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辽市监狱优秀干警李殷杰被非法关押 16岁女儿鸣不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3日】内蒙古通辽市监狱优秀干警李殷杰仍被非法关押在通辽市河西看守所。自明慧网报导以来,邪恶势力也不敢明目张胆地迫害李殷杰。当地电视台对此進行了诬陷。说人民警察如何“顽固”云云。日前,他的16岁的女儿李超君走出来为父亲奔走呼告,以下是李超君致通辽市父老乡亲的一封感人至深的公开信。

内蒙古通辽市监狱优秀干警李殷杰的女儿致通辽人民书

通辽市父老乡亲叔叔阿姨你们好:

我父亲叫李殷杰,是通辽市监狱干警,从20几岁起就患有乙型肝炎,并且二次复发,在这种病状下,仍然吸烟、喝酒,因住在单位整夜玩麻将,直到我一岁那年,爸爸的病第三次复发住院。后来当地传染病院院长亲自跟父亲说:“转院吧,我治不了。”便转到北京乙型肝炎研究所。到了秋季,母亲把家里唯一能卖出手的65块钱的大米卖给了对面屋的于大娘家,用这65块钱当路费去给父亲送秋衣。刚到医院,医生就对妈妈说:“别治了,把你爱人领回去吧!”母亲便哀求着对医生说:“再想想办法吧!不能看着他等死!”医生说:“办法是有,我们医院现在正和国外研究,从肝上抽下一块肉做试验,成活率可能百分之一,个人要一次性拿出几万元。”就样父母失望的回了家,没跟任何亲属说明情况。因为不想给他们增加负担,父亲对母亲说:“治好了借的钱可以还,治不好手术不成功,死了后你们娘俩可怎么办哪?我死后眼都合不上,心不安哪!”

几个月后,母亲越来越消瘦,一米六四的个只剩下一百斤的体重,脸腊黄,肝区疼,经化验也染上了乙型肝炎。而我头部也疼,一疼就用手捂着哭,一哭就哭到不疼为止。母亲抱着我去看小吴大夫,他说不知什么病,从来没见过。后来二姨夫抱着我,同父母到四平做CT,还是没有结果。父母只能看着我哭,却没有任何办法,回到家时,爸爸连累又急,病情加重,1.85米的个,体重只剩130斤,走道直晃动,母亲也在精神上、经济上压力太大了,也要支撑不住了。

可是祸不单行,妈妈又得了贫血、妇女病,一年四季都冷,手脚凉得象冰块,夏天也整晚打电褥子。即使这样父母非常刚强,没有跟任何人诉苦、求助,一直都是自己默默地煎熬着,爸爸为了省点钱、省点力,不再来回往医院跑,只是买了一次性注射器,让妈妈给打针,妈妈有心无胆,针刚扎進去就被弹回来了,当时吓得妈妈身发热、脸发红,一直红到脖子根,爸爸就自己打,拔出针时出了很多血,原来针头上有弯,弯上还挂了一块肉。

我们全家就是在这种经济上没有来源,精神上没有支柱,只有和病魔抗争的日子里煎熬度过。有人把它叫“病魔家庭”。

1998年三月份,我们全家有幸得法,通过修炼法轮功痊愈,而且我们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就说我爸爸吧,从修炼那一天起,就把烟、酒、赌全戒掉了,而且不再打骂犯人了,工作做得也非常出色。从身体上130斤变成了197斤,走起路来精神有力,谁见了他都说法轮功改变了他。法轮功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天有不测风云。2004年3月16日晚,公安局一伙突然来到我家,说我家有法轮功传单,爸爸说:“我一天上班很忙不在家,有没有我不知道。还是问我妻子吧。”他们便开始破坏性的抄家,把家具都弄坏了,而且把屋子抄得象猪窝一样,过一会,真的抄出了五六本传单,并在楼里大吵大嚷,还敲了几户人家進行询问,随后给我们父女俩戴上手铐,把我的手都划破,至今还留有伤痕,我一边挣扎一边责问:“凭什么抓我们,我们犯什么法了?”可是几十个警察谁也没有说出理由,并且强行把我们带到公安局,到那后,有名警察说:“你炼法轮功就犯法。”我问:“犯那一条国法?拿出来让我看看。”他们吱唔着说不出来。就说你太小不懂事。

父老乡亲叔叔阿姨们,他们说我还小不懂事,为什么还给我戴手铐子?我还未满十八岁,还不是成年人!他们执法犯法!我是爸爸单位领导要出来的,出来后得知妈妈发传单被抓,所以才抓我们父女。我回家了,可是爸爸还没有回家,一人做事一人当,现在是所谓的“以德治国,人权最好”的今天,为什么还一人犯事株连九族?

我现在失去了双亲,我还没有长大成人,我还是一个小苗,在家需要父母的呵护,在社会需要各界人士的同情、帮助,无论你是谁,在什么单位,有多大能力,我真心希望您看完后,能伸出友爱之手与您善良的心,为我做一点什么,比如给公安局打个电话,或跟亲朋好友说一说我们家的遭遇,来引起社会的关注,或在下面签上你的名字,都可以。

我们在“病魔家庭”中生活了十年之久,好不容易通过修炼法轮功,有了好的身体,精神充实了,家庭有了快乐,可这美好的生活对我来说太短暂、太短暂了,我真心地希望你的呼吁能寻回我的美好生活与家庭,也让社会减少一个不幸的家庭,通过你的言行给社会增加一点大家庭的温暖!

李殷杰女儿:李超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