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剧本:带把儿的鸡蛋

——取材于发生在中国大陆的一个真实的故事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天下的鸡,鸡下的蛋,你数也数不清,你拣也拣不完。我家的那个芦花鸡呀,它偏偏就下了个带把儿的蛋。你要把它当希罕,只能希罕一半天。你要是真能看清这里面的缘啊,你这一生一世,你这永永远远,可就越活越舒坦,越活越舒坦。——主题歌“鸡蛋奇缘”


带把的鸡蛋(选自“正法之路图片展”)

时间:一九九六年年初,农历腊月末。
地点:中国北方某县啼鸣乡啼鸣村。
人物:
刘大宝——男,三十来岁,啼鸣村运输专业户。
张春英——三十来岁,刘大宝之妻。
刘大叔——六十多岁,刘大宝之父。
刘大婶——六十来岁,刘大宝之母。
刘宝妹——二十多岁。刘大宝的妹妹。
柳大叔——自称柳半仙,以算卦为业。
刘大宝之子刘小宝,照相馆老板王照相,村民若干。

[幕启。天气很好,天色渐晚。相继传来大卡车刹车声、开车门声、关车门声。
[柳大叔上,上身着西装,下身穿棉裤;他左手拖着一个新式带轱辘的旅行包;右手拿着一面用竹竿挑着的白布幡,上面写着“柳半仙铁口断祸福”,一看就知道是个跑江湖算卦的。刘大宝紧随其后提着两个老式手提包上,有点心神不定的样子。两人并行。

柳大叔:大宝,这回该分手了。搭你的顺车把我从省城捎回来,让我咋地谢你!

刘大宝:半仙叔,乡里乡亲的说什么谢,能一起就伴儿赶回来过年比什么都强。

柳大叔:你我都离开家有半年了吧,我看这样吧,我给你看上一卦,让我也还你个人情。

刘大宝:人情就甭提了。虽然我不大信这算卦,可眼下我心里也正嘀咕我那个家呢。半仙叔,你就给我看看吧。

柳大叔:那我不管好坏就直言了。(把刘大宝往亮处拉了拉,煞有介事地仔细端详刘大宝的面相)那我可就多有冒犯了,这个——这个——

刘大宝:(有些不安)半仙叔,你就照直了说吧,好坏我都担得起。

柳大叔:看你两眼发雾,家里必有悍妇,(看刘有些不解)悍妇就是厉害媳妇;看你印堂发暗,家里必然爆发婆媳大战;看你鼻子弯弯,小姑子和嫂子必定吵闹翻天——

刘大宝:打住,半仙叔,你先打住。我家这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全村谁不知道,还劳您大驾翻腾。来点新鲜的。

柳大叔:你先别急,这最当紧的我还没说呢!看你耳朵靠前,虽说是个大丈夫,但也总爱掖起点私房钱。(说完直盯着刘的双眼)

刘大宝:(下意识地赶紧摸摸自己的上衣口袋和身后的裤兜)没有,没有——我是说没有——掖多少。你咋连点私房钱也不放过呢!

柳大叔:不是我不放过你,是你媳妇小辣椒不放过你。这回你回家这私房钱和带回来的两大手提包礼物就是根导火线。依我看你家的矛盾要来个总爆发——

刘大宝:可不是咋地,问题是他们谁也不让着谁!这可真成了年关了,不回来吧,想得慌,回来吧,又愁的慌。难怪现在都流行着一句话——

柳大叔:一句什么话?

刘大宝:做男人难,做乡下男人更难,做象刘大宝这样的男人就难上加难!

柳大叔:你还有心思臭拽。你过来,我告你破解之道。(抓起刘的手在掌心写字)

刘大宝:(猜不着柳写的是什么字,又痒又急地)半仙叔,你就快说吧,别整什么西洋景了。

柳大叔:就一个字,“藏”!你先把这两个手提包里当紧的东西和私房钱放進一个手提包里,然后你乘天黑摸回家去把它藏起来,再把剩下的那个交给你那个小辣椒媳妇来处理。等明天大年三十你再趁大家忙乱的时候把藏起来的东西到各人屋里一分发,不就没事了吗?

刘大宝:哎呀,这主意高,实在是高。半仙大叔,你脑瓜咋就这么好使呢?

柳大叔:我不也常年出门在外嘛,这都是我多年来积攒的宝贵经验。我一般都是把东西藏在柴房里。有一回连我自个儿也忘了把私房钱放到哪儿了,差点儿没急出病来。

刘大宝:半仙叔,这下你就放心回去吧。有你的妙计我一定能过个安生年。

柳大叔:我先走了,保你一准儿没事儿。听见你家干仗,我就去救你,解劝解劝。

刘大宝:行啦,你就别咒我啦!

[柳大叔下。大宝找了个背静的地方,匆匆忙忙地整理着两个手提包。然后站起身来,神态比刚才自信多了。

[他在舞台上转了半圈,转眼间到了自家的大门口。典型的中国北方农村院落。地处东西街,正房红砖大瓦房,窗明几亮,一看就是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人家。东房、西房和大门两边的两个耳房就显得有些冷清。一个耳房是柴房,一个耳房是厨房。正房左边的一排鸡舍却显得有点太大。正房的右前方是一棵不大不小的枣树。

[他一看大门没关,不禁喜出望外;蹑手蹑脚地進了大门;环顾整个院子,最后也选中了柴房,溜了進去。正当他蹶起屁股准备把一只手提包藏到一堆劈柴下面的时候,忽然听到院子里刘宝妹的大声惊呼。

刘宝妹:(端着一脸盆水快步上,看样子她已经看出这贼就是她哥,虚张声势地喊)快来抓贼呀,柴房里有贼!

[刘宝妹拿瓢舀水向大宝泼去;大宝正好转身起来,让泼了个正着,满脸都是水。

刘大宝:(抹抹脸上的水)宝妹!我是你哥!

刘宝妹:(大笑不止)哈,哈,哈!泼的就是你!爹,嫂子,快来看哪!我抓了个贼!

[刘大叔、大宝的妻子春英来了。他们看见刘大宝的狼狈相,都笑的前俯后仰。

刘大宝:(愣了一下,抹抹脸上的水)宝妹,你刚才叫她什么?(指着春英)

刘宝妹:嫂子啊!怎么了!

刘大宝:你俩和好啦,不再闹腾啦!

[春英和宝妹笑眯眯地手挽手靠得更近了。

刘大叔:大宝,你八成是没收到家里的信吧?

刘大宝:我几乎每天换一个小旅馆,哪能收到家信啊!

刘大叔:你走后不久法轮功就传到了咱们村,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整个村子的精神面貌都变了。咱家除了你可全都得法了,家里再也不会吵吵闹闹的了,你再也不用当那个风箱里的老鼠了。我都把抽了五十多年的烟也戒掉了——

刘大宝:这都是真的?

[刘大婶走了進来。

刘大宝:(吃惊地)妈,怎么你不用拐杖啦?你这腿——

刘大婶:妈这不是全好了嘛!

刘大宝:(对观众)真是神了!以前中医西医常年看着,中药西药每天吃着,住院也没少住,可总也好不了,还越来越重。(转身对双亲)该不又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吧?

刘大叔:怎么不是,改天有时间我好好和你说道说道,这神奇的事还多着呢!

刘大宝:这可尽是做梦也梦不到的好事。小宝呢?

张春英:一放假就住姥姥家啦,明儿个就回来啦。他还嚷嚷着要教你炼功呢!大宝,怎么样?你也炼吧!

[大家边走边谈,到了院子里。

刘大宝:我就免了吧,我也知道法轮功好,咱家就尽是现成的例子。可我一年到头在外面跑车,哪有闲功夫学法啊,炼功啊!我给全家好好赚钱,支持你们炼功。

刘宝妹:哥,这是为你好,你咋还和嫂子讨价还价呢!

[这时院子里的鸡舍内传来一阵鸡群的骚动声。

刘大叔:光顾了高兴了,鸡舍还没关呢!这两天尽有黄鼠狼子。(刘大叔去关鸡舍,刘大婶進屋准备饭菜)

刘大宝:(一看爹娘走了,立刻一付山中无老虎的表情)我说宝妹,今晚你和你嫂子都在这儿,如果哪天咱家的鸡下个带把儿的蛋,没二话,你哥我炼!

刘宝妹:嫂子,我没说错吧,他肯定会跟你打哈哈。

张春英:(望着远方,似有所悟,然后认真地说)大宝,我们炼功人从不打赌。但我们法轮功里的神奇的事可多得数不清。

刘宝妹:嫂子,你别犯糊涂,谁见过带把儿的鸡蛋。

张春英:你也别急,我也没说给他个带把儿的鸡蛋。要是他和大法缘分大,说不定让他碰上啥神奇的事。

刘大宝:(自以为得计地)嘿嘿!就是!就是!

刘宝妹:嫂子,你又让我哥钻了空子。

张春英:这事光咱急也不成。他要和大法有缘分,就是谁想拦也拦不住!

[刘大婶在屋里吆喝“饭菜都好了,咱们开饭吧。”

[刘大宝显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一家人進屋去吃饭。


[暗转。
[第二天,年三十,早晨八点来钟,天气非常好。
[春英和公公、婆婆、小姑参加集体炼功后有说有笑地从外边相跟着回来;春英一進院就端起笸箩喂鸡。刘大叔和刘大婶進了厨房。

刘大宝:(从屋里伸着懒腰出来,打趣地)宝妹,怎么早上炼功也不叫上我。

刘宝妹:行!那我保证以后天天叫你去学法炼功!

刘大宝:宝妹,你也别怨你哥。我也知道法轮功好,可我每天太忙啊!

刘宝妹:行啦!行啦!别尽找理由了,再说下去就又要耍赖了……

刘大宝:那不叫耍赖,昨天晚上你和娘还有你嫂子都在这,我说过,只要咱家的鸡下个带把儿的蛋,我就修,我就炼……(对观众)反正这鸡冬天很少下蛋,下蛋它也下不出带把儿的蛋。

刘宝妹:又耍赖,不理你了。(下)

[鸡窝里传来了母鸡下蛋后的呱呱声。

刘大宝:(对观众)如今这鸡也学坏了,尽骗吃骗喝,这下蛋也叫,不下蛋也叫。

[今个儿这鸡叫声似乎有点怪,格外的响。

刘大叔:大宝,不会是有黄鼠狼来了吧!

刘大宝:爹,看你说的,大白天的,它敢来。

[叫声继续,声音更响,更长。叫得全家人都停下手中的活儿不由自主地伸长了
脖子往鸡窝那边看。然后不约而同地向鸡窝那边走去。宝妹跑得最欢,在最前面儿。

[宝妹连头带手伸進鸡窝二层的下蛋栏里。不一会儿双手捧出一个粉扑扑的新鸡蛋。

刘宝妹:爹!鸡蛋还热着呢!天啊!这鸡蛋还长着茶壶嘴呢!

[众人围住宝妹,一起往他手里看去,只见那鸡蛋长着一个象小茶壶嘴一样的把儿。

众人不约而同地:啊!带把儿的鸡蛋!

刘大叔:宝妹,小心别摔碎了。这可是件稀罕物啊!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呢!(从宝妹手里接过鸡蛋)

刘大宝:(惊异地说不出话来,一屁股坐在地上的一块喂鸡的饮水石上)这……这……这…天底下还真有这带把儿的鸡蛋。

刘宝妹:(看着惊魂未定的大宝,俯下身来)哥,昨晚儿是不是你和那个柳半仙一起说法轮功的坏话了?看把你给吓的!

刘大宝:没有!绝对没有!我就是自个儿有点儿懒,不想修炼。

张春英:(拉起大宝)大宝,你也别惊慌,依我看这是你和大法的缘分大,李老师用这鸡蛋来点化你呢。这还真是咱家的大喜事儿呢!(从刘大叔手上接过鸡蛋,递到大宝眼前)

刘大宝:(转惊为喜)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说着就在院子里转悠开了;还反反复复的自言自语)可不是嘛!是我缘分大,是李老师在点化我,我咋就这么笨呢?我咋就没想到呢?(然后站定,对全家人说)我刘大宝从今个起要学炼法轮功了,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好呢?

刘大婶:这事儿让春英帮你安排。从今个儿起,春英就是咱啼鸣村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啦!

刘大宝:(高兴地凑到春英脸旁)那太好了,辅导员就天天在我身边儿,我啥时有问题都可以问了。

刘大叔:啥时候都没个正形儿。这么大的事儿,你给我严肃点儿。

张春英:我看你最好先通读一遍《转法轮》,一气呵成地把他读完,就是不要隔三差五地间断。读進去以后,就可以开始学炼五套功法了。最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你就要修你这颗心了。不信你问咱爹咱娘还有宝妹,我们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刘大宝:(兴奋地)还真象个辅导员。我刘大宝从今个起也是法轮功学员了!嗨!你们都是老学员,还得多帮帮我。

张春英:我们不也是得法还不到一年嘛!你要好好修,没准儿比我们提高还快呢!你看你这缘分有多大。

刘大宝:(乐呵呵地)那是,那是!

全家人:(异口同声地学着大宝的腔调)神了,真神了!

张春英:哎!我看咱们现在就去前街王照相家请他来一趟给这鸡蛋照相。咱们要让这个神奇的故事传遍天下。他也是大法学员,就是再忙也一准儿会来。

刘大宝:好主意!咱们再把院子好好打扫一下,贴上春联。来看这神奇的乡亲们一定不少,咱们得好好热闹一下。(下)

[主题歌“鸡蛋奇缘”欢快的乐曲响起。众人飞快地忙碌着;刘大叔和刘大婶打扫院子;春英和宝妹擦玻璃;大宝领着小宝回来;小宝扑向爷爷奶奶;大宝在院子里的条桌上写春联;刘大叔刘大婶各拿一条春联举起来示观众“真善忍世人敬仰,好未来人人期盼”;宝妹和小宝也各拿一条春联举起“大法洪传遍全球,众生得法新寰宇”;大宝和春英举起的是“心中牢记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王照相上,不停地照相;又上来一些乡亲,其中也有柳大叔。这时主题歌响起,众人合着欢快的男女声二重唱一起唱了起来:

“天下的鸡,鸡下的蛋,你数也数不清,你拣也拣不完。我家的那个芦花鸡呀,它偏偏就下了个带把儿的蛋。你要把它当希罕,只能希罕一半天。你要是真能看清这里面的缘啊,你这一生一世,你这永永远远,可就越活越舒坦,越活越舒坦。”

[幕落。


1.关于舞台的设置:该剧的舞台设置可根据条件取舍。可只在天幕上用投影打出刘家院子的情景。剩下的让观众根据演员的表演想像。
2.主题歌宜采用北方民歌风格,以和台词的风格一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