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教养院的迫害无法改变我对大法的坚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修炼人。我向政府证实法轮大法好,希望政府能正确公正对待法轮大法。然而就因为我说真话,不愿放弃大法修炼,被送進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两年。在这期间我受到了精神上的极度折磨,肉体上灭绝人性的摧残。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真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因为我不放弃信仰,平时无论吃饭、睡觉、上便所等等一切活动被二十四小时严管、包夹,我不许与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接触,不管干什么都给你隔开,哪怕看一眼,互相点一下头都不允许。每天电视、广播里都是诽谤大法的内容。坚定的学员都得挨队长的训斥,什么吃窝头,挨骂都是家常便饭。稍不配合,不是记过,就是加期,重者判刑。我已也记不清楚他们记了所谓的‘过’多少次。

马三家教养院里还不断的進行整风、杀风,其中有坐班员、四防员,又增加了一个纠察队,他们的任务整天骚扰、迫害大法学员。每隔一段时间让学员写诽谤大法的材料,这个洗脑班,那个洗脑班办个没完,把学员搞得精神非常紧张,就连被迫放弃信仰的人都难以承受,有个别的精神迫害的都失常了。

2002年10月份,因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队长就把我吊在暖气管子上迫害,由于我胳膊疼的厉害,一会儿就昏了过去。更严重的是2002年12月份开始進行强制转化,挨个的迫害坚定的学员。他们给我单盘腿,手背到身后,手脚用绳子绑上一天一宿,下半夜几个犹大揪我的头发,打我脑袋,我又昏过去。当时我正在绝食,他们给我灌食时都不松绑。一天一宿下来,他们问我转化不转化,我说:“大法是正的,我师父是正的,我在做好人往哪里转化。”第二天,他们变招了,又强制我蹲半天一宿,看我瞌睡就推我。天亮了,问我还坚持吗?我回答:到什么时候我都跟师父正法修到底。他们又变招了,三个室长拿着绳子说:你不想修吗?就让你修,这会给你双盘。就给我双盘上了,手背在身后,手脚都用绳子绑上,又折磨我一天一宿零半天,半夜队长才给我打开上一次便所。我的手脚都肿起来了,一瘸一拐的。这次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是相当严重的,他们还利用犹大整天整夜嗷嗷怪叫,整个教养院象鬼域一样昏沉幽阴。有一个老年学员胳膊都被吊折了,这是我上便所时亲眼看到的。

2003年10月底,又开始新一轮强制让学员放弃信仰的迫害开始了,他们对我又進行两个多月的洗脑,早上起来就带走半夜12点后才让回室睡觉,半途又强制我站方砖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每顿饭只给一个小窝头,几根咸菜。为了反迫害,我经常绝食抗议,他们把我腿脚绑起来,不放弃信仰就不松绑。我的体重由来时的140多斤,就剩下80多斤,被折磨得不成样子。

劳教期满,他们问我转不转化,不转化就加期,我由于对大法的坚定、对师父的赤诚,我什么都不怕。我正告他们:加期是你们暂时的权力,转不转化你们可说了不算,加期随便,转化不可能的。最后他们说不转化我们也不留你在这里了。这样我闯出了魔窟。又回到正法洪流中来。

我虽然在师父呵护下闯出了劳教所,但有些教训也是深刻的。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邪恶的迫害消极承受的多,迫害来了只想硬顶着、硬挨着,一次一次被迫害的反而越来越重。如果我正念正行抵制迫害就不是这样了。

马三家教养院现在叫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表面上看新建的楼房,院内花草树木,还立个雷锋像,可内幕呢?手铐、脚镣、电棍、各种刑具、小号应有尽有,一楼的玻璃墙都是用不锈钢封闭的,邪恶迫害大法学员多数都在这里秘密進行,不敢叫外面看到,他们干的勾当是不敢见人的,是怕曝光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