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老年大法学员的经历狱中来信叙述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4日】我是福州的大法学员(原是商储公司职工),1999年3月份,有幸得法,短短的几个月修炼心性,身心均得到了极大的收益。时间虽短,但我一边工作一边修炼,使我对师对法有了更深的理解,明白了人为什么做人,人为什么这么苦,造成痛苦的原因,也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就是要修炼返本归真,所以就更珍惜这次万古难逢的修炼机缘。

1999年7月22日,江氏集团铺天盖地对法轮功進行迫害,而迫害的借口却是谎言。1996年我师父就出国传法,大法弟子遍布世界各地,这场迫害不只是一个中国的问题,也不只是亿万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问题,而是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许多善良的民众被谎言愚弄。

国外国内多少大法弟子,从此开始走了一条艰难、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路。多少大法弟子因为進京上访被捕,而失去生命,失去工作,有的被非法关押至今,有的被关進精神病院、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我们福州和全国各地一样,有许多人因上访、在公园炼功或坚持修炼被抓,被非法送進监狱、劳教所、看守所。面对这样的迫害,我再也坐不住了。1999年12月28日我向单位请了99年度的休假,進京上访,想向政府讲真象。其实当时進京上访,我们知道我们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政府,因为我经历了文革和89年的民运。但是我还是去了,当时我写了一份遗嘱,两年后这份遗嘱才撕掉。我明白了真理,一个人一旦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地,为其舍命而不足惜。但是这次上访没上成,路上就被捕,虽然没丢了性命,但从此开始遭受对我的种种迫害。

1999年12月30日,因上访被捕后,我单位两位领导与福州台江苍霞派出所的两干警到北京接我。回福州后,被关進连江拘留所,非法关押,释放后回单位。单位领导天天轮班找我讲话,均可笑的要我与中央保持一致。我告诉他,中央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的,法轮功是修的是真善忍,遵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如果这都错了,那还有什么是对的。最后我经理找我,威胁我说:“我不和你谈法轮功的对错,我警告你,你再去北京上访,我就开除你。”我也回答他们:“迫害不停止,不会停止上访或呼吁。”从此他们开始对我人身自由的种种限制,还要我家姐妹看着我。因为上访停发我的工资及所有的福利,据说是扣去北京接我的费用计2万5的钱,半年后按照每个月200元给生活费,后来工作下岗到了门口看门,到了2000年9月份才恢复工作,但工资还是200元。2000年底听说有去过北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都得送去劳教。我一听到消息,面对这样的迫害,我又一次上北京上访,到了北京才知道,2000年北京的信访办关门。许多大法弟子无处倾诉心声,只好到天安门广场高呼:“法轮大法好”。我也是其中的一个。为了不影响单位,我这次不报姓名。由于到北京太多上访的大法弟子都不报名,北京各看守所爆满,天天都有许多大法弟子,为了疏散,把他们送往各地的看守所。我也被送到东北的鞍山第一看守所,那里的警察以欺骗手段让我们说出地址和姓名,后来单位经理又陪着福州岳峰派出所的干警到东北把我接回。他们到东北鞍山先通知沈阳的商储公司(兄弟单位)派车接待,在沈阳鞍山玩一天后去看守所提我,然后租车到北京,再通知北京的商储公司。第二天就由北京的商储公司领导接风,下饭馆,在吃饭的时候,北京商储公司的领导说,上次也是因为北梅上访的事在这里吃过饭。然后他问我们在北京要呆几天,他派车供我们玩(因为将近春节机票很紧张,我们在等机票)所以他们在等票的时间,紧张的安排如何玩,所有的门票午饭还有烟酒都是对方单位开支。我从东北看守所被提出来,又不能被寄存在北京看守所,所以他们只能带上我,因此我才知道上次的2万多钱的接送费,据说这两万多万摊到每个职工头上,每个人扣200元,其实何止2万多元,他们动用了两个兄弟单位的资金。

从北京回来后,我被直接送進福州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由岳峰派出所的干警(也就是到东北接我的那个干警)去接我出来。通知我单位领我回单位,我单位的经理书记保卫科到岳峰派出所接我,不是让我回家,而是把我带到了我公司的郊区泉头山仓库,我要求回家,拿衣服,也遭到了拒绝。我当时认为他们要给我办洗脑班之类的事。第三天我家人来看我,他们不让進来,隔着铁门说话,我才知道我又被单位非法关押,到第四天,送我去劳教,当时看到两份通知书,一份是劳教1年,一份是单位开除公职的通知。在我没有犯任何罪错的情况下,只是因为上访而被开除被劳教,而且是劳教期间开除。当时第一看守所释放时候,在第一看守所存有700元的现金,由于当时管教不在,取不回来。管理人员说:你星期一带释放证及身份证来取。我当时认为我被释放了,但是岳峰的干警却扣留我的释放证,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他去看守所把我的700元现金取走,并签上他的名。

在劳教期间,我被洗脑。后来看到师父的经文《建议》、《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们大多数人知道错了,都写了严正声明,不管多苦多累,我们坚持修炼。剩下10天到期时,那些被610操纵的干警还不死心,让我回专管队,又想强迫我妥协。结果达不到目地,就将我加期一个月,对我進行了40天的迫害,天天吃完早餐站到晚上9点,然后進行所谓的帮教,一晚分三批人弄着来做工作。队长要不高兴,就让你再站到下半夜4点才能睡。有时就早上站到晚上12点或凌晨2点,全身都站肿了,还是改变不了我修炼的心。最后恶徒威胁我,你别想不转化出去。不转化出了劳教所就送你到洗脑班。一直关到转化,也就是终身监禁。我没有被吓倒,并正告他们,不管什么地方,我都去面对。结果是我户口所在地的苍霞派出所干警与我弟弟来接我,我到弟弟家吃了饭马上离开家。在外面过了两年的流离失所的生活。从我解教的第二天开始市610、台江分局、派出所、街道就开始不断骚扰我亲人的家庭,还四处张贴通缉(印有照片的通缉),早期听说几万元的悬赏,最后有人在公安局门口看到30万元的悬赏文件,请问:610非法送我劳教一年,并加期一个月,为什么还要到处找我并浪费国家这么多钱,只是抓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这是多么荒唐可笑。二年来我不敢和家人团聚,不敢和朋友见面,包括我的功友。

2004年2月10日上午市610的叶肇森带着一伙歹徒用万能锁打开我妈家的门,我被非法绑架,同时还绑架了另一名功友全赛珠,并非法扣押我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照片、及真象资料、还有我妈家的家用电器、我妈的房契2本、金戒指、1000元人民币、手表等物品。而且不给扣押单,在我的要求下给我看了扣押单,是一张没有任何人签字的扣押单。请问叶肇森为什么不敢签字。恶徒把我们带到公安招待所,把我与全赛珠分开,我听到她的哭声我就大喊警察打人,并高呼法轮大法好。叶肇森亲自上阵,先拿一杯水从我头上泼下来,流到内衣,而后大打出手。并威胁说,再喊就找一双袜子塞住嘴。7天后,我被送進二看时,我脸上还是青紫色。我们一到公安招待所就上铐,不让睡觉。每天等下半夜2点才开始审问。我反问他们名字和单位,他们不回答。我对他们说,我也没有这个义务必须回答你什么。就这样非法被他们关押4天并上铐80多小时,不让睡,我就绝水绝食,4天后,即2月13日,下午才送我去建新医院,由于80多小时的上铐,至今我的手指还是麻木。2月16日,又换台江区分局来医院接我。我对这非法绑架,不能再沉默了,我决定再次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并且我一下车就高呼法轮大法好,表示抗议对我的不公。结果進号房时,见到已久不见的同修关雨静,她解教后610一直派人上下班跟踪,前段上班时被绑架,我们原认为她可能在洗脑班,没想到在这地方见到她。在第二看守所20多天后,被610知道我们二人在一起,又被分开。

我想想这五年来为了上访我经受了种种的迫害,我前后進了五个看守所,30多年工龄被开除,被拘留劳教,从家里被非法绑架,恶徒还扣押我的许多书和真象资料和许多值钱的物品,还封了我妈的家。还有那30万元的悬赏通缉。这五年来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从不讲法律,610随心所欲,想抓谁就抓谁,随时从家里或单位绑架大法学员。这次我又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希望那些610和干警,不要再助纣为虐。认真看看法轮功的真象材料。大法洪传世界60多个国家,这么多国家的领导人都能接受,为什么我们中国却镇压?江在多国被起诉,而且镇压法轮功动用了大量的国家人力物力。多想想,为了家人,也为了自己,请善待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