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市大法弟子杨玉芳被害的更多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6日】法轮功修炼者杨玉芳,女,49岁,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大境门外东窑子乡东窑子村人。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于2003年6月16日被张家口市桥东分局、桥东刑警队恶警迫害致死。(明慧网曾报道)

家人在2003年6月16日中午接到杨玉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在修炼前,杨玉芳患有腰椎盘突出病、压迫神经导致小便失禁等全身疾病,有可能导致瘫痪。杨玉芳1998年修炼了法轮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体就完全恢复了健康。修炼前曾拿着棍子在村里追打自己丈夫的她,经过修炼法轮功,使家庭和睦了。村里了解她的人都说:“杨玉芳炼法轮功简直变了一个人……”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杨玉芳是法轮大法的真正受益者。她为了说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于2000年10月24日以放鸽子的和平方式到北京证实大法。10月25日早上,被北京市警察非法拦截并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49天。在这期间,东窑子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她家骚扰。杨玉芳在12月13日被无条件释放后,只好到老家暂住。

2001年4月9日,也就是杨玉芳刚从老家回家的第四天,她被自己的丈夫反锁在家中。东窑子派出所的警察从她家的门缝看到她的鞋后,由所长王春利带领警察王志刚、小陆等多人撬门而入。强行将杨玉芳绑架到东窑子派出所,后送宣化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多天。家人交了一万元(包括饭费)后才放人。杨玉芳听说被非法罚款一万元时,没有回家照直到东窑子派出所讲真象。副所长李彦军气急败坏的咆哮:再把她送回去!这一万元对于一个没有固定收入的4口人的农村家庭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杨玉芳只好以做小买卖和缝纫维持生活。

她为了救度世人,经常到周边的农村边卖秋衣秋裤等边讲法轮大法真象,还经常深夜到农村撒传单。2002年中秋节的第二天晚上9点多,东窑子派出所副所长李彦军带领崇礼县公安局副局长及多名警察到杨玉芳家敲门,让她到派出所说有事找,她推辞说,已经睡觉了明早再去。她半夜趁机走脱,她丈夫在第二天早5点看到自家的房前房后有穿棉大衣的警察和一辆警车。从此杨玉芳被逼迫流离失所。

2003年5月17日傍晚,杨玉芳在桥东宁远堡住处被宁远堡堡治保会人带领老鸦庄派出所、桥东刑警三大队数名警察绑架到桥东刑警三大队。非法逼供审讯。第三天,刑警队的陈建宾亲自找杨玉芳的丈夫两次,在刑警三大队,警察欺骗她丈夫说:杨玉芳和资料点有关系,她是头,是经济保管,从她住处搜出20多台电脑,还有20多个联系电话号码,此案是全国最大的,中央也挂号了……。逼问和谁联系,谁去过家里等,并录了口供,让家属配合,给家属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身心伤害。

杨玉芳为了抵制迫害,争取自由,采取了绝食,遭到野蛮灌食,5月23日左右杨玉芳被非法关押到十三里拘留所,15天后,被用褥子抬着又转到看守所继续迫害。当时她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尿血,手指盖、脚趾盖不同程度变黑,不能自理、不能行走。在看守所里,杨玉芳每天早上7点被抬到放风场阴处冻着,下午2点抬到太阳地晒着,恶徒还不让盖被子,狱医刘淑萍说“不吃饭就冻着”下雨天也是照样,有一个刑事犯实在不忍心,就把自己的被子给杨玉芳盖上怕雨淋着。不但被子给拽了,这个刑事犯还遭到了同室刑事犯的一顿打。杨玉芳在看守所里受尽了煎熬。白天雨淋着,晚上盖着湿被子。有时刑事犯还往地上泼水、往她身上泼水。杨玉芳绝食20多天,瘦的皮包骨,每天由两名同被劫持在那里的炼功人帮着解手,生命垂危。没有人性的狱医刘淑萍却说:“你们都说这个不行了,那个不行了,只要收下就行。死活都是自找的。”刘淑萍还指使刑事犯用牙刷把撬嘴给杨玉芳野蛮灌食,把嘴角都撬破流了血。神智不清的杨玉芳因影响了别人睡觉,在6月14日早遭到了同屋刑事犯用鞋底子毒打和泼冷水。中午11点左右,杨玉芳被抬出监室。6月16日12点40分,杨玉芳的小儿子接到陈建宾的电话,让家属到桥东分局刑警队有事找,下午2点陈建宾开车到张家口市城乡信用联社(五一路)接上正在干活的杨玉芳的丈夫,说只需2小时,就能回来。到了刑警队有姓乔、王等三人(其中有一女的)等候。杨的丈夫又一次受到威胁:杨玉芳案子在省里、中央都挂号了,她们资料点是全国最大的,她是头,从资料点拉走4大汽车东西,有20多台电脑等价值20多万元……后又伪善的说:杨玉芳在看守所得了急病得了糖尿病,14号送到市第五医院抢救,每天都有人照顾,精心照顾了三天(女的说的),16号中午12点05分死了,给买了新秋裤、新鞋穿上,已送火葬场。杨的丈夫对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根本不敢相信。刚才还说:“哪能死呀”怎么一转脸又说:“得糖尿病死了”,她根本也没有得过糖尿病呀,那么健壮的人怎能不到一个月就死了?!他当时没有接《死亡证明》。就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完整的家庭被桥东分局、桥东刑警队的警察执行江泽民“从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真正的彻底的拆散了。家中只留下了丈夫和25岁、17岁的两个儿子。

当天下午6点,杨玉芳的丈夫带着儿子、姐姐、弟弟等人到桥东分局刑警队要求见遗体。第二天上午,家人在火葬场见到遗体时,只见浑身上下只穿四件:旧秋衣、背心和他们给买的新秋裤和没有着过地的黑色松紧口布鞋。杨玉芳的遗体左耳、右嘴角、右鼻孔均有淡血水;右半边脸黑青;右臂内侧,右手腕外侧有鸡蛋大的黑青;右膝盖,右脚腕处有黑青;后背右半部至臀部大面积发紫淤血等。秋裤内有大量大便,浑身浮肿。家人无一不感到震惊!谁也不敢想象这就是被它们“精心照顾”了三天的人,为什么在人病危时不通知家人?也就是当病人最需要家人时为什么不通知家人?人为什么急忙送火葬场?为什么给家人的《死亡证明》(呼吸系统衰竭)与刑警队送火葬场的《死亡证明》的死因不一?两个《死亡证明》又与刑警队交代家属的不一样?当家人请律师准备上诉时,得到的回答是“法轮功问题是国家定的,我们无法接。”这就是江泽民宣称的中国人权最佳时期桥东分局等不法人员的为所欲为和一名坚持信仰“真、善、忍”普通百姓的死亡遭遇。

根据以上桥东分局,桥东分局刑警队,刑警三大队,十三里拘留所,看守所和东窑子派出所迫害杨玉芳致死的所有参与人的犯罪事实,已触犯了刑法239条绑架罪,238条非法拘禁罪,243条诬告陷害罪,245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234条故意伤害罪,246条侮辱罪,诽谤罪,247条刑讯逼供罪,274条勒索罪。

迫害主要责任人:

张家口市桥东分局局长: 阎志有 电话 :0313-2012333 转 阎志有
张家口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马福维 电话 :0313-8681234 转 马福维
张家口市桥东分局副政委: 乔玉宽
张家口市桥东分局第三刑警队: 陈建宾 电话 :0313-8866000
张家口市桥东分局国保大队: 张晋红
张家口市老鸦庄派出所所长: 皮政斌 电话 :0313-4061233
张家口市老鸦庄派出所副所长: 石平 电话 :0313-4061233
张家口市老鸦庄派出所干警: 杨水 电话 :0313-4061233
张家口市老鸦庄派出所干警: 余术文 电话 :0313-4061233
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所长; 崔卫东 电话 :0313-4021937 0313-4021947
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狱医: 刘淑萍 电话 :0313-4021937 0313-4021947
张家口市东窑子派出所所长: 王春利 电话 :0313-8021287
张家口市东窑子派出所副所长: 李彦军 电话 :0313-8021287
张家口市宁远堡治保: 王光
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处长室: 电话 :0313-4063225
张家口市殡葬管理处行政办公室: 电话 :0313-40622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