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景县大法学员杜红月遭酷刑逼供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杜红月,女,42岁,住河北省景县县城。2004年4月2日傍晚6点20分左右,杜红月去其姐姐家里帮姐姐给房门换门锁,刚進入大门,突然从屋里窜出三个不明身份的人,俩人拽住杜红月的胳膊,另一个把门反锁上。这时杜红月严正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门锁着你们怎么進来的?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其中一个人(后来了解到此人姓张,系吴桥县公安局的恶警)说他们是公安局的,并说他们怎么做都不犯法。大约在院子里呆了二十来分钟,几个自称警察的人把杜红月拉出院子让上车,杜红月不上,几个人连拉带踹推上车,带到景县公安局,吴桥公安局姓张的打了杜一个耳光,并非法搜身。恶警们诬陷说杜红月窝藏了一个叫“刘志刚”的“杀人犯”。在景县公安局呆了约二十分钟,吴桥公安局两个恶警拽着衣服领子把杜红月拖到车上,带到吴桥县公安局。

下车后,恶警问杜红月“杀人犯刘志刚在什么地方?”杜红月严正的说:“我不认识你们说的这个人,你们凭什么抓我?有什么证据?”恶警根本不讲理,还恶狠狠的威胁说:“不说,今晚就把你关進看守所让吸毒犯治死你!”恶警把杜红月拖到看守所门口,问:“你是進看守所还是交出刘志刚?”杜红月回答:“我既不進看守所,也不认识刘志刚。”恶警又把杜红月拖到审讯室,几个人轮番“审讯”,就这样审了一夜。此过程中俩恶警对杜红月打耳光、用脚踢。白天又接着审。

第二天晚上,邪恶之徒加大了对杜红月的迫害,从沧州市(吴桥县隶属沧州市管辖)调来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叫郭延正,此人非常邪恶、狠毒。这天迫害杜红月的共有三个恶警,沧州两个,吴桥县的一个。他们進屋后把茶杯使劲往桌子上一蹾,一个恶警恶狠狠的对着杜红月说:“坐老虎凳上去!”杜红月说:“我不坐,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恶警说:“来到这儿由不得你!”说着,三个恶警把杜红月拽到老虎凳上去,其中姓郭的还踹了杜红月一脚。恶警把杜红月的棉袄脱掉,说:“刘志刚是炼法轮功的,你说出他在什么地方,答应你三个条件:一、给你一大笔钱;二、为你保密;三、马上释放你回家。如果不说,那就判你3到10年!”大法弟子杜红月没被邪恶的恐吓吓住,邪恶之徒开始对杜红月行凶。三个恶警轮番打她耳光,揪头发,把双手铐在老虎凳上,姓郭的恶警接来凉水从杜红月的头上往下浇。后来拽着上衣领子往里灌凉水,总共灌了四桶。再后来,郭延正找来一根棍子,把杜红月的鞋子脱下来,使劲抽杜红月的脚,郭延正又叫他的手下去把电警棍拿来,这时杜红月发正念:让恶警找不到电棍。结果恶警回来后说只有一把电警棍,还锁在了厨子里取不出。此时已经到了早晨5点左右,恶警折腾了一夜,可能是又困又累又饿,三个恶警开始吃水果,几个恶警把吃剩下的苹果皮、香蕉皮往杜红月脸上投,边投边骂脏话,骂的那些脏话不堪入耳。沧州来的两个恶警恐吓杜红月说:“我们有的是办法,你不说,就把你弄到沧州找几个地痞收拾你。”

四天里,恶警们不让杜红月睡觉。杜红月拒绝吃他们给拿来的饭,拒绝喝他们的水。4月6日上午,恶警给杜红月输液,杜红月不配合邪恶。恶警一直让杜红月在老虎凳上坐着,把双手铐在老虎凳上,一只腿绑在老虎凳腿上,另一只腿绑在一根木棍上。恶人在杜红月手上扎了五、六针,药水不往血管里流,又在杜红月脚上扎了好几针,过一会,杜红月说要去厕所,恶警只好给拔下针头。

在这期间,恶警把杜红月手机中的电话号码调出,凡是和杜红月联系过的电话都進行调查,并跳墙進院到杜红月家非法翻东西,并恐吓杜红月家人说最少判3到7年。

杜红月的丈夫(非修炼者)对恶警的行径非常气愤,找到吴桥县公安局对恶警们说:“你们把我爱人非法绑架来,出任何问题,你们必须负责!”并告诉他们:“我要请律师跟你们打官司。”恶警们做贼心虚,后来主动打电话找杜红月的丈夫,杜红月的丈夫在电话里揭露他们是执法犯法,再后来根本就不接恶警的电话。

恶警又开始找杜红月的姐姐,让杜红月的姐姐(非修炼者)去吴桥接人。而杜红月的姐姐到吴桥后,恶警们却恬不知耻的要杜红月的姐姐交5000元钱才放人。杜红月的姐姐于4月6日下午只带100元钱去吴桥接人,恶警开始说不行,但杜红月姐姐坚持说没钱给你们。直到天黑,恶警收下杜红月姐姐的100元钱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5/75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