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610洗脑班将黄咏梅迫害致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5日】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610洗脑班把5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黄咏梅迫害成残废、导致她生活不能自理。黄咏梅在洗脑班被吊铐在两张铁床上5天6晚,恶徒们还往两边使劲拉二张铁床,如同五马分尸的折磨她。

下面是黄咏梅的丈夫刘梦泽写给武汉市硚口区610人员的公开信。

武汉市硚口区610人员:

我是硚口区法轮功学员黄咏梅的丈夫,在我爱人黄咏梅于2003年11月4号被硚口区汉中街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后,我去找汉中街派出所张所长要人。我质问他,你们随便抓人,这是执行什么法律?张却说“我就是王法!”

没有办法我又去找硚口区610负责人谢冠昌等人谈了三次。第一次对谢谈时:我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被你们抓去的,你要让她好脚好手回来呀,因为她是我们一家之主。谢冠昌说:“刘师傅,你放心,负责黄咏梅一个月回来是好脚好手,而且那里生活是十块钱一天。”

第二次我和汉中街上闸居委会书记曹金保一起送被子到额头湾洗脑班给黄咏梅时,我跟洗脑班负责人李为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来的,你可要让她好脚好手回去呀。李为说:“刘师傅,你放心,负责黄咏梅是好脚好手回来”。

可我的心啊,还是放不下。第三次大约是2003年11月中旬,我跟汉中街民政科的刘立说:黄咏梅是好脚好手被你们抓去的,你要让她好脚好手回来呀。刘立说:“负责黄咏梅是好脚好手回来”。

在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黄咏梅被整得好苦。她完全知道自己的伤有多么严重,她曾对李为说过:“我给街坊做钟点工,你们把我的手整得不能做事,将来世人会怎么议论这个政府呀?”当时李为说:“你耍赖!”黄咏梅说:“你说我耍赖,我们就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过了两天后李为对黄咏梅说:“负责你一个月回去是好好的。”

黄咏梅在洗脑班被他们这些所谓的“国家干部”整得好惨,连续10天10夜不让她睡觉,其中5天6晚上是吊铐在两张铁床上,将二张铁床对着把她的手往两边使劲拉,如同五马分尸,就这样的折磨她,大小便经常拉在裤子里,几乎是晕死过去了。

见此情景,武汉市610胡绍斌却说:“死了往火葬场一甩,就说你是自杀。”

黄咏梅没有好手好脚回来,她已经被整成了残废。2003年12月5号回家后,我又找硚口区610谢冠昌说,黄咏梅被你们整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和居委会曹金保书记一起到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是黄咏梅的双手主神经拉脱损伤。检查过程中,周围的群众都气愤地说:“何况是一个中国人,就是一个敌人,抓到俘虏兵也不能虐待俘虏兵呀!”

在家里,我们全家四口人,黄咏梅的母亲83岁依靠我们生活。我的母亲86岁,也需要黄咏梅照顾。看到黄咏梅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她老人家很是着急,就这样老人急成了脑溢血去世了。我家每况愈下,而且雪上加霜,家破人亡。

在被洗脑班迫害前,黄咏梅做家政服务,每半天20元还勉强度日,维持生计;当她丧失劳力后,生活无着,我只好找谢冠昌要黄咏梅的工资和我的护理费,结果谢只付黄咏梅的工资300元,我的护理费400元,一共700元,仅两个月就停止了。为了生活,到了第三个月我又去找谢冠昌要工资的时候,谢却说:“你怎么无休止的找我要钱哪!”那我问一下这是谁造成的呢?你不把她整成伤残,我也不得找政府的麻烦?好脚好手的时候,找过政府的麻烦没有?如果把你爱人整成这样你怎么想呢?你们的心是铁打的吗?

事后我想了又想,我怎么也想不通,堂堂的政府工作人员,国家干部一个个都这样说话不负责任,撒谎骗人。黄咏梅被绑架时我是提心吊胆,我生怕家破人亡,可是他们都说负责黄咏梅好脚好手回来,可结果还是把黄咏梅整成残废。你们的心怎么这么狠哪!她是个妇女呀!她五十多岁了呀!黄咏梅是善良的人哪!你们怎么能这样惨无人道呢?

每当想起这些,我心里真是难过!难过!难过哪!想一想你们哪家没有老小、妻子、儿女?当你们像我这样悲惨遭遇的时候,你们的心不碎吗?人都是有良心的呀!望你们早日停止对善良人的迫害,撤销残酷的洗脑班。让我们都幸福的生活多好啊!

被害人丈夫:刘梦泽
2004年3月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