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水县小学教师刘玉敏遭酷刑折磨 丈夫被害死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小学教师刘玉敏对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典型的贤妻良母。但人到中年身体不给做主,头痛、失眠、脑供血不足、胃病、关节炎、心脏等多种疾病,多方求医问药不见好转,严重时走哪儿休克哪儿,病痛的折磨使她再无法坚持工作岗位。无奈,在这种情况下,只好放下自己热爱的工作在家治疗。

刘玉敏96年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着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浑身的病竟不治自好,摆脱了病魔缠身的痛苦。身体轻松、精力充沛、整个人都变了。年轻了、乐观了。她带着大法给予她的第二次生命重返工作岗位,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全家人修炼大法后,家庭和睦、祥和、快乐、生活幸福。

使人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竟遭到诬陷与诽谤,这么好的人群竟遭到迫害。人心向善、社会安定、人民身体健康、安居乐业,对国家对社会是天大的好事,是给国家领导造福。可是99年7. 20江泽民这个独裁恶棍为了一己之私一手发动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使刘玉敏美满幸福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2000年4月1日,刘玉敏因在俱乐部炼功,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她被非法拘留。4月7日她和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一起被关進涞水县党校。由涞水县副书记孙贵杰、公安局政法委书记刘耀华、政保股李增林、戴春杰、法院、检察院(公、检、法、司)等人员在这里展开了对大法修炼者的第二次残酷镇压。他们把去北京上访的,上访路途中的、在家的、当时在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的、给他们讲真象的,统统抓進来。警车嗷嗷的狂吼着,一会儿送来一批,一会儿抓来几个。警察手里拿着用塑料电线拧成的鞭子,铁丝拧成几股,棍子、绳子、胶棒电、棍多种刑具毒打大法学员。惨叫声,棍子打人的腾腾声从党校的小白楼里传出来。

第三天邪恶之徒开始强制转化:他们把大法学员分成三组,分别由公、检、法负责所谓的转化。刘玉敏被分到法院一组,法院副院长崔继坤叉着腰,瞪着眼叫喊着,给我跪下!说:还炼不炼?把绳子给她捆紧点儿!给我使劲捆,她回答:炼!于是啪啪一顿大嘴巴,打完后崔继坤接着问还炼吗?嗯?回答,炼!又是一通嘴巴子,她的脸肿的通红。崔继坤咬着牙说;好!我叫人好好收拾你们,接着就来了一大帮恶人,把刘玉敏与几位同修拖到楼下,那时正值晚上七八点钟,直到深夜一点才被拖上来,人被打的快不行了浑身是土,脸没有血色,而且肿得很高,她紧闭双眼,嘴唇苍白干裂,头发乱蓬蓬的,从小腿一直到腰部被打的全是黑紫色,硬如石头,她直挺挺的趴在椅子上一点动不了,胳膊不能回弯(后来才知道她除了被打,还被上绳七八次,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酷刑。用绳子从肩头向后,把胳膊用绳子用力缠几环,然后,从背后向上提胳膊,直到手从背后能摸着后脑勺。轻者疼痛难忍,重者可致残。手向上提的越高身体弯的越厉害,严重者身体成弓字形,只能撅着呆着。时间稍微长一点胳膊就象从身上扯下来一样,无法形容的疼痛,甚至疼昏过去。

刘玉敏就这样直挺挺的躺了三天。同事们闻讯赶来看她,见到她的样子都转过脸去悄悄抹泪,远道而来的妹妹看到她的样子,忍不住失声痛哭,侄女儿蹲在她前头哽咽着说:大姑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看看,哥哥来了唤着她的名字“玉敏!玉敏!”,眼里早已浸满了泪水。就在她生命如此垂危的情况下,家人为把她接回家治疗,被勒索2000元。

刘玉敏的丈夫吴彦水也是修炼人,因不放弃修炼,2000年9月28日被村长吴尚荣,镇副镇长王金龙,副书记孟晓春骗到镇上非法关押,并被诈骗2000元后又被转到拘留所、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和摧残,超负荷的劳动,他的身心几乎要崩溃了。家人多次去向恶警们要人,在这种情况下才叫家人去接他,当家人去接时恶警强行向家人索要5000元钱才让接回,接回家后发现人已经不能走路、全身浮肿、腿脚麻木、眼睛看不见人、吃不了饭、心脏衰竭。大小便需要人照顾。(她的丈夫被关押期间,刘玉敏几乎天天去向他们要人,纪检书记孙贵杰说:对他这种典型的就是不放,不为什么。政法委书记刘耀华向其索要20000元,政保股戴春杰扬言判他劳教。)

人回家了可是迫害并没有停止,乡政府恶警及村委闯入家中骚扰威胁。给这个家庭与生命垂危的丈夫造成更大的精神迫害。一个月后,女儿拽着医生的手边哭,边苦苦的哀求:您救救我爸爸吧!您救救我爸爸吧!我还小,我不想失去爸爸,我不能没有爸爸!泪水洗刷着孩子的脸。她希望从医生那里找到一线希望,但她爸爸再也听不到孩子的呼唤。含冤离开人世。给年幼的孩子造成深深的痛苦。这时又赶上涞水公路扩建,她家的房子被铲成平地,孩子又小,丈夫被害致死,面对眼前的现实她感到心酸了,这到那儿去安身哪?

尽管如此,涞水公安局,涞水县教育局,涞水镇教委对刘玉敏的迫害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加剧,升级,把她从借住的家中强行绑架,没有任何借口,没有任何证件,而是翻墙,跳窗户而進,连衣服都不叫穿,刘玉敏光着脚穿着内衣被绑架到公安局迫害,剩下两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无人照管。直到她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人被迫害的皮包骨,瘦如干柴,失去原来的样子,熟人见着都不认识她了。而这种非法绑架,关押,迫害在她丈夫去世后发生几次。女儿见要把妈妈抓走就哭着喊着往外追,恶警一把揪住威胁她,并要将她的女儿一块儿也带走。她每次都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时才被放回。

2003年7月她刚被放回家走路还要人扶着时,女儿悄悄告诉她,又有人在她家周围转悠,在暗中监视她,在此情况下她只得离家出走,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她走后,孩子受到很多迫害,恶警经常到家中骚扰,深更半夜翻墙入院,砸开门窗就翻,家中所有的东西,犄角旮旯都要翻个底朝天。衣物,生活用品被扔的一地,满院子,说要找什么地下室,把她儿子的胳膊反拧背后按在地上不许他说话,不许动。

孩子为了生活,小小的年纪就要找工作来糊口,恶警知道了便找到所在单位向其孩子要人,老板知道后将孩子辞掉,使孩子失去生活的来源。在她流离失所后,她的亲人都受到了威胁。教委,政保股的恶人用工作威胁其侄女儿胁迫着到亲朋好友家去找人。所有亲人的电话都被监控,和她有联系的亲人都被他们找过。恶警经常三更半夜闯到两个妹妹家搜人,给他们造成精神上的压力,致使他们不能安定的生活。

在江泽民一手操纵的这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镇压迫害下,使多少幸福的家庭被拆散?多少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有多少人被迫害致死?多少人承受着失去亲人的痛苦?

法轮大法修炼者是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是在做好人。修大法能使人心向善,使人的道德回升,使社会安定。这不是大好事吗?为什么要打压呢?这不是在破坏人性和道德吗?古人有句话叫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迫害大法,迫害好人天理不容。终究要遭到应有的报应,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所有迫害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官员请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为了子孙后代立即停止对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你们不要只顾眼前利益,不顾良心,迫害好人、助纣为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