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芜市莱城区刘先龙等大法学员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8日】莱芜市以莱城区公安局政保科长柳青为首的“610”歹徒,对大法弟子進行了非人的折磨。

99年“7.20”,新汶矿务局潘西煤矿职工刘先龙,因炼法轮功被矿保卫科刘生抓去,恶徒威胁他不准随便出去。当看到刘先龙戴的法轮章,刘生就一边骂一边恶狠狠的一把撕下来。之后刘先龙借上厕所的空儿,闯出保卫科,借上钱就去了济南,准备進京上访。还有几名同修因工作生活受到骚扰也去北京上访,在济南火车站都被劫持了。他们三、四个人被关在济南市某小学的大教室里,3天以后被潘西煤矿接回。先是被送到颜庄派出所,被逼迫写保证书,他们不写,就被潘西煤矿保卫科押回矿。保卫科长曹东红、刘生指使保卫人员刘丽军、张润怀、程增军、于金友、李光胜开始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首先让2个男同修(1个近30岁,1个30多岁)在水泥地上爬,爬不动了,李光胜抓头发,于金友在后面用脚踢。还分爬大圈、爬小圈。小圈直径1米多,身子刚刚转过来,脚还不能出了用白漆划的圆圈。而且一边打一边问:还学不学,还炼不炼?他们都未回答。让爬够了大约50圈,再逼迫他们去蹲马步。一位70多岁的女同修就一直在那里蹲着,两手还要向前伸直。老太太支撑不住变样,李光胜就吆喝:你不好好蹲,让你也去爬!他们摔倒在地,就被拳打脚踢。尤其刘先龙,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里進行毒打。老太太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被于金友打得鼻口流血,再加上黑白不许睡觉,以致晕倒撞在桌角上,脸都撞破了。2个男同修还被用电棍电了十几次,室内散发着肉的焦糊味,恶徒又用手铐把他们铐在铁线杆子上。后半夜让他们一个墙角一个,面对着墙坐着。就这样折磨了近10天。

99年12月,刘先龙等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潘西煤矿保卫科把他们押回矿,保卫科的尚怀红对别人说:“刘先龙一直炼法轮功,这回得好好收拾他!”后来,尚怀红把刘先龙的领带解下来,侮辱性的让他系小便处,还抡起警棍狠狠的毒打刘先龙,把他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疼痛难忍。其他4位大法弟子也因传看一份交流材料被带到保卫科,在寒冬腊月恶徒让他们在屋外阴暗处罚蹲。中午个人买馒头吃了继续蹲,天黑才到屋里蹲。后来刘生在公安人员唆使下,把他们6人用绳子五花大绑,每个大法弟子由2名持枪武警在两边押着,围着潘西煤矿广场转圈示众,一位宣传科的人要录下这场面,却被刘生制止了,怕留下把柄。关押几天后,2名去北京的被罚款2500圆。其他4人也被罚款500圆。后来,其中2人被送到钢城洗脑班强行洗脑7天,每人又罚款3150圆。刘先龙被矿保卫科的魏东华等人戴上手铐,押到莱芜市北埠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月。临放人时,恶徒逼迫刘先龙的父母向钢城区公安分局交了5000圆。

2000年12月,保卫科长刘生暗中唆使机电工区书记韩红军给刘先龙家里打电话,谎称叫刘先龙到工区去谈心。刘先龙父母不知其意,就让刘先龙去了。韩红军把他骗到保卫科刘生逼他写“悔过书”,刘先龙不写,并善意的给他讲真象,告诉他:“大法这么好,你为什么不先看一看《转法轮》说的是什么,就乱骂?”刘生一听,顿时火冒三丈,顺手打了他两个耳光,狂叫着:“你还敢教训我!?你只要不写你就别想出这个门!進了这个门就我说了算,想关你几天就关你几天!”就这样,刘先龙被保卫科无辜关了1个多月,直到大年三十下午4点多,才把人放回去。

在刘先龙被关到20天的时候,刘母去向韩红军要人:“你说去谈话,为什么不见人回来?”韩耍赖说:“我无权关押,是保卫科长指使做的,要找你找他。”刘母焦急万分,只好去找刘生:“为什么关我儿子?”刘生蛮横毫不讲理,拍着茶几大骂,还打了她一巴掌。扬言道:“你有本事你去告吧!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搭上你们全家的性命,你也告不倒我!”

事后,刘父气愤不过,就真的去莱城区律师事务所咨询,希望帮着打官司。一开始律师听说一个矿保卫科长竟随便把人关押20天不放,就说这是侵犯人权,可以告他。可后来一听是炼法轮功的,就吓得不敢管了。说:“在中国权大于法!况且上边也有政策,不让帮炼法轮功的说话,我也帮不了你。”两位老人真是失望万分。法律不能为老百姓说话,有冤无处伸!邪恶的刘生听说刘父要告他,气急败坏,打电话威胁:“只要共产党掌权,你就告不了我!我大小是个公安机关人员。有本事你就使,我有的是关系,有的是人!”刘父听后在电话上痛骂:“共产党掌权你就可以不讲理?我也是一个30多年党龄的人,你能把我怎么样?共产党的天下都被你们这帮败类给糟蹋了。”

99年7.20以后,潘西煤矿大法弟子家的电话就被监控了。几年来,钢城区公安分局伙同矿保卫科人员经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无端没收录音机、大法书、师父法像及像框等物品。2003年4月,刘先龙就因向老家打了一个电话,问“信收到没有?”就被邪恶抄家,信被劫去,刘先龙也被抓進莱芜市北埠看守所,绝食20多天后,奄奄一息的他才被送回家。押送人员还让刘母签字,刘母立时拒绝,说:“好端端的人被你们无缘无故抓去,害得只有一口气了,还让我签字,一点理都不讲,我不签!”

可尽管这样,邪恶之徒也没放过刘先龙,就在他在家养好身子刚一个月,才去上班几天,又被劫持,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半,家中留下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几个月的孩子艰难度日。

潘西煤矿保卫科不仅迫害本矿职工家属,连在莱钢工作、家属在潘西煤矿的王俊生也没放过。

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2003年下半年,刘生和张润怀都被下岗。张润怀去挖水沟;刘生下岗后又靠其哥(机电矿长)安排到了宣传科。

参与关押迫害刘先龙的恶徒电话
刘生0634—6055009(家)
王加连0634—6055612(家)
王得灵0634—6055234(家)
阴发祥0634—6055111(家)
张祖彬0634—605548(家)
杨××0634—9034659(家)此人系关押王俊生的钢城区“610”恶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