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里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7日】我孤身一人抚养两个儿子,生活不容易。我学了法轮功以后,处处按“真善忍”标准教育孩子。2002年6月12日晚8点,江滨派出所的恶警:指导员、郑伟民、杨京明迫害我,到我家乱搜,把三本《转法轮》抢走了,我也被抓到派出所。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杨京明当场把书弄坏了,说我态度不好,把我铐在铁椅子上,手被铐着,我心里一点也不怕。早上也不给我饭吃,还拍了照片,后来恶警又到我家大搜了一次,什么也没搜着,就把我送到看守所里。在看守所,恶警使用“小白龙”(一种刑具)随便打大法弟子。

后来,我被判劳教二年,关押到哈尔滨戒毒所。在哈尔滨戒毒所里,那些恶警披着伪善的外衣,做着残忍的事情,利用劳教人员强行转化大法弟子。他们费尽心机的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弄来一些反面教材逼着大法弟子看。“关淑云杀女一案”中的那些人都不学大法,是做传销的,事情出现后就往大法这栽赃。他们坏话说尽、坏事干绝,转化班天天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11月12日晚,他们的“攻坚战”开始了:把大法弟子的衣服脱光,让刑事犯用电棍乱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头发被剪的短短的,几十名大法弟子被打伤,有的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有的阴部被打坏。轻的一个星期才能下地,重的半个月以后才能下地,有的至今走路腿脚不便。有一名大法弟子被电的不行了,后来送医院抢救,三天以后就死去了。

孙垂连是宁安市人,今年29岁。她因为学法轮功在山东被抓,又转到哈尔滨戒毒所继续迫害。孙垂连能下床以后仍然不配合邪恶,恶警用更残忍的手段迫害她,每天强迫她从早上起床到晚上12点一直蹲着,一天两顿饭。就这样孙垂连被强迫罚蹲了近12个月,脚后跟都蹲出了筋包。后来孙垂连开始绝食抗议很多天。邪恶之徒给她强行输液,后来又把她送所外医院输液,并威胁她说:“如果你这样死了就给你上东方时空。”后来回到戒毒所后过了一段时间,孙垂连又开始第二次绝食抗议迫害。恶人再次给她强行输液,后又送到所外医院。这一次连他父母都受牵连被骚扰不得安宁。她家生活非常困难,母亲又有病,一家人靠父亲种地维持生活。她父亲被叫到戒毒所,恶人威胁他,让他签字画押:如果孙垂连死了,戒毒所不负责任。她父亲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签字,“姑娘也不要了,你们看着办吧。”后来恶人一看也没有办法,就把孙垂连放回了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