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

(一)在广州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

文/湖南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份,我们辰溪有缘之士突破种种干扰,参加了师尊在广州举办的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这是师尊在中国大陆也是全世界所举办的最后一期传功讲法面授班。我克服了许多阻力,也有幸参加了这期讲法传功的学习班,有幸见到了师父的本人,得到了万年不遇的宇宙真理大道、洪劫难逢的无边佛法——法轮大法。

学习班举办的时间是12月21日——28日。地点就在广州越秀公园旁边的体育馆,每天李老师讲两小时课。李老师是应邀前来广州办班,主办单位是广州市气功协会,8天时间共收80元人民币。有许多学员是从外地来的,都是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赶来的,还有很多是老学员。我们辰溪学员在广州中医学院里租了一间空的学生宿舍住宿,在中医学院的食堂里和学生一同买便宜的饭菜吃。在这里,我们碰到也来租房住的贵州学员和黑龙江齐齐哈尔学员。

越秀公园体育馆(2003年5月拆除建地铁了)只能容下4900多人,而来学法轮功的学员达5000好几百,所以有几百人因为没位子進不了班,这些学员不闹不燥,而是集体在体育馆前的空地打坐表示对学师父的大法的诚意,大约过了一个钟头,师尊得知这一情况后,就和气功协会等主办单位工作人员商量怎么样让这些有缘之士也能听到师尊讲法。后来主办单位决定在附近找出一间空房拉个闭路电视,现场直播,让场外学员也能看到师父,听到讲法。广州的老学员此时也表现出大法真修弟子先他后我的高尚风格,主动将自己在体育馆内预定的座位让给了進不来的新学员,他们自己去看师父讲法直播电视。师父在讲法讲“老师给了学员一些什么”时特别讲了一句“外面的学员一个也落不下”,真实的让人感受到了师父的大慈大悲。

我和小和尚释德法一起坐在最后一排,我们背后的馆壁上正挂着“广州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中的“法轮功”几个字,全场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男女老幼,大家都怀着诚信的心聚到大法修炼中来了,整个讲法场笼罩在一种巨大的慈悲祥和的能量场中,许多人无名的流下了泪水。

师父穿一身普通的黑色西服,皮鞋干干净净,衣着简朴而得体。师父神态祥和,平易近人。在洪大慈悲中又有一种神圣的威严。在体育馆的篮球场中央,摆了一张普通的长桌子,一张椅子,在椅子后面挂了一块长方形的金黄色的布。这就是师父的讲法法坛,简朴而庄严,四周云集着虔诚的听法众生。

开始师父第一次和大家见面的时候,一進场就用洪亮的声音说“大家好!”说话间,只见师尊挥举着双臂很快的转了一圈向所有学员问好致意。我看到在师父转身挥手致意的时候,许许多多的好东西飞向我们。

师尊讲法时,没用任何书稿,只有一张折得发皱的纸,上面大概写着讲法的题目。师父的话深入浅出,简明扼要,通俗易懂,谦和幽默,对古今中外的各种事情、众生百相的本质讲得入木三分,法理直指人心。大家时常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在轻松祥和的气氛中,许多真正学法的病人身体同时也得到了调理,恢复了健康。

李老师也指出,大法是给人修炼不是给常人治病的,只能给真正修炼的人净化身体。有的绝症危重病人现在也瞒着工作人员進了学习班来治病而不是来学法,师父指出,这些人他都清楚,这些人要是不舒服了赶快去医院。你看他现在这么痛苦,翻开他的历史看看,他以前把别人治得更苦。中国独裁江氏政府的媒体不顾事实,到处造谣说大法不让人治病,还造谣说师父的讲法书是请人写的。师父讲的法历历在耳,后来就是《转法轮》。真是象《古怪歌》里所唱的“纸糊的谎言一戳就破”。后来有学员提问师父的前世是谁时,我就想:师父是释迦牟尼佛转世吧……就听到师父回答说:“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释迦牟尼佛。”后来师父看了我一眼,我感到一股暖流热遍全身,如同被太阳光照了很长时间的那种炙热的感觉,心中一阵欣喜,我知道师父用功给我加持了。

我的前面坐着一个戴鸭舌帽的中年人,右边是母女俩,一个五、六十多岁的大娘和她二十多岁的女儿,来自吉首。我们聊了几句,我知道了他们因炼功受益了而来。每次教炼功动作都是由师尊讲解动作要领,同修作示范。有的学员捡到金项链、手表、钱都交给了师父,师父在休息的时候立即当众告诉大家叫失主前去认领。在讲法传功班结束时,还有几个学员,跑到师父面前请师父留言签名,师父耐心的一一给他(她)们签名留言。

在广州聆听师尊讲法的日子里还有两件事情,我记忆特别深刻。

一件事情是这样的:一位学员买了一个照相机,一天听课从大门進会场时正好师父也進来,他急忙举起相机对着师父拍照。师父看到他要照自己,就慈祥的看着他。但旁边的广州气功协会或体育馆的工作人员不干了,大叫一声:“不准照大师!”一边说一边冲上去猛推他一把。那位学员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怒火中烧,就准备和推他的人干一仗。这时师尊走到他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守住心性。”他顿时不再想报复推他的人。后来他对我说:“要不是李大师叫我守住心性,我早就跟他干上了。”

我以前学过其它多种气功,知道许多“气功大师”一出门就是小车加保镖,盛气凌人,一办班就是几百几百元人民币地收。我曾经买过一本很薄的气功书只有《转法轮》厚度的1/6,也讲不出什么,却花了38元。而这么大的法──《转法轮》却只要12元。李老师根本就不是为钱为名,他慈悲救度众生的事实是任何小丑也抹杀不了的。师尊教我们的是“真善忍”,做好人。

第二件事,是在广州中医学院租房住的听法8天中的一天。好象是第6或第7天晚饭后,我正在租住的学生楼的阳台上观赏广州夜景,突然看见一个巨大的白色圆圈物在广州上空飞旋,来回转动,周围的云成彩色,很壮丽。很多法轮功学员和中医院的学生都闻讯前来观看,有的用相机去照。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那旋转的就是法轮的形象,目击此异象的大法学员们纷纷合十向师父敬拜。在传授班提问题时,有学员说看到广州上空有法轮,师父说:“看到了就看到了。”师父告诉大家整个广州都被这能量场罩住了,全广州城人都受益。

和我同去学大法的学员中,有个老干部姓张,来广州去医院检查时心脏病、高血压都还在,经过8天认真听法学功后,再去医院检查,完全恢复了健康,他妻子欧阳阿姨说:听完法后,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更善良美好了。我知道自己找到了真正的修炼大法,从那时起,我就决心这一生都要坚定修炼下去,直至圆满。

2004年5月26日
甲申年四月初八

(二)回忆在广州参加师父讲法班的日子

文/大陆大法弟子

1994年12月,我们终于突破各种阻拦坐了整整三天两夜的车来到广州,参加师父在国内的最后一期讲法班。当我们走出车站去往住地的途中,同修小孙突然对大家说:“我的小腹部位呼呼的转起来了!”还没進班在路上师父就给她下上了法轮,师父说过:“来了就是缘分。”

大约是12月20日吧,我终于见到了盼望已久的师父。师父是那样的高大、慈祥、亲切……我象迷失很久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见到了父母一样的感到踏实、安全。我流下了幸福的泪水,发自内心深处的呼喊:“我终于见到了真正的师父了!”我不知道来听法的到底有多少,整个广州体育馆挤得满满的,门口过道都坐满了人,师父告诉我们,广州的学员和参加过班的老学员把主会场让给外地的和新学员,他们在分会场看录相直播。第一天上课不久,工作人员告诉师父外面有很多人炼功,他们都听说师父在广州讲法,没办法弄到票直接从几千公里以外坐飞机赶来的,他们有的经济很困难,住不起旅馆,吃着方便面。师父听后马上让他们進来,席地坐在讲台前面,他们深深的向师父合十,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师父讲课的前三、四天,会场上经常出现怪声,我身后有个人经常发出一种怪怪的咳嗽声,好象要把整个肺都咳出来一样的难受。我们抬头看到屋顶上一片浑浊之气,就像被灰尘和浓烟笼罩着一样,我注意到师父讲法时经常从身上往下掸东西。后来我才明白原来就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第四天,师父告诉大家给学员清理身体,让大家站起来随着师父的口令,想想自己或亲人的病,在师父的指挥下跺脚,跺右脚。当时随着师父抬起的手往下压,我清楚的感到一股阴森森、凉嗖嗖的东西从上往下,随着脚的用力一跺被清出了体外,从此我彻底告别了体弱多病的历史,走上了一条健康的修炼之路。师父为我们消除完之后,身后再也听不到那怪怪的咳嗽声,我们再抬头看屋顶,真是天清体透,就像刚刚被清洗过一样,清新,透彻,舒畅。当时我们坐在体育场师父背面位置上,师父经常回过头来看我们,并告诉我们“我身后的学员也是一样,我经常回过头来看你们,一个也拉不下。”当师父告诉要给大家清理身体开始有反应时,回到住处每个人程度不同的出现了发冷、发烧、出疙瘩、拉肚子等各种症状,有的浑身疼,头疼的都起不来床,吃不了饭,可是第二天照样起来去听课。也就是二、三天,大家都感觉到无病一身轻,走路象有人推你一样。

不记得是第几天的晚上,整个楼里一片欢呼。广州的天空特别是学员住的地方,天上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旋转的法轮,非常壮观,很多学员和住宿的旅客都看到了,并且都是用肉眼看到的,很多带相机的学员都拍下了这一珍贵的场面,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们住的是一个铁路招待所,离体育馆不是很近。刚下火车接站的售票员就给我们介绍了广州有三多,车多,人多,红灯多,让我们做好等红灯和塞车的思想准备,然而在我们从住处去体育馆听法的八天里,所要经过的灯口总是一路绿灯,畅通无阻,我们知道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我们听法的几天里,广州新闻报道说最近几天广州天气晴朗,社会治安明显好转,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的佛光普照,给广州人民带来的安宁祥和。为了给大家节省开支,本来十天的课八天师父就提前讲完了。

每当回忆起这段和师父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我就想起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师父的讲法让我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返本归真,找到了生生世世期盼和等待的高德大法——真善忍,从此我跟随师父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9/75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