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遭无理抓捕 黄州苦命妇女喻福祥含冤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大法学员喻福祥,女,55岁,湖北省黄州宝塔中学家属(已离异,但户口仍在宝塔中学)。一辈子经历非常坎坷,不但家庭生活一直不顺,而且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低血糖等多种病,一生苦不堪言。幸遇法轮大法之后才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修炼不久后全身的病一扫而光,才渐渐的过上了一生中最开心的日子。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为一己权力和利益开始迫害法轮功,喻福祥也遭到了残酷的迫害,直至含冤去世。在此述说的也只不过是其中一些在当地众所周知的事。

在公园锻炼身体遭非法抓捕

1999年12月的一天凌晨, 喻福祥在宝塔公园炼功锻炼身体,却遭到公安恶警的无理抓捕,并被送進黄州第二看守所关押15天,还被罚款450元,对于一贫如洗的她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生活更是没有着落。

去北京上访遭非法拘留

2000年3月,喻福祥非常希望能有一个公开的炼功环境,因为她知道出去炼功就会被抓,于是决定去北京上访,想将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们通过修炼,心理和精神状况都得到极大改善的真实情况向政府官员汇报,希望政府能给予法轮大法学员一个公开的炼功环境,她还未踏入信访部门就被抓捕并遣送回黄州,在第一看守所关押40天后才放。

行使公民上访权利被送到劳教所

因为心愿未了,2000年6月,喻福祥为了继续将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感受以及所了解到的大法能使修炼者道德回升的真实情况向信访办反映,再次被抓并被北京公安恶警暴打一顿后送往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此期间,喻福祥遭到残酷的折磨,不仅几天不让她睡觉,而且时时被拖出去毒打,身上被打得皮开肉绽,眼睛也被打得又青又肿,很长时间都睁不开。一两个星期后被送回黄州第一看守所,其伤势仍令在场的人目不忍睹。被非法超期关押两个月后还被判劳教一年送到邪恶的狮子山劳教所。劳教所的管教因看其身体虚弱及严重的营养不良,但知道她无钱办理保外就医后,勉强收下了。

狮子山劳教所的劳动强度很大,因她年老体弱,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因此不但经常受到吸毒犯人的打骂,而且每天只让睡两三个小时。之后又被转到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因为承受不了残酷的折磨,也为了能早日离开那个邪恶的环境,喻福祥宁愿回家要饭也不愿在劳教所多呆一天,于是被迫着违心妥协。释放回家后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得以卖鸡蛋为生,因心善卖得便宜,经常亏本,于是以擦皮鞋维持生计。

说真话被非法超期关押

因为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后,喻福祥明显的感到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而且通过修炼后好了的病自从停止炼功后又返回到了身上。因为无钱治病,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又重新开始炼法轮功。法轮大法的神奇再次体现在她身上,自开始修炼后身上所有的病又不翼而飞。她知道自己在沙洋劳教所没有按照修炼人的“真善忍”的标准去做,违心的说了假话。于是再次决定去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说出心里话“法轮大法好”。2001年7月上旬,喻福祥又去北京上访,遭受残酷的折磨后被遣送回黄州,关進第一看守所并又被判劳教,非法超期关押竟达八个月之久,因为不能正常学法炼功,而且看守所的伙食极差,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身体衰弱得很厉害,劳教所拒收后,恶警们担心她死在看守所担责任,才将喻福祥释放。人虽然暂时放了,但是黄州的恶警并没有就此罢休,之后仍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故将其绑架并非法关押。

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却遭毒打

2002年12月28日,黄州区教委和宝塔中学在610及公安人员的指使下,没有任何理由的将正在擦皮鞋的喻福祥强行送進洗脑班迫害,因喻福祥不愿背离“真善忍”,拒绝转化,不仅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而且后期经常遭到被黄州公安从省洗脑班里请来的打手们毒打,他们将她按在地上拳打脚踢,年老体弱的喻福祥被打得鼻青脸肿,伤痕累累。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如此荒唐的警察

2003年6月左右,喻福祥在八一小区擦皮鞋,一公安警察找她擦,她一边擦一边给此人讲自己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感受。皮鞋擦完后,恶警(也许是不愿付一元钱)就将她抓進了黄州第二看守所,再次非法关押15天。

劝人停止打架却遭受牢狱之灾

2003年7月,喻福祥在宝塔中学前边擦皮鞋,有一些学生在打群架,喻福祥好意上前去劝善,叫别人停止打架。110的警察来后不抓闹事者,却将喻福祥又抓進了黄州第二看守所关押15天。

“怀疑”成了恶警抓人的证据

2003年10月,有大法学员将“法轮大法好” 贴到了公安局一科,恶警怀疑是喻福祥贴的,仅以此为根据,非法来到喻福祥的房东家,强行将喻福祥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喻福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又被非法关押。恶警自知理亏,8天后才将她释放。还有一次,公安干警在光天化日之下无缘无故要绑架喻福祥,附近许多的居民都出来维持正义,纷纷指责警察的暴行:“人家又善良又老实,她这样可怜还爱帮助别人,你们凭什么抓人家?”恶警们被质问得哑口无言,见围观的人太多才悻悻而去。“人民的警察”就是这样无理的三番五次对喻福祥進行迫害,不仅使她的身体受到极大的损害,而且她的精神也受到很大的刺激。在食不果腹的日子里,还整天提心吊胆着自己又无缘无故被恶警抓捕。

恶警大肆抓捕大法学员

2004年3月14日前后,就是在国安恶警大肆抓捕大法学员的时候,张道和夫妻俩、吕利安、余金明、王锋、范小平、申伟等等被绑架,一熟人告诉喻福祥, 有陌生人来查找你的下落,来访者不善,你最好出去避一避。因听说王锋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十几个彪形大汉强行绑架走的,又因数次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所承受的惨痛经历,令她非常害怕,为了避免被国安的恶人绑架,她随即离开住所找地方回避了一两天,不得不重新租房子住,并且一再叮咛房东千万别告诉任何人自己在此租房子的事。另外她还将身上仅有的三十元钱交给一家政介绍中心以谋取帮别人做家务的职业或给人家当保姆。可见她当时多么担心自己在擦皮鞋时又被绑架。但为了生存,之后的一段时间,她不得不提心吊胆的出来擦皮鞋混口饭吃,但仍然不敢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呆,以防被绑架。

迫害给喻福祥所带来的压力

2004年5月6日,喻福祥听说恶警还要抓40个大法学员,送到湖北省洗脑班或沙洋劳教所强制转化,不转化就判劳教。铝厂的申伟在车间上班时被国安的恶人绑架到沙洋劳教所后至今未放。喻福祥非常怕被绑架,回到住所之后将门封锁得严严实实。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之后的几天,关心她的人到处查找她的下落,以为她又被恶警绑架了(这几年她被恶警随意绑架的事实也给人这样一种感觉,谁也没有想到喻福祥会困守在房子里没有出来),在公安人员矢口否认抓了喻福祥后,13日晚上,她的几个熟人撬开了她租住的门,她的门窗不仅关得又牢又实,而且房间里只要是能挡住门被打开的东西全用上了,连脸盆也架靠着门,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之后,大家看见躺在房间里的喻福祥已经奄奄一息。叫来了110和120的车后,喻福祥被送到了医院。而在她的住房中,竟没有一分钱,也找不到一粒米、一片菜叶、一滴油,更找不到一点可以吃的东西,只有一个空炉子静静的立在那里。而在这六、七天的时间里,喻福祥是怎样度过的,谁也不知道。

在医院寻找喻福祥

14日,许多大法学员听说此事后到医院去看喻福祥,但找来找去找不到,有人问护士,护士说:“喻福祥好了,已走了。”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刻,公安与医院的有关人员是怎样串通一气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但后来据目击者讲,喻福祥在肿瘤科病房,看到她的那个时候,满脸满身都是血。

喻福祥被匆匆火化

15日上午,有一些大法学员继续去医院找喻福祥,看见医院里停了许多警车,宝塔中学的校长宋新异也在那里。大法学员们不但没有找到喻福祥,而且没有打听到一点消息。而下午就听说喻福祥已经火化,死于2004年5月15日的凌晨4点左右。

区教委和宝塔中学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喻福祥没有任何生活来源,一天擦皮鞋能挣三、五元钱也就心满意足了,而下雨又没有生意,因此每个月挣的钱顾自己的生活都有困难,一般是一天吃两餐饭,有时一天只吃一顿。而房租费一般是大法学员资助些钱,偶尔亲戚也给一点,但是她有时也不收别人给她的钱,即使收下每次都很愧疚。喻福祥生活这样的穷困,作为责任单位的黄州区教委和宝塔中学,仅仅因为喻福祥炼法轮功,却不给予她生存的权利,连每个月的最低生活保证金都不发给她。黄州区教委的有关责任人朱承杰和尹南田以及宝塔中学的校长宋新异不但不关心喻福祥的生活,反倒多次出钱出力配合邪恶之徒将她送到看守所或洗脑班進行迫害。

结束语

我们不知道喻福祥到底承受了怎样的酷刑折磨,只知道她在看守所绝食多天,被皮鞭抽打过,也经常戴脚镣手铐。喻福祥这样的贫困潦倒都能乐观的活下去,而对恶警绑架却恐惧到这种程度,足可见她受的迫害是多么的令人发指!喻福祥已经含冤离开人世,唯一给人留下的就是一张公安局一科周郁华签名罚款喻福祥500元的收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