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工程师程桂兰被甘肃省第二劳教所虐杀经过(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日】2002年9月25日,甘肃省第二劳教所女子大队劫持来了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她叫程桂兰,是天水市北道区213厂的一位退休职工,现年63岁,高级工程师。

程桂兰照片一张

九月的兰州风沙很大,刺骨的寒风吹过,使人身体发抖。程桂兰身穿一件单薄的红色羊毛衫。在被劳教所女子大队诊所检查过身体后,站在诊所门旁(劳教所的不成文规定:凡新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必须体罚到下午6点全大队吃完饭,才允许进组),她大概下午1点左右进劳教所的大门,站了近2个小时,显然,她因旅途劳累,力不支身,坐在了地上,并听她喊:“你们执法人员是骗子,我在家被公安局的人传话,说你们领导叫我问一句话,我跟了去,结果不问青红皂白,就将我无故塞进车里,拉到了这个鬼地方。”

王永红(二中队指导员)在吃完晚饭后,又重新对她进行罚站。并且让值班员和班组长(均是吸毒人员)轮流监看,不许她添加衣服。晚上临集合前,有一吸毒人员说,老太太年龄大,穿的少,冻的直哆嗦,她想把自己穿的衣服脱下给她,但又不敢。直到晚上9点全中队集合完,恶警才允许她进组(号室)。当时她被分到“严管室”。

第二天吃午饭时,只见她在吸毒人员何丽(她的监控人)的监护下打过半个馒头,之后她再未走出过“严管室”的门。吃完晚饭,全中队突然集合,强迫我们看污蔑大法的材料。老太太被马燕(吸毒人员)一手摁着腿,一手抓住头发,坐在队伍最前排。王永红主持念材料,并时时训斥老太太是否在听,让她抬起头。头发蓬乱的老太太显然是遭受了一天一夜的折磨(在组里面壁站了两天一夜),坐在地上直喘粗气。但此时马燕揪着老太太的头发使劲将头往起拔。王永红得意的狞笑着。

晚上9点集合,老太太被吸毒人员陈小军、马燕、刘波、何丽等从地上拖着出来。当时是指导员王永红和管教队长段玲值班。王永红命令老太太集合必须报数,只听老太太喘着粗气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以前有过心脏病,现在我心脏跳得很厉害。”王永红大骂:“老东西,装什么,不想报也得报,值班的,必须让她报出声来。”值班人员(拖她的几个吸毒人员)尤其是陈小军,一手揪头发,一手用指甲乱掐,直到老太太用嘶哑而又微弱的声音喊:“72”,王永红和段玲才在哈哈大笑中命令解散。老太太又被她们拖回了“严管室”。

这两名管教可能担心她们残酷而又卑劣的无耻手段被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当天夜里,在王永红、段玲的指使下,几个值班的又将老太太拉到二中队房后面的监道里(墙院和号室之间的空地处)继续进行殴打。她若不写所谓的“转化书”决不罢休。一阵惨烈的殴打声和惨叫声还是传到了邻近的号室里。直到夜里2点多,大队的大门突然打开,开进了一辆白色的救护车。第二劳教所当时的王所长和田力科长(此人因暗中指使各队长对法轮功学员施尽暴行而捞取政治资本,现被提升为所长)等一行人在院子里叫嚣着,乱成一团。不一会,救护车驶出门外。然而,程桂兰这位63岁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信“真、善、忍”遭受残酷迫害,在2002年9月27日,在甘肃省第二劳教所三天内就永远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据有关人士透露,当通知程桂兰丈夫到二所处理后事时,其丈夫发现妻子身上有明显的青、红紫斑痕,当时提出予以拍照,竟被无理拒绝,而二所提出不允许将其遗体运回家乡,更不许亲自火化。最后,由二所将其匆匆火化了。


相关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人员的电话

甘肃省第二劳教所 所长 田力 电话 7763000 二中队指导员(原)王永红 电话 0931-3351832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