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镇江市柳鸿珍被恶警劫持进精神病院摧残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9日】我叫柳鸿珍,今年52岁,家住江苏省镇江市江滨新村10幢604。1997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和所有大法弟子一样,身心受益。

99年7月江泽民出于莫名的妒忌与恐慌,利用手中的权力,违反宪法,突然对法轮大法进行疯狂镇压。一时,所有国家机器,电视、报纸、电台、舆论充斥着谎言与邪恶,并卑鄙的捏造自焚、自杀、杀人等所谓“事实”欺骗老百姓,栽赃法轮功。在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命令下,全国上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与折磨。我先后7次被非法关进镇江市看守所,恶警还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脚镣、甚至残忍的用板铐这种刑具折磨我三天三夜,牙齿也被撬掉2颗,这还不算,恶警还毫无人性的将我关进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达两个月,使我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我想把事实说出来,让人们认清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广大法轮功学员的这场迫害的邪恶,相信,了解了事实的人们不会再无动于衷,明白了真象的人们也不会再被谎言蒙蔽。

2001年1月,离春节还有5天,一帮警察无任何理由突然闯进我家,将我头朝下脚向上拖下六楼,绑架进设在警校的洗脑班强行洗脑 。在洗脑班我不愿听这些造谣、污蔑和恶毒攻击大法的谎言,从教室里走出来,被京口区“610办公室”头目邵祥荣狠狠摔到地上,衣服撕破,全身多处青肿,左臂10多天抬不起来,当时在其他大法弟子齐声抗议下恶警才没对我继续行恶,将我关进另一教室,当晚当着所有大法弟子的面宣布将我关进看守所(目地是恐吓其他学员)。就这样非法将我关押在看守所,一关就是三个月。

一天晚上,警察将我从看守所带到派出所,到那儿一看,我的家人也在,“610办公室”的头头马玉根对我说,只要说一下放弃修炼法轮功,立即放人,他说了算,并威胁说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若再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劳教(炼功就劳教,这是什么世道?)我当即表示我是一个大法弟子,一定坚修到底决不放弃!恶徒见软硬兼施不起作用,又将我押回看守所,与此同时,一个灭绝人性的罪恶计划正在酝酿着……

隔了一天(4月4日),几个警察到看守所将我带出,我连号服都未及脱下就被送到了精神病院,押送的警车上坐着派出所所长赵福民,片警承天鸣,司机朱显光。到了医院,看到京口国保大队的邵祥荣和几个我不认识的人已等在那里,我感到莫名其妙,见了爱人一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前一天他们将我爱人、姐姐、妹妹叫到派出所,有一个“610办公室”叫张志强的也在那里。他们骗我家人说准备“放我一马”,但这样放不行,要到精神病院住院检查一下看是否有精神病,最后威胁说如不同意就劳教。家人不放心,想知道由谁带我去精神病院,得到的回答是拿2000元钱出来,其它的别问。我爱人不同意,妹妹误认为把我送精神病院只是走走形式,不会有危险,而我就可以不劳教,在恐吓、欺骗下妹妹拿了2000元给他们,殊不知一场灾难就这样降落到我身上。

恶警将我送进精神病院,那里门窗紧闭,阴森恐怖,头一个白天恶徒没有行恶,半夜里我突然被一针扎醒,我责问他们干什么,护士说是“打安定”,有谁听说过给熟睡中的人打安定的怪事?早上8点多钟我被叫到护士办公室,那儿有很多人,他们便开始以电击捆绑相威胁,用大剂量针剂注射、药片喂。丈夫得知后立即责问医生为何不经检查就这样用药,一个姓方的女医生说我这是“病”,是“炼法轮功引起的病”,不炼就好了(多么可笑),丈夫严肃的指出我没有精神病,家属有权拒绝治疗,可院方讲是公安送来的一切由公安说了算,他们也管不了。我丈夫就到派出所、京口区公安分局理论,分局竟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人送到医院就是医院的事,病情轻重、用药量大小由医院决定,我们不懂医疗上的事,也不管。这时我丈夫才知不妙,原来精神病院和公安串通好在迫害我。一位好心的医务人员还告诉我,恶警还严密监视是否有大法弟子来看我。

我在被强行用药一星期就开始出现鼻孔出血、下肢浮肿、心里烦躁、精神萎靡、昏昏欲睡等不正常状态,可医院还在不顾一切的用药,并在医生办公室黑板上写道:柳鸿珍病情严重必须吃药。我爱人得知我所受到的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后心急如焚,气愤地说,早知如此还不如劳教。这对他精神打击太大了,他爱我,可在我遭受种种非人折磨时救不了我,心情可想而知,他不停的问:这一切是谁造成的,这是什么世道啊?

被关在精神病院迫害2个月后,我身体状况迅速恶化,看着我的模样,爱人、姐姐、妹妹心如刀绞,他们一次次到分局、派出所讲理、要人,迫于压力,恶警们才勉强同意让我出院,出院时,我爱人向院方索要医疗小结、鉴定、病历等手续,可医院却一样也拿不出来。我拖着快要垮了的身体从精神病院出来,这些毫无人性的邪恶之徒还不放过,不让我回家,将我关在单位一间密不通风的小屋里,派人看管。我的身体继续恶化,即便这样,两个月后,这些恶警还是非法将我送去劳教2年。当一看到我的身体状况,劳教所怕出危险担责任没敢收,又退回看守所。为抗议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我开始绝食,结果被看守所8人(其中5人是犯人,恶警用刑事犯来殴打、折磨大法弟子是他们的惯用伎俩,在中国大陆几乎哪里都是这样)按在地上强行灌食,恶徒并残忍的撬掉了我的两颗牙齿,那时我真的快不行了……得知我遭受的迫害,爱人是又着急又伤心又气愤,加之一人要支撑这个家劳累过度,身体也很快垮了下来,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家庭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支离破碎。

就在我写这篇文章前不久,我再一次被绑架关押1个月,现刚刚获得自由。我知道象我这样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在中国到处都是,但我们依然坚信法轮大法、坚信真善忍,没有暴力没有仇恨,更不会恐惧和屈服,只是揭露邪恶,希望善良的人们与我们共同抵制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和对人权的践踏!

2004年4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