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张素芹被迫害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我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使我身心健康、道德回升,而且家庭和睦。

自从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宪法规定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和信仰的自由,我于2000年1月27日到北京和平上访,刚到北京天安门城楼就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送進北京天安门前分局,转哈市驻京办事处,由黑龙江省阿城市河东派出所姜振富等两人和阿城继电器厂保卫科两人押回河东派出所。河东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搜走我随身携带的3000元人民币,我又被非法拘留关押在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因炼功,副所长张文理用小白龙(直径1寸多的塑料管)抽打我全身,我被打得浑身青紫,张文理又用皮鞋狠踢我膝盖,当时我疼痛难忍,另外两名警察又往我身上泼凉水,全身湿透,警察不但不罢休,还打开窗户冻我,被打后我开始发高烧,他们却视而不见。坚持信仰无罪,我要求无条件释放,开始绝食。4—5名警察把我光脚拽出监号,强行插鼻饲(用塑料管从鼻子穿到嗓子里,然后進胃里灌食,灌食时他们连踢带打,当时我两眼冒金星,鼻子出血,昏迷中被送進阿城市医院。)恶警非法拘留我70多天后,我被释放,阿城市公安局向我的家人非法勒索1000元人民币。

2000年的11月6日,为了证实大法,我再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上访、讲真象,被天安门广场警察抓進前门派出所,关在大铁笼子里。后转到北京房山派出所,关在男女在一起的小号里,因小号潮湿,地上满是粪便,恶警不让睡觉、吃饭,更别提上厕所了。关押二天一宿,转到哈尔滨市驻京办事处,由阿什河派出所押回到阿城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

2000年正月初八在万家劳教所七大队,邪恶之徒开始大面积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让背“所规队纪”,不让炼功学法,强行穿监服,我认为上访无罪,自己不是犯人,不配合它们,被强行关押在小号里,恶警打我嘴巴,并用胶带把我嘴粘上,戴着手铐反背,强制坐在铁椅子上,罚站2天,因我呕吐、昏迷,被送進万家医院。3天后押回万家劳教所,因不放弃信仰,被拽到林队长办公室,被强制绑在长条椅子上,一天半后被放回。

2001年6月18日,万家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又一轮迫害开始了,当天召开“加期、减期”大会,我被非法加期1年,在加期会上,所长史英白和卢振山在会上诽谤大法,用脚猛踢、用电棍电大法弟子,然后送進小号,晚上开始加重迫害。罚站、两个人脚绑在一起后把我双手倒背,飞机式吊在小号铁门上,电棍电全身,当时的痛苦可想而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

2001年8月,由于环境恶劣,加上大法弟子每天长期坐小塑料板凳,不透气,还不让动,大部分人开始浑身长满疥疮,奇痒难忍,痛的时候象火烧一样,痒的时候恨不得把肉抓下来,流脓淌血,上厕所时裤子粘在伤口的疥疮上脱不下来,还得别人帮着往下拽,双手疥疮肿痛腐烂,不能独立進食,而且整日整夜睡不着觉,白天连饭都不想吃一口,几乎承受到了极限。

2002年8月27日,男干警進入女队,每班進入4名男干警,4名刑事犯,每天24小时监控,不许动,不让说话,罚坐小板凳,从早上5点坐到晚上9点。8月29日把我从二楼送三楼集训队(三楼比二楼迫害更严重),因我坚持信仰,被集训队队长赵余庆把我脸打得紫青,我被非法劳教二年到期恶警不放人,没有履行任何法律程序,非法超期关押142天。

回家后阿什河派出所警察经常开车监控、打电话骚扰,家人整日提心吊胆,精神压力极大。江氏集团为一己之私所发动的这场残酷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氏邪恶之徒罪责难逃。

我再一次呼吁: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大法弟子人身、信仰自由。

黑龙江省阿城市河东派出所 姜振富 办公室电话:0451--53702944 宅电:0451--5372556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