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和内蒙古锡盟太仆寺旗恶人对我的迫害

更新: 2017年07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6日】我叫赵素琴,女,41岁,得法前患有严重病毒性心肌炎,二尖瓣闭合不全,乳房肿瘤等疾病,痛不欲生,四处求医。

1999年2月中旬,我喜得大法,学法炼功一个星期病状神奇般的消失,对于一个长期病魔缠身的人来说,无法用语言表达对恩师的感激。我知道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才明白生命的珍贵和存在的意义。正在这时,99年7.20电视等谎言宣传,真象当头一棒,整整一个月我才冷静下来,重新对照电视审查自己的思想,重新拿起《转法轮》与其对照,最后落到自己身心的变化上,事实证明法轮功是好的,强身健体没有错,做好人没有错。我知道了我师父是被冤枉的,做为一个明白真象有良知的人,在师父与大法遭到诬陷时能不站出来讲真话吗?我在向人们讲法轮功真象时,于2000年11月24号被江苏省苏州市友联派出所绑架,送苏州第一看守所,以下是长达一年半在看守所的被迫害经过:

我被送進江苏省苏州市第一看守所502监室(重刑犯监室),房间很小,监室窗很高,把我们炼法轮功和刑事犯关在一起(有杀人犯、卖淫女、吸毒犯、经济犯、盗窃犯等),夏天人多的时候,关了20多人,空气沉闷,给我精神造成的压力无法用语言表达,挨着我睡觉的是一个患有严重梅毒性病的女犯人。

第一个星期提审我时问为什么要发传单,我善意对它们讲“我是在说真话,法轮功是好的,请政府从正面了解法轮功,还我师父清白,并给我师父恢复名誉,释放所有的被无辜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给我们一个和平的、合法的炼功环境。”一个月后,它们就给我下了逮捕证,就这样它们把我视为顽固分子,开始了长期的关押迫害。

关押中,给我上杀人犯的重刑、脚镣等,强迫我吃激素,5、6个狱医、狱警、刑事犯把我按在地上强行注射不知名的针剂,使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不良反应,身体衰弱,出现大小便失禁,行走困难。恶警不让我和其他人说话,女管教尤红梅,多次用恶毒的语言侮辱我,并给我念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搞乱我的思想,说我马上就不行了要走火入魔等等鬼话,诬蔑师父和大法。不久它两次遭到恶报,一次是出车祸导致不能行走,一次是保温杯爆炸手受重伤,它还问我是不是报应,这是我亲眼所见。

迫害中,我被强迫长期坐板床,一天长达13个小时,严管时,一个月不让下地行走。2001年4月中旬时,我感觉行走困难,到8月时更加困难,腿和胳膊肌肉出现萎缩,眼睛看不清东西,耳朵听不清声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从此我不能行走和站立。

2001年10月中旬,江苏省苏州市虎丘法院开庭,它们没有通知我的家人,而其他人都通知了,我已瘫痪,是被两人架上法庭的,非法判我八年。法院通知可以办保外就医,实质上是在走形式。

2001年11月前后,我自己出钱在苏州市第四人民医院做了核磁共振,它们不告诉我和家属检查结果。看守所管教尤红梅突然通知我,上山(南通女子监狱)服刑,还扬言我是没病装的。

2001年底,看守所把我和其她两名大法弟子送到江苏省南通女子监狱服刑,这时我已经完全不能生活自理,被退回看守所因我的血压很高。所内怕出现问题而承担责任,不停地让我吃降压药,我的脉搏每分钟跳125次,持续一年之久,让我吃激素,我被折磨得不象人样。在我身体最差的时候,它们怕我出问题,给我戴上腿镣,一戴就是20天。后来,脚镣神奇般的自行脱落,它们还向犯人调查了很久,最后不了了之。

事隔一个月,它们第二次送我到南通女子监狱,再次被退回,看守所也知道我有生命危险,它们怕担责任,往出推我,可苏州市610办公室死不放人,又第二次做了核磁共振,同样它们没有把结果告诉我及家人,并且从此严密的封锁了我的一切消息。过年时连一张明信片都不让寄出去,再三调查我写的东西,一天天的拖延着时间,家里的人根本不知道我的一切情况。

直到2002年4月,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难,这时管教告诉犯人说:赵素琴一有事,马上报告。24小时的叫犯人摸我的脉,这时它们才通知家人接我出去,以推卸责任。

我回家后每天都在死亡线上挣扎,突然一天发生异常状态,呼吸困难,大小便失禁,全身是黑的,危在旦夕。我在死亡线上挣扎了一个星期,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只有我心里明白。以后找到专家医生说,这种情况能活下来,是医学上的奇迹,按医学讲,只有往下发展,直到缺氧窒息,不可能恢复,并且问我用的是什么药,其实我什么药都没用,在这过程中,我只有一个信念:我不能死,我要修炼,我念着“师父……”

在关押期间它们不许我练功,给我上杀人犯的重刑。刑具非常残忍,24小时不能动。四肢被固定,上身在腰间缠一条12公分宽,厚约1公分的硬皮带,把两只手在腰间一边一只用铁铐固定在腰带上,不能做任何事情。下边两脚被用铁铐死死铐住。铁环直径约16公分,还带很重一个铁块,用铁铐的铁链把两只脚连在一起,只有半步长固定在板床上。不能动一动,24小时坐在板床上,吃喝、大小便完全要犯人帮着。不能正常睡觉、翻身。一个星期后才给我松开。

2003年5月26日,我又一次被内蒙古锡盟太仆寺旗公安国保大队绑架。从江苏省苏州市回到内蒙古家乡。它们也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长期進行监视:这天我在我妹妹的服装店内看书,内蒙古保昌新华派出所恶警胡晓东突然闯入(这是第二次)要我交出手中的书。之后,他看后一个电话叫来了公安局国保大队赵宝明,曹毅等人,不出示任何证件,曹毅带头便在店内乱翻,并且强行绑架我到公安局。

审讯时,强迫我坐铁椅子(刑具的一种),我不配合,赵宝明气急败坏的强行与其他警察把我塞進了铁椅子:过程中我的脚心、胳膊、后背多处皮下淤血,当即在铁椅子中出现抽动,休克状态。它们赶紧送我到医院,不经检查6名公安把我摁在病床上往下脱衣服,准备注射药物(我隐约听到又是什么关于神经方面的药,说不能动一点,往脊髓注射的)。我便提高声音,强烈制止迫害。因病房内有许多住院的病人,我声明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已经把我迫害成这个样子了,还想迫害,如果我有什么事,你们就是凶手,包括医生。这时医生一听犹豫了一下,转身就走了。它们只好把我抬回公安局。2天后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抗议它们对我的迫害,绝食绝水。到第四天看守所怕出人命,看市给我强行输液。把我(它们指使犯人动手)用一寸粗的绳子将我的两脚分开成大字与板床固定,又把两手一边一只向两边拉开向上死死固定,由于我不配合它们,不停大声喊、抗议强行输液,药水流到了外面。我整个胳膊上部变成了黑红色。我绝食到第6天,警察开车把我送回了家。我在母亲家两年来,被宝昌公安局长期监视、电话被非法监听,经常因为串线外面有事打不進电话。严重的干扰了家人的生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