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嘉鱼县恶人迫害老年大法学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7日】我是湖北省嘉鱼县牌洲湾镇人,从1996年开始修炼,不久全身的病痛,坐骨神经、颈椎、风湿关节炎、肠胃炎等,不治自愈。修炼法轮功以来,我没吃一粒药,家庭也和睦了。尤其我老伴修炼大法后,象变了一个人,不打人、不骂人、不抽烟、不喝酒了。

作为深深受益于大法的修炼人,在大法受迫害,师父受诽谤时,我们不应该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吗?当然应该。在铺天盖地的打压下,我们去北京上访,说了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可是就是因为我们说了这句公道话,就被县政保科正副科长赵守怀和黄宾鸿抓到了嘉鱼县一看守所,定我“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关押了15天,到期后又非法关押了10天。当时赵守怀提审我,问我还炼不炼?我跟他们讲我修炼受益的事,告诉他们为什么要上北京,因为大法救了我全家的命,自己全身的病在医院治不好,修大法后,病全好了。我当然要炼了。他审不出什么,就说:算了,关进去。他们敲诈了我1470元,让我回了家。单位主任赵宏刚和派出所派的人不时的到我家骚扰,对我进行监控,不准我出门一步。经常深夜到我家敲门,搅得全家不得安宁。

2000年12月快过春节时,赵守怀为了个人的私利,日夜抓捕大法弟子。我发资料被牌洲政法委书记金维好抓住。赵守怀和黄宾鸿把我抓到一看守所,一关就是552天,非法超期关押了多少天啊。就因为抓住一个大法弟子奖励3000元过年费,他们执法犯法,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追随江氏流氓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监号里,他们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在床上炼功,看守所干部就用冷水一盆盆的淋我们。衣服、被子全都湿了。他们还用30斤的脚镣把浦圻大法弟子郑玉玲铐了三天三夜,直到转往浦圻才打开。

2001年1月13日,春节一过,就带我去政保科提审我,问我资料的来源。我说:“资料是告诉世人真象的,大法学员是受迫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相信电视、报纸谎言欺骗。”无人性的恶徒周文德(县政保科工作人员)每次对我拳打脚踢。他把我推倒,强迫我跪着,还要跪正,跪直,双手高举。我跪了一个多小时后,他又要我两脚并拢站着,不准动,一直站到晚上,我还是不说资料的来源。他们8个人分四班轮流审我,什么也没审出来。我背师父的经文。

我站到天亮了,早上工作人都来上班。县政保科科长刘长林一进办公室问情况怎样。值班人说我态度很好,就是不说资料来源。刘长林恼羞成怒威胁我:还不说就打死你。走过来对我当头一拳,又反手一拳打中了我的右眼,打得我眼睛发花,眼皮贴着眼珠。他做了见不得人的坏事,把门关上再打。第三拳反手一拳打中我的右太阳穴,立即起了一个大包。第四拳打中我的右耳,当即我耳朵什么也听不见。至今三年多,耳朵里不停地尖叫声。第五拳下去,把我打摔倒了。并拢的脚自然分开了。刘长林走近我,抓住我的头发问资料哪来的。我说:你不要问,我不会告诉你的。一个姓孙说我是装聋作哑。六十多岁的我一直站了28小时不准坐、不准睡、不让上厕所,我还是不说。刘长林没招了,把我送回监号。监号里的人说我一夜变了形,脸肿得难看,青红紫绿,很吓人。

监号里的一个杀人犯,看到大法学员的为人处世后,说:法轮功真好。我早知道法轮功我不会犯罪了,我一定炼法轮功。那些犯人,打架的、盗窃的、卖淫的、吸毒的、欠帐的,做错什么事的都有。我们跟她们讲真象,她们一些人明白了,也想做好人,也都跟着学法炼功。看守所警察经常搜监。一次把《转法轮》抢走了。我们集体绝食绝水抗议,几天后我们被强行灌食。第六天,干部和犯人五、六个人把我抬出去灌食。他们把我拖倒在地上,用膝盖跪住我的腿,全身上下死死的按住。拿钢丝、钳子等,撬的撬、灌的灌,把我的牙撬掉了一块,把下牙板撬变了形,到如今还是变形的。我心里请师父帮我。他们没灌进去。我们决心要回我们的《转法轮》,不还书我们还是不吃饭。看守所警察没办法,就说他们自己想看,晚上给我们抄,白天给他们看。以后我们公开抄书、学法、炼功。

我被关押的19个月里,我老伴第二次消业,脑血栓的症状。第一次消业,因我带他学法、炼功,很快恢复了。这一次把我长期关押,不能带他学法、炼功,又没有书读(因书被抢走了)因此导致他生活不能自理,十分困难,他精神受到严重迫害。他急的二十多天没吃东西,命在旦夕,家里人要求放我回家,其实赵守怀了解我家困难大,他就是不放。是他把我关着不放,他反而说我炼功不管家,真邪恶。我老伴苦苦熬了19个月。

2002年7月15日放我,罚款1000元。我回来后,带老伴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一些。监管人赵志龙等人经常来我家骚扰,还奇怪的问我老伴怎么好些了。我说炼功炼好的。老伴刚恢复一些,恶人又来骚扰,来一次我老伴受打击一次。这样无理的迫害,使他不能恢复正常。赵守怀在十六大之前(2002年10月17日)带领好几个恶人来我家抄家,把媳妇房间搜的乱七八糟,衣柜、床上翻的不象样子,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老伴不让抢,他们把他推倒在地上。赵守怀只管骂我、一拳一拳的打我。我退到屋里,他一拳把纱门打破了,打得我全身疼痛十几天,还想把我再次抓走。他命令恶人把我抬走,我坚定的说:我不去,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又没犯法,我是修“真善忍”的,没有错。这时,有个电话打给他们,他们接了电话就走了。

我老伴又一次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把书抢走了,好象把命拿走了,他急得无主张了,呆呆的望着。一年多来,他经常吃不下饭,总是担惊受怕,怕我被抓走了。他心里多难受哇,吓得不敢再炼功。直到2003年10月27日,老伴在担惊受怕中过世了。

已有900多名大法弟子被江氏集团迫害致死,更严重的是江氏集团的谎言毒害了多少众生!现在江××被多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告上国际法庭。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