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溪市教养院戒毒所恶警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7日】“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古诗。之所以能千古流传,也许是人们真的不愿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亲爱的父老乡亲,同为本溪人,是同一条母亲河将我们养大。但就在这同一片蓝天下却发生着政治打手为了满足个人私欲,残酷、下流地迫害善良无辜大法弟子的事情。本文所提供的仅是本溪市教养院戒毒所恶警恶行点滴。

一、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刘绍实

一天早晨出操后,所长刘绍实让大法弟子打太极拳。大家不打,刘绍实认为丢了面子,便让大家拿各自的洗脸盆打水浇树。打的是操场前面化粪池中的粪水,为泄私愤,居然又命令大法弟子将新买的饭桶拿来打最脏地方的粪水。

刘绍实经常当众说:王景升被教养还坚持修炼,快要炼成神经病了。丹东大法弟子邵忠业当众揭露其谎言,证实王景升是被它们绑腿、抻、四天四宿不让睡觉,迫害成这样的。刘恼羞成怒将被迫害得行动不便的邵忠业关入小号。

在洗脑班上,刘绍实为强迫大法弟子林秀琴放弃信仰,利用犹大宋广华等人,将林秀琴带入背人的房间,宋广华对林秀琴摸摸挲挲、动手动脚。而刘所长则站在门外向里窥视。它进来后,狰狞恐怖地笑着看林秀琴。那笑令林秀琴至今仍不寒而栗。

二、恶警丁慧波充当本溪市教养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2002年,丁慧波带领犹大们将大法弟子付晓东双腿盘上,用破布堵嘴,胳膊背过去绑上,绑胳膊的绳子从背后拉到前面压住上身,不让坐直,更甚者是它与犹大踩住付晓东腿。副所长郭铁鹰、恶警郑凯进来又从后面将付晓东被反绑双臂高高抬起,使他头与膝盖顶地,如此折磨一个多小时,直到付晓东疼得发不出一点声音。进来的另一警察怕出事让打开,丁慧波邪恶地说:“给他打开,送抻房抻起来。”打开后,付晓东腿疼得动不了,丁慧波与犹大们架着他拖到对面办公室。没过几天,真的将付晓东送入抻房抻了四天。(抻刑如同古代五马分尸)2003年,付晓东又被上大刑抻了十天。

如果说一个人连六十岁的老人都折磨,不称其为禽兽都难平众怒。

大法弟子王文安退休于二纺厂,在消防塔东小学附近修鞋,经常义务给人修理,是位心地仁厚的长者。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丁慧波利用与王文安谈话的机会,将已被折磨得行动不便的老人(走路必须扶墙走)推来搡去直到按在地上。丁慧波还利用其记忆力差、背不下监规三十条为借口,对他加期两个多月。老人今年4月份到期,家人去接,它们不放不说,还扬言“爱哪告哪告”,老人至今在押。

当大法弟子不按丁慧波的意图写转化稿时,它居然将半杯凉茶倒在大法弟子头上。丁慧波曾说“我要是江泽民,我就把你们都活埋了。”不知中国哪条法律允许,掌权就可以活埋人,难道本溪市教养院戒毒所干警仅有如此流氓水平吗?

自古就有“多行不义必自毙”的古训,今天当这些“国家干部”在这权大于法的不理智时代,不顾良知与职业道德一味的欺善逞恶,必将给自己带来还不尽的恶报。

写出这些,不是为了仇恨,而是为了人们能够在全球公审江泽民及其帮凶时,对其犯罪行为能够知晓,能够用我们的善良停止这场毫无意义的邪恶迫害,让我们的山城少一些仇恨多一些宁静与祥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