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常德市退休职工自述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7日】我叫文惠英,是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航运公司退休职工。只因为我信仰宇宙大法“真、善、忍”做好人,无端的遭受江泽民一伙流氓集团残酷迫害。自1999年7.20以来,我多次被抓、被关押;2次被非法判劳教;现有家不能归,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

一、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修炼大法前,我是我们单位众所周知的药罐子。身患多种疾病:脑血管动脉硬化,哮喘,子宫瘤,心律不齐,十二指肠球炎,胃病,四肢冰凉麻木、疼痛等。长年在病痛中煎熬度过,简直是生不如死。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得法,走上大法修炼之路。通过学法炼功,心性得到了升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从此远离了病痛,身体得到了健康。我切身体验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然而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于1999年7.20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从此,各级政府与单位不准我们去公园炼功,在家炼也不允许;禁止我们学法,强迫大法弟子交书;无故剥夺我们做个身心健康的好人的权利。

二、坚持信仰讲真象遭受迫害

为了说明法轮功真象,为了信仰“真、善、忍”,为了赢得自由学法炼功的环境,大法弟子走上正法之路却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以下是我近5年来的正法经历与遭遇。

1、 我为什么要進京上访

2000年正月的一天晚上,我与十几个同修一起在一同修家学法,被桃源县公安局政保股、漳江镇派出所抓捕。我们分别被非法关押在县拘留所与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26天,家人被勒索现金3000元。被抓时,我们本着善心给警察讲真象,讲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的道理等。他们说镇压法轮功是中央的决定,我们只是执行决定。出来后,我又逐级找我们单位的领导、县政法委,他们都说是上级的指示,我们没办法。由于我向领导反映情况,县里开始给我和我家庭施加压力,县经委、县交通局、航运公司、联通公司(我丈夫所在单位)4个单位对我进行“帮教”。还把我丈夫叫去表态,并对他施加压力。当地不许我讲真话,只有去北京上访,告诉中央领导:法轮大法好!镇压法轮功错了!

2、两次進京上访的遭遇

2000年7月19日,我和同修刘冬仙(桃源县红十字会医院医生)踏上了進京上访之路。然而,事实完全不是我所想象的。我们上火车还没到湖南岳阳,就遭乘警盘问、监视。一到北京西站就被送到了湖南常德驻京办事处。第二天,我们就被桃源县卫生局、红十字会医院,青林乡派出所(因为还有一位青林乡的同修進京)的人铐上双手押回县看守所关押。我们身上带的1000多元现金被搜走。我被转到拘留所关押了1个月,而后对我实行监视居住。

2000年春节前(腊月十八),他们怕我進京上访,把我从家里骗出(说是办学习班)送常德戒毒所关押(同时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约有五、六十名)。我以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后生命垂危被放回家。回家后,我与同修刘冬仙再次進京上访,大年三十在北京被抓押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当晚,我俩受尽折磨:遭恶警的电棍电;犯人的拳脚打;头被抓住往墙上猛撞;还被扒光衣服淋冷水等等。第二天,我们被湖南常德驻京办事处接走。第三天,桃源县红十字会和我们单位领导还有我弟弟(是我们单位领导要他来的,就是要我们家出钱。这次我家拿出10000元)带着铐子再次把我们押回关進了县看守所。我和同修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到第八天,看守所把我俩送去红十字会医院打吊针。我继续不吃不喝,才被送回家,由公安与单位派人24小时监控。在家一个星期后,我身体稍有恢复,又被关押到拘留所。我继续绝食被送回家受24小时监控。又一星期后,说是办学习班,结果把我绑架着送往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劳教。

3、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遇野蛮灌食

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在江泽民与邪恶的610操纵下,是真正的人间地狱。自2000年以来,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宇宙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他们运用武警、特警及大量管教队干警与服刑人员,千方百计迫害大法弟子。采取的主要手段是“车轮战术”:轮番把法轮功学员放在所谓的“转化队”“严管队”“坚定队”“生产队”“禁闭室”等折磨。

到2000年6月,见大法弟子不屈服,为了加大迫害力度又由省劳教所蹲点的赵所长(赵X岳),白马垅副所长赵桂保,指导员丁采兰等歹徒阴谋策划成立了野蛮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的“攻坚队”,任命郑霞为队长。此后,迫害不断升级。在4年的残酷迫害中,这里已有6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多人致残,数以千计的大法弟子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摧残。

2001年2月,因進京上访我被非法判劳教2年進入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后,他们对我实行的迫害有:不许睡觉;罚站;手铐;拳打脚踢;电棒电嘴、腿;罚坐小板凳;强行用竹筒、皮管野蛮灌盐水、冷水、稀饭等。他们强行野蛮的灌食并非出于人道――挽救生命,而是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是对大法弟子的摧残与虐杀。我被灌食时,牙齿被撬掉了两颗。2003年3月,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他们残暴的将我们一个个压在地上强行灌食,长沙市大法弟子左淑纯(40多岁)当场就被他们强暴灌食死亡(明慧有报道)。事后他们造谣说其患病死亡。我绝食抗议期间,他们每天给我强行灌食,一天两次。都是由男女特警与吸毒犯人7、8人强行将我压在地上或者是用铐子铐在床上,把鼻子捏紧,把嘴撬开(我的牙就是这样被撬掉的),将6-7寸长,直径1寸的竹筒插進喉部,将一次性塑料袋装满稀饭一次全部倒入竹筒内,捏紧鼻子不放松,不能呼吸。这时人的感觉是心闷头昏、四肢麻木乏力,几乎就要死去一样。记得有一次(2001年的8月份)女恶警方××(当时才18岁)用布条将我四肢紧绑在床上,用竹筒给我灌浓盐水、稀饭、冷水。一连灌了7杯,水直往外冒,她还不停的灌,并说:“白马垅人多,水多,就是要你难受。”还不许上厕所,我整个身上都是盐水、稀饭、水、尿。还有一次(2002年11月份),在株洲化工厂医院(白马垅劳教所定点医院),男特警潘××伙同医院护士长及吸毒犯人给插皮管(插入鼻孔灌食)。他们将我四肢铐在床上,几个人压着我,把皮管插入鼻孔,插得我鲜血直流。插了8根还不罢休。并说:“非要插進去,看是你能还是我狠。”一连插了9根管子,我流了很多血。下午3点又接着插。我就是这样在白马垅劳教所被关押了1年9个月,日日夜夜遭受非人的折磨。直到我生命垂危时,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通知我家人办好手续来接人。我家人拿着通知找到桃源县610办手续,610办不答应接人,却要我家人到单位交钱。就这样,家人到单位交了3000元,在白马垅又交了2000元,才于2002年11月22日把我接回家。

4、丈夫无辜被关押,我再度被判劳教

2003年3月25日,我向世人讲真象送真象资料被举报,遭到桃源县公安局国安股文承广等人的跟踪。次日,我发放真象资料时被抓。丈夫遭株连,无故与我一同被抓。恶警对我们一阵拳脚之后,把我们强行押上车送入拘留所。他们提审我丈夫,逼他供认送资料的事。我丈夫没有修炼,也不知我送资料,承认什么呢?无奈之下,逼他交2000元放人。后经亲友关系交了1000元。文承广收了钱连白纸条都没打一张。就这样,我丈夫无故被关押了两天还被勒索了1000元。我则继续被关押。文承广非法提审我时,给我淋冷水,穿着皮鞋踩我的脚(我当时是赤脚,后来两只脚的大指甲都脱了)。文承广还恶狠狠地说:“关死你。”我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到第七天,生命垂危时,他们把我放回家。同年4月他们又非法判我劳教1年半,并再次强行送往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因体检查出有心脏病,肝功能衰退,劳教所拒收。他们又把我关押在县拘留所。我绝食3天后被放回家。

我回到家后并没有安宁的日子。桃源县610办公室现任头目周桂成及郑云清,县公安局国安股头目文承广,县交通局罗××与航运公司陈运江不时上门“谈话”、施加压力。县国安还对我实行监视、跟踪、蹲坑,有时半夜闯入家中骚扰,搞得我家无宁日,整个桃源县邮政职工宿舍楼也不得安宁。

5、在常德市洗脑班再遭灌食摧残

2003年11月20日上午7点多钟,桃源县610办公室头目周桂成与郑清云,我单位陈运江到我家说是要送我去宾馆办学习班。我不肯去。他们说:“不去也得去。刘冬仙不肯去,最后动用警车还是去了。”(刘冬仙是在2003年11月18日半夜被他们动用警车破窗从家里绑架去的。刘冬仙住在红十字会医院宿舍3楼。)就这样,我被他们强行送往常德市转化班关押。常德市转化班是直接由常德市政法委与610办主办的,是常德邪恶至极的地方。在那里,他们不许我睡,也不许我坐,要我长久的站着。我绝食抗议,遭强行灌食。他们每次给我灌食要动用十几个恶人,捏鼻子、撬嘴,把我四肢捆绑,还用恶人压在我腿上,让我不能动弹。他们将矿泉水瓶子口强行放入我口中,在瓶底开个洞,将“十滴水”先灌入瓶内,再灌稀饭。有一次,我被他们灌了4瓶“十滴水”,他们还说这是健胃的,是为我好。我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了他们也不放人。硬是关满了他们定的一个月期限还超过了2天才放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如此卖力迫害我,是因为我们单位给了“转化班”几千元钱。

6、终因坚持信仰,被迫流离失所

2004年4月20日上午,我从外面回家,遇到县610办恶人周桂成、郑清云,县公安局国保股2恶警与我单位恶人陈运江在邮政职工宿舍院内等着抓捕我。我当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修炼无罪!还我师父清白!给围观的世人讲真象。恶人郑云清就气急败坏的打我耳光,另一恶警则反绑我的手。围观群众看不下去了就上前阻止。恶人们就连打带拖的把我推進车内送往拘留所关押。我绝食抗议,第三天正念闯出拘留所。现我有家不能归,在外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家中有八十岁的公公需要照看,我丈夫身患腰椎盘突出等病,生活自理都有困难,儿子又在外地打工,家里需要我照看,老人需要我照料,而我却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

三、呼唤人间正义

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我们师父自1992年开始在中国讲法传功以来,深受广大群众的欢迎。曾获国家“边缘科学进步奖”,被评为“明星功派”。乔石等经调查曾作了“法轮功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现法轮大法已传遍世界60多个国家(地区)。得到各国政府和组织的褒奖1000多项。全世界各国人民和正义之士都在关注和声讨江氏集团对中国法轮功修炼群众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因为这是对人权、良知和基本人性的践踏。江泽民已被告上国际法庭。

善良的人们啊,父老乡亲、亲朋好友、同事邻居们,请你在百忙之中,饭后茶余关心发生在你身边的轰动全球乃至宇宙的这件大事――了解法轮功真象!不要说与你无关。因为这恰恰是关系到每个人生死存亡,性命攸关的大事。善恶有报是天理。乌云不会永远遮住太阳。法轮大法奇冤总有大白天下的一天。宇宙的真象不久就会显现在人间。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为了你,为了你的家庭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请你相信一个大法弟子的忠言。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附:湖南省桃源县部分恶人名单:

周桂成,县610办公室头目,男,40多岁
郑云清,县610办公室人员,男,50多岁
县610办公室电话:0736-6633610
文承广,县公安局国保股头目,男,30岁左右。国保股电话:0736-6622312
陈运江,县航运公司书记,男,51岁。县航运公司办公室电话:0736-662349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