护弟子,决不允许邪恶动我一根毫毛。我是师尊的弟子,不管多高的坏神和败坏了的旧势力,以及所有的黑手烂鬼它们都不配考验和迫害我,“谁动谁是罪”。铲除下面所有恶警身上黑手烂鬼的控制,清除我自身空间场范围内残余的所有黑手烂鬼,请师尊下罩,让宇宙中的正神护法。既然邪恶今天送上门来了,我就正好利用这机会好好惩治一下恶警们的恶行,揭露邪恶这四年多来对我们的迫害,向当地民众讲清真象,以便救度更多的世人。

我快步走上三楼,将能关的两道房门反锁上,坦然的坐在三楼窗框上,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搭在墙壁上,开始了正与邪的较量,几个恶警向我家门口走来,叫嚣着说我再不去开门,他们就要踢门了,我说:“你们没权踢我的门,如果你们真敢这样做我就马上打110报警,告你们知法犯法,私闯民宅侵犯公民人身自由,你们打着执法者的招牌,却干着违法的勾当,你们口口声声说是依法办事,请问你们迫害法轮功是依的哪一条法,你们迫害大法弟子这条法是江泽民私自定的,你们就滥用手中职权,用你们的私法无所顾忌地迫害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从99年7.20以来你们迫害了多少手无寸铁的好人,你们就这样心安理得吗?就从没有受到良心的谴责?我今天不但不会配合你们,更不能让你们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干坏事,你们迫害我们四年多时间了,今天你们的迫害招在我身上不生效了。”这时围观的村民已有几十人,恶警们用伪善的语气说:“你把门打开我们看一下就走。”我说你们别妄想了,我没偷、没抢,我修炼的是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你们无权干涉我,恶警们没招了,纷纷打电话请示他们的上级,天也渐渐黑下来了,停在家门口的两辆警车开走了,大约一刻钟左右又开来6辆警车,车上又下来20多个恶警,紧接着社长杨运清、村治保主任余世忠、村长石云端、社务片警余世海也赶来了,恶警们此次来势凶猛,把我家房前屋后全部包围了,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看着恶警们乱作一团的样子,我真的是发自内心感到好笑,用师父给我开启的智慧,把握这好机会反制恶人,窒息恶警们的嚣张气焰,这时一个恶警喊我,我就说“你是哪个?报上名来。”他说他是派出所所长彭松,叫我下去,我说要我下来可以,但是你们必须答应我的要求,村长石云端急切的说:只要你下来我们什么要求都答应你。我说你们给我听清楚,把你们今天所有来参与迫害我的人以及父母、妻儿、亲朋好友的姓名地址、手机、家用电话、一个不漏全部写出来,交给在场的每一位父老乡亲,有三个恶警自报了姓名他们是南强派出所的彭松、小平、米永富,一个恶警问我是啥意思?我说很简单,你们今天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片,造这么大的声势,今天在场的父老乡亲他们可以给我作证,等历史翻过这一页他们就是这场迫害中最有力的见证人,恶警们听了再也没有人敢报名了。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我就开始全面揭露邪恶的罪恶行径,我说金梅村的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从99年7.20到今天5个年头了,他们就是象今天这样长期非法绑架迫害我们,他们大多数都是在晚上1、2点,早上4、5点进行非法抄家,所以他们无论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老百姓都无从知晓,今天这一幕是你们亲眼得见的。这时村治保主任余世忠说:“你下来我用人格担保,保证你没事。“

我说:“你们参与迫害5年了,哪次不是用花言巧语,冠冕堂皇的话来欺骗我们,最后你们保证了什么,到如今你们人性都没有了,还谈得上人格吗?2000年3月4日村长石云端伙同南强派出所的恶警在我收工的路上绑架了我,是你开的出租车把我哄到龙坪洗脑班。3月7日洗脑班的恶警对我们大打出手,10个女功友被打了7个,你们把6个男功友棉衣脱掉,光脚在大雨中淋,站了两个多小时,你们把我从一楼打到三楼,三个恶警打我一个(他们是周春红、李祥、贺麻子(绰号)),3月9日傍晚邪恶的魔掌再次伸向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那天雨下得特别大,风雨交加,他们请来三个黑社会的打手和三个恶警(周春红、贺麻子、彭明华)以提审为由将大法弟子杨思珍、张秀容往死里边打。一直打了3个多小时。直打得口鼻来血,下身来血,牙齿打错位,头顶上的头发扯脱,头皮扯裂,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好的,16个人每顿饭一共吃不到一斤米的米水饭,恶警们每天却在洗脑班大办宴席,挥霍无度,政法委书记康加亮对我们喊的口号:‘说不服,压服,压不服,打服,打不服,饿服,直到服了为止,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干竹子也要挤出水,万一打死了拖出去埋了就是,你们也找不着我们,要告你们就到北京去告江泽民,是他喊我们打的。’3月10日上午前任派出所所长孙长新在院坝里边骂边说:‘你们这些××的,你去偷个鸡你去偷个鸭,哪个××管你呀,你一个个偏偏要炼这个法轮功。”非法关押我23天,敲诈勒索现金1500元,同年7月18日他们再一次绑架了我,在洗脑班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了7天,同年10月14日南强派出所的恶警又来抄我的家,当时我不在家,被抄走了宝书《转法轮》一本,炼功录音机一个。他们就是这样逼得我们走投无路。2000年12月20日我就去北京上访,他们把我从北京抓回来,非法判我劳教1年,在劳教期间,前任村长唐坤禄滥用手中的权势将我社占用土地所得费7260元全部私吞了,借口是我上京费用,在劳教所回来又被他们绑架两次,在这几年中长期骚扰不断,我的儿子13岁就被迫失学,14岁就到处打工求温饱,乡亲们刚才我讲的一切都是千真万切的,这就是他们这几年追随江泽民迫害我们的罪恶行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残酷事实就发生在你们身边,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是按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没有参与任何政治,更不会稀罕什么权势,修炼这些年我们处处与人为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请各位父老乡亲帮我们评评理,替我们说句公道话,制止他们的罪恶行为。”

这时我喊着:“下面的警察你们听着,从今以后不允许你们以任何借口骚扰迫害我。你们迫害正信迫害善良迫害无辜是违背天理的,苍天有眼,你们对大法弟子所干的这一切已经罪大恶极了,若不及时回头你们是无法偿还,不要再干缺德事了,会遭报应的。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谁也别想动我,我的命运就掌握在我自己手中,是我自己说了算,你们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我都不认可,全部都不承认,你们就别枉费心机了。”

明白真象的群众七嘴八舌,纷纷指责恶警们的恶行,恶警们闭口不答,一个个木呆呆地望着我,我就对明白真象人们高唱大法歌曲,“法轮大法好”,“回归路”,唱完后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恶警拿我没办法就去驱赶围观的村民,我说你们做了亏心事害怕了是吗?你们这台戏都还没有演结束,就急着想赶走观众,我喊着乡亲们你们别走,他们这台丑戏还没有演完,看看他们今晚到底要玩什么花招,看着村民们不走,恶警们商量了一会,各自爬上警车溜走了。留下事先隐藏在我家后院竹林里的恶警继续监视。

这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时钟敲响晚上11点,以彭松为首的13个恶警再一次反扑过来,站在院墙门口,拿着电筒往楼上射,房前屋后到处转,闹得左邻右舍鸡犬不宁,我说你们今晚上这么大一夜还守在我家门口到底想干什么?你们不要执迷不悟了,我们是被迫害的,而你们是被江××利用的,你们为这种人卖命真的不值得,为了你们永远的生命,为了你们的妻儿老小,不要行恶了,你们都是执法人员,中央电视台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2点41分点燃火焰,2点42分就扑灭了,请问你们警察是背着灭火器,开着救护车,带着摄像机在巡逻吗?明知道是假象、骗局你们还要跟着一帮哄,还有本来傅怡彬是一个杀人犯,怎么反倒成了公安局的座上客,在公安局里跷着二郎腿,高谈阔论谈笑风生,你们是这样对待杀人犯的吗?你们只是在利用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杀人狂,把他杀人的动机栽赃在法轮功头上,这些都江泽民一手导演的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丑闻,一个恶警说你讲得很有道理,你下来说吧,我说你们别徒劳了,你们回去吧,你们这样继续下去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我为你们的生命感到可惜。感到遗憾,希望你们真的能明辨是非、善恶,明白自己到底为什么活着,为谁而活,道理很简单你们自己仔细想一想。恶警们无言以对,11点半他们走了,对面堤坎上恶人还在继续监视。11点45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翻过院墙,正念走出,又投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