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7日】李桂芹,农垦科学院工作,大学毕业,49岁。因她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七中队。2004年2月17日,李桂芹因没写上课内容被恶警李永波大骂,被中队长穆振娟、周佳惠从车间带到寝室楼西二楼干警休息室,反铐在床上三天。其中恶警张晓丹大骂李桂芹,并使劲铐勒紧她的手铐。

20日那天下午,我们在车间干活(是佳市监狱政委林清荣个人的活,现调到香兰监狱任政委),突然穆振娟把我们几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叫到前面,恶狠狠的说:“你们承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说话间就把我们从车间带到寝室楼的七中队教室里進行殴打。李秀芹也被从二楼带到三楼。打人的是警戒科恶警王铁军、杨建涛、韩威及穆振娟等人,他们拎着电警棍逼着我们念墙上挂着的何强写的诽谤大法的字。王铁军让李桂芹坐在地上,他穿着皮鞋一脚把李桂芹的两个门牙踢掉了,血流在衣服上、地上一大堆。李桂芹的两颗门牙被踢掉后,其它的牙也松动了,很长时间不能吃饭,但没有人管。他们疯狂的拷打张桂艳、王鹤的头部;高翠兰的鼻子被打出血;许祥华被电、被打,犯了心脏病。

他们连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也不放过,其中65岁的电业局干部肖景芝,和58岁患小脑萎缩、心脏病的唐凤坤也挨了毒打。这次毒打,劳教所的恶警把18名大法弟子打得犯心脏病、高血压、鼻青脸肿,都被不同程度的打成内伤。打完后,他们又把学员铐在仓库里的床架上,还使劲提铐子,强迫学员坐了五天小凳。更惨无人道的是,恶警杨建涛五天四夜不让50多岁的大法学员陈秀玲睡觉。这五天,陈秀玲白天和大家一起坐小凳,晚上被铐在库房里,让值班的恶警和坐班的犯人面对面地看着,不让她闭眼。五天下来,陈秀玲被熬得瘦了一圈。恶警杨建涛还讥笑她。

因为不签字,被非法加期的大法学员有:肖景芝、唐凤坤、张培青、郑迎春、康爱民等人。李恩菊到期不签字,被穆振娟一顿毒打强迫签字,还超期关押一个月。3月末,唐凤坤因不写一周纪实被穆振娟、高晓华给上“大背铐”,至今手上还有伤痕。

2004年3月中旬,一天早上出完早操去食堂吃饭。到食堂门口,陈大队长说八中队喊口号的声音小,又让重喊,并说:“你们都死了算了,给国家节省粮食。”因为在外面出操很冷,又有很多年纪大的学员、身体不好的学员,所以声音小了一些。中午时,中队长洪伟说:“听说你们早上不喊口号,中午都站着!”晚间和第二天早上开饭都是如此。

过了两天,大家要求和大队长何强对话。何强来了之后,学员们谈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告诉何强我们是无辜被抓進来的,有的年龄比较大,腿脚不灵活,走操喊口号都很难,希望何强向上反映,我们要求无罪释放。何强说:“这事劳教所解决不了,你们要想找事的话,我们就集中大队的警力,把这里当作战场,这就是我的意思,也是大队的意思。”他走了之后,写了很多谩骂师父和大法的标语,贴了满墙。过了两天,我们把标语都撕了下来。于是,劳教所出动了20多名男女干警,把我们连踢带打拖到两个寝室和库房铐上了,用电棍横扫。被铐的学员张令德将近70多岁了,要求上厕所,洪伟不但没有答应,反而用电棍狠命的电二寝室所有被铐的学员。张令德的脸被电起了好几个大水泡,李淑梅被电得大小便失禁,拉到了裤子里,惨叫声不绝于耳。恶警在一旁嘲笑,之后又把所有被铐的学员带到教室,进行“大背铐”。

在劳教所里没有人权可言,非打即骂,刑讯逼供。很多人被打成严重内伤、致伤致残,手抬不起来。我们被逼长期坐在地上,腿不能行走。呼吁善良的民众关注此事。

这一切残酷的迫害,在佳木斯劳教所里完全都是何强指挥,王铁军等恶警干的。何强为了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借迫害大法学员往上爬,邀功领赏。何强灭绝人性的做法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