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教养院迫害纪实(图)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6日】锦州教养院位于锦州市城区西北角、锦朝路和松坡路的交会处、六厂王屯小区的东临。


锦州教养院正门

这就是锦州教养院。从1999年10月第一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教养,到2000年10月,差不多一年时间,法轮功学员都分散在各个劳务大队参加苦役劳动,都是非常繁重的体力劳动,挖电缆沟或者在粮库运粮。教养院从中捞取了大量钱财。

法轮功学员只是炼功锻炼身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因为坚持信仰、向政府说句真话就被教养。实际上这场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完全是出于江××的小人妒嫉、权力欲望造成的。法轮功学员完全都是无辜的。

在教养院各个劳务大队里,法轮功学员受到恶警和犯人的殴打。大法学员闫利在二大队被犯人金伟用铺板打伤;李洪成在新收大队肋骨被打折(这件事与恶警张海平、金福利有直接关系);石忠岩在五大队耳朵被打穿孔;李凯的手指被恶警高阳用烟头烫焦糊……

2000年8月,锦州教养院针对法轮功学员在新收大队设立了“严管队”。

因为被打、被烫伤,2000年9月,法轮功学员联名写信给教养院,要求处理违法干警。教养院对残害事件不理不睬。2000年10月4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罢工,结果被教养院“强制管理”,遭到拘禁,强迫听诽谤录音。

2000年10月中旬,辽宁省司法厅常务副厅长凌秉志带着马三家的七个犹大来锦州迫害大法弟子。在教养院办公大楼里,犹大采取欺骗恐吓的办法引诱学员写保证书、放弃对残害事件的追究。

2000年10月16日上午在教养院五楼会议室,凌秉志和马三家的犹大在会上先后发言。法轮功学员抵制谎言欺骗和迫害,数名学员起身要求退场。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利亲自下令,将坚持信仰、不接受洗脑的学员全部送入“严管队”。2000年10月16日下午4点,张海平在“严管队”命令警察刘铁林对不背监规的大法弟子進行电击。左中右、闫利、刘永生、刘立涛、王贵令等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大法弟子在“严管队”被体罚坐凳,绝食的学员每天从早上6点一直坐到次日凌晨2点,由刑事犯轮班看守。

2000年11月1日,锦州教养院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马勇任大队长、冯子斌任教导员,副大队长李松涛,其他队长有张加彬、杨廷伦、张春风、吴东、韩建军、赵永利、穆锦生。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从新收大队转到二大队平房。


这是从平方正门看

这是从关押大法弟子号房的走廊看

这就是二大队平房,法轮功学员都关押在左图中右侧的这趟平房里。右图是站在走廊拐角位置观察“号房”的情况。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关押了一个月,然后搬進前面的三层楼里(后来这里成为恶警迫害学员的酷刑室)。

在二大队平房,坚持信仰的学员继续被体罚坐凳。在晚上有的学员遭到了犹大的长时间车轮战围攻。11月中旬,学员提出要拿回保证书、声明保证作废。恶警马勇、冯子斌、李松涛等人立即向学员施加压力……




这是从二大队正门看

2000年12月,在教养院及二大队的周密部署下,法轮功学员从平房搬進前面的三层楼里。学员被分级管理,写过保证和新来的学员被安排在二楼。思想坚定的学员被安排在三楼。

这是从3楼东侧看

这就是三楼。图中左侧是值班室,右侧是楼梯,铁栅栏里面是关押学员的“号房”。

这是穿过铁栅栏看三楼的情况。走廊左侧(南面)是1、2、3、4四个“号房”,紧里头是会议室(教室),走廊右侧(北面)从里到外依次是5、6两个“号房”、洗漱间和厕所。


这是从门往窗户看

这是从窗户往门看

这就是关押学员的“号房”。学员每天都被长时间体罚坐凳,从早上7点至晚上9点。有刑事犯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守。教养院完全是封闭式的管理,对外面严密封锁消息,不让法轮功学员接见家属。在窗户上安有百叶窗(死页窗),人通过百叶窗只能看到一点天空,而看不到楼下。因为安装了百叶窗,房间里光线很暗。在门玻璃上挂有一个布帘,每当二楼的人从走廊经过去会议室,或者来人采访时,布帘就撂下来,不让人看见。每个房间里都安有监控器,时刻监视学员的坐凳情况。

在走廊铁栅栏门前有队长值班。透过铁栅栏可以看到正对着走廊的监控器。这里的百叶窗、铁栅栏、监控器都是后安的,是为了迫害学员而准备的。教养院仅安装监控器一项花费了几十万元,都是上面拨款。

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利经常到二大队检查监督。它们对刑事犯训话时说:“法轮功说你好,我就给你加期!法轮功说你坏,我就给你减期……”(唆使犯人打骂学员),通过这一件事就不难看出教养院是如何对待学员的。刑事犯每天都要向队长汇报情况,并填写值班记录。恶警经常给他们开会,下达指示和任务。

2001年2月中旬,在三楼发生了强行分房事件。教养院管理科、教育科出动近20名干警,将三楼二房内的五名学员强行分离,拆散以后单独進行迫害。(这五名学员是:石忠岩、闫利、王玉清、王贵令、荣刚)石忠岩后来被弄到一楼铐在大铁椅子上;闫利被送進“小号”;荣刚被弄到二楼(后来遭到了酷刑折磨)。大约20天左右,这些调来的恶警才撤离。

强行分房以后,教养院对内部人员進行了调整,多余人员被分到二大队。至此,二大队人员名单:马勇、冯子斌、李松涛、杨廷伦、张加彬、张春风、吴东、韩建军、赵永利、穆锦生、穆怀生 、刘新、闫国升、周济耀、韩光宪、高文昌。


这就是三楼会议室(教室)。二大队恶警在这里逼迫学员宣读保证书。在这里也发生了有线电视台记者采访;外来人员参观检查;犹大围攻洗脑等等事件。2001年3月14日,教养院邀请石化公司工人冯守民到这里進行所谓的演讲,为这场迫害捧臭脚。面对“假、大、空”的卑鄙言论,学员荣刚毅然离开会场。恶警李松涛、马勇将荣刚带到一楼,铐在大铁椅子上,并指使犯人孙维臣用马甲将荣刚的嘴勒住,然后实施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荣刚身上被电棍严重灼伤,脚趾被恶警用皮鞋踩出血。

2001年2月、3月,二大队开始尝试对学员用刑。他们不敢公开使用,怕别人知道,所以都把人弄到背地里去。有时在一楼紧里头的空房里,把人的嘴堵上用刑;有时在后院平房用刑。二大队有一把大铁椅子,用刑的时候,把人按在上面用铁环铐住手脚,使人无法动弹,然后用几根电棍长时间电击。

案例简述:

肖鹏,男,29岁,锦州市义县九道岭大法弟子,兽医。2001年3月,二大队恶警马勇、冯子斌、李松涛、杨廷伦等人在一楼和后院酷刑室,对肖鹏先后数次用刑,肖鹏的胸、腹、脚心等处遭受长时间电击(胸腹皮肤被电焦糊)。几度折磨之后,肖鹏精神失常。2001年4月11日,肖鹏被送回家。2002年6月,肖鹏在精神失常状态下,于家中去世。年仅30岁。

刘永生,男,25岁,锦州市义县大法学员。2001年3月28日,恶警冯子斌、李松涛、张加彬三人将刘永生带到后院平房(酷刑室),铐在铁椅上,三人同时施刑。恶警李松涛还将刘永生的裤子脱到膝盖处,用电棍电击其小便。刘永生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刘品,男,29岁,锦州市太和区孙家湾农民。2001年2月,刘品被恶警杨廷伦骗到一楼,经历10余天的犹大围攻,又被恶警长时间罚站罚蹲。遭到恶警马勇、李松涛等人的毒打和电击。2001年3月,在后院平房(酷刑室),李松涛手拿两根电棍,恶警吴东手拿一根电棍,对刘品的头部、颈部、前后心及脚心等处长时间進行电击。刘从铁椅上下来时,已不能走路。

荣刚,男,35岁左右,锦州港务局工程监理。2001年2月发生强行分房事件以后,被弄到楼下遭到犹大的围攻。2001年3月14日,石化公司工人冯守民在三楼会议室進行诽谤演讲。荣刚为抵制谎言,毅然离开会场。在一楼荣刚遭到恶警马勇、李松涛二人的长时间电棍电击并被长时间罚蹲。晚上9点,再次遭到电击。

赵连权,男,30多岁,被恶警长时间电击导致昏迷。

2001年3月×日(3月末4月初),学员们在操场上放风的时候,刘永生在大楼门口向学员们求救:“功友们,救救我吧!它们往死里打我呀……”。当时操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刘永生被恶警拖走。4月份,刘永生头戴安全帽被“刑事犯”姜志鹏、×××两人夹着从走廊走过。

2001年5月,二楼学员大量“反弹”,坚持信仰的学员都被弄回三楼。


这是二楼,左侧是值班室,右侧是铁栅栏,恶警和四防就在铁栅栏门前值班。

这是站在走廊看二楼情况。左侧(南面)是1——6六个“号房”,右侧(北面)从里到外是7——10四个号房,然后是洗漱间、厕所。

在二楼经常发生“犹大围攻”事件。恶警李松涛利用犹大对大法学员進行长时间围攻,流氓式地软磨硬泡。这是严重违反法律的行为,充分暴露出二大队恶警马勇、冯子斌、李松涛等人的阴险和卑鄙。在二大队,每个学员都遭到过犹大的围攻,还不止一次。


这就是一楼,左侧是铁栅栏,右侧是楼梯。一楼的结构与二楼基本相同,走廊南面是监控室、两个办公室、三间空房。走廊北面是:厕所、洗漱间、接见室、三间空房。恶警利用犹大围攻学员;对学员罚站罚蹲;电棍电击学员都发生在这里。

2002年过完年以后,二大队恶警开始叫犯人天天给学员念报纸念书,都是颠倒黑白的诽谤言论(从此以后一直都是这样)。法轮功学员们都非常反感,对这种迫害進行抵制。数名学员因此被打、被反复送入“严管”(2002年2月—8月)。2002年3月,二楼写过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保证作废,恶警马勇因此免去大队长职务,由韩利华接替马勇的工作。2002年2月,刘新调离。而后,才永杰、康国新、王建国三人先后来到二大队。发生“集体声明”以后,教养院将刑事犯的人数逐渐增加到20人左右。2002年4月,恶警冯子斌、张春风向法轮功学员卖期,1500元一个月。

2002年8月,二大队警察名单:韩利华、冯子斌、李松涛、张加彬、张春风、杨廷伦、闫国升、韩建军、韩光宪、穆锦生、穆怀生、才永杰、康国新、王建国、赵永利、高文昌、周济耀。

2002年8月26日,三楼的法轮功学员开始被恶警单个拉到一楼。随后就传来电棍放电时的啪啪声。二大队恶警冯子斌说:“省里统一召开了一个电话会议:各地同时行动,進行强制转化。”从此以后,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疯狂的迫害。

恶警们在一楼北侧阴暗的空房里设立了两个酷刑室,由教养院政委张海平、副院长金福利、陈利刚等人亲自坐阵指挥。恶警张海平在9月份几乎每天晚上都来到二大队。它们给每一名恶警都分派了指标和任务。并且表示:多发奖金;提供免费工作餐;哪个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写保证的,哪个班就多发钱;转化一个法轮功多少元;犯人可以得到减期。

在恶警张海平、金福利、陈利刚等人的亲自督促带领下,恶警和刑事犯都非常的卖力。冯子斌、李松涛、张加彬、杨廷伦、闫国升、张春风、王建国、才永杰等人成为这场迫害的主要打手,杨庭伦、张春风因此被提为副大队长。

在酷刑室里,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强行戴上手铐和安全帽,然后用桌子斜放着把学员堵在墙角,站着。两名恶警一名犯人为一班,恶警三小时一换,犯人六小时一换。学员被强迫观看诽谤录像,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不许低头或闭眼。刑事犯就站在桌子前面,手拿铺板或电棍,只要低头或闭眼就打或电击。恶警和刑事犯就这样轮班看着。从24小时到48小时,再到72小时……当学员坚持不住时,他们就大打出手,并用电棍电击学员的头部、颈部、前心、后背、胸腹、小便,电遍全身,迫害不止。


这就是迫害学员的酷刑室。学员被恶警用桌子挤在墙角(身旁有一个小柜),在桌子上摆着电视和VCD,刑事犯就站在桌子前。恶警一会坐在椅子上,一会坐在桌子上,时而问话、时而叫骂、时而动手。如果这种方式不好使,他们就把学员铐在大铁椅子上。采取的迫害方式与前面相同,但是电棍用的就多了。

案例简述:

张宝石,男,46岁,锦州市金城造纸厂职工,在一楼酷刑室被恶警罚站四天四夜,铐在暖气管上用四根电棍电击,怕他叫喊,还给他戴上嘴撑子。从一楼回来时,脸都变形了,全身都是焦糊的气味。

李中杰,男,41岁,锦州人,在二大队被恶警用各种姿势吊在铁凳子上。每天从早上5点吊到晚上9点,晚上铐在床上。吊着坐了6个月时间,屁股都坐烂了、流脓淌血。数次遭到韩利华、李松涛、冯子斌、闫国升、杨廷伦、韩建军、张春风、赵永利等人的迫害。有一次被连续迫害5天4夜不让睡觉。2003年3月31日,恶警冯子斌把李中杰带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指使刑事犯马庆九、沈闯、焦志华、安庆忠、郭伟斌等人对李進行毒打,长达一个多小时。用板凳打、用手铐子砸,头被打起大包,嘴唇被打出一个大口子,全身都是伤。后来被马庆九用打火机把左手大拇指烧焦。

胡凤奎,男,63岁,家住锦州市榴花南里。韩利华、冯子斌、张春风、李松涛、张加彬、杨廷伦、穆锦生等几名恶警把老人铐在暖气管上,轮番進行折磨。2003年3月胡凤奎不堪忍受迫害進行抗议。恶警闫国升恶狠狠的对其说:“院长开会说了,只要打不死,打伤打残都没关系。”同年10月遭到张加彬的电棍电击。

霍银山,男,47岁,林海市余积镇农民。在一楼酷刑室霍银山被恶警强行戴上安全帽,双手倒铐在身后,然后用桌子挤在墙角,长时间罚站,不许闭眼、不许睡觉……电棍随时配合使用。2003年3月,霍银山被恶警李松涛带到一楼,把其双腿盘上,用绳子捆紧,吊起来。李松涛、张春风、张加彬、杨廷伦等人还轮番在其腿上踩,霍银山几乎昏过去。

2002年10月17日,邱文涛、佟新、曹立宏等八名学员写了一篇“不要再向学员施加暴恶”的文章。恶警冯子斌和杨廷伦二人将邱文涛、曹立宏带到新收“严管队”一顿毒打,然后又命令刑事犯一顿打……4天以后二人被接回。邱文涛60多岁,被打得半年多一直咳嗽。如果说2001年教养院对学员的迫害都是在背地里進行的,那么在2002年对学员的迫害则完全是公开的。一楼电棍“啪啪”直响,而恶警在二楼三楼走廊里,走来走去向学员叫嚣……

恶警恶言记录:
杨廷伦:就是把你们拖垮了。
穆锦生:要把人揉熟揉透了。
王建国:谁不服?下一楼!
闫国升:院长(张海平)说了,只要打不死,打伤打残都没关系。
冯子斌:不转化,就让你们烂在这里!
恶警们谈话:过去我们试过,一般人通常只能坚持三天时间,超过三天以后这个人就有可能精神崩溃失常,所以整三天三宿以后让人歇一天,然后接着再整……

2002年8月—2003年4月30日,参与迫害学员的恶警名单:
张海平、金福利、陈利刚、韩利华、冯子斌、李松涛、杨廷伦、张加彬、闫国升、王建国、韩建军、张春风、才永杰、穆锦生、穆怀生、韩光宪、赵永利、高文昌、周济耀。

刑事犯恶人名单:

郭伟斌、王磊、沈闯、苏云锦、孟凡勇、沈玉庆、李忠信、穆双久、王秀良、王静、龚福祥、安庆忠、张会东、焦志华、尹杰棉、

被迫害学员名单:王玉泉、陶猛、方野、张宝石、刘常平、蔡玉波、刘永生、石忠岩、刘成、邱文涛、霍银山、曹立宏、李勇、王立新、那全杰、佟新、尹群、李汉宝、王朝志、何尚钦、赵博峰、左中右、张玉安、史宝东、史常青、张鹏云、冯云刚、胡凤奎、王舟山、王贵令、张旭东、梁刚、郭仲民、郭伟、魏立国等学员。

2002年12月—2003年1月,各地区恶警汇集马三家教养院,张海平、李松涛、张春风、王建国、杨廷伦等一行几人前往马三家迫害学员。20天后恶警返回。

由于学员不是真心转化,所以很快就纷纷提出声明。恶警就继续把这些学员带到楼下迫害。2003年3月,由于王贵令抵制迫害,后在医院走脱,恶警大队长韩利华被免去大队长职务,调离二大队,恶警冯子斌暂时代理大队长职务。

2003年3月4月,二大队在二楼6室、7室设立两个“严管房”。同时在二楼单设一室,用来殴打学员。在恶警的暗示下,刑事犯对提出声明的学员大打出手。

2003年4月26日,石忠岩在教养院被迫害致死。具体详情请参看明慧网的报道。

2003年4月30日,二大队从三层楼转移到教养院大院。这场为期长达八个月的迫害才临时停缓。

2003年5月1日,白金龙接任大队长。2003年7月,法轮功学员刘永生从医院走脱,冯子斌被免去教导员职务,甩到其它大队,并被罚款5万元。

2003年12月5日,李厚玉、李松涛、张春风、周济耀、韩建军等人,带着自己在锦州迫害大法弟子的常用工具(手铐、电棍、安全帽)再次前往马三家教养院,12月26日(21天后)返回。每人得到奖金300元。据恶警讲:在马三家看到了王素云(大法弟子,原锦州教养院女警),他们没有动她……从恶警的话中我们可以判断,他们到马三家很可能是迫害在那里的锦州老乡。

这场由江××个人发动的镇压善良民众的运动还在继续着,一些不法之徒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继续麻木的干着伤天害理的事情。正告还在参与迫害的恶人:你们的犯罪事实已经被记录在案(法网恢恢网站),终有一天你们会受到法律的追究和制裁。江××和它的几个打手已经被多国起诉,等待它们的是法律的审判。到那时你们也是罪责难逃。赶紧悬崖勒马,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善待大法学员,将功补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