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北海市大法弟子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

一、曾芝旺: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被劫持進北海第一拘留所一个月,在监仓里每天要做工十几个小时。我的母亲也是个法轮功修炼者,因母亲修炼受益,多种慢性病随着修炼身体已康复,为上京证实大法也被送進了拘留所一个月,此后恶警对我和家人(因我家人也修炼大法)关押四次,造成经济损失。2003年10月重阳节,我带小孩秋游登高活动时,不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而且还被北海610的恶徒威胁审讯两天两夜。2004年2月28日,地角派出所海城区政法委、610办公室,气势汹汹的到我家要我去洗脑班,因我和他们接触了4年,他们多数的也知道我们堂堂正正做人,没有违背国家法律,也没有伤害他人,只有政府处处对我们不住,我们没有对政府做过任何极端的事。我向工作人员讲大法的美好,讲做人要重德,对自己对家人对国家要负责,讲修炼人与世无争。他们也知道迫害我们是见不得光的,但有部分人就是邪恶,非法绑架,搞流氓手段。这次如不是在当地民众中揭露他们的罪行,使他们的阴谋不能得逞,我们早已被关押了。从1999年至2004年无故被抄家4次,给小孩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恐惧的阴影。然而我与家人是堂堂正正的生活、做人,法轮功带给我们和睦的家庭,健康的身体,我们能用健康的身体回报社会。

二、黄焯桃,男,是广西北海外贸冷库机工,爱人梁俊健,儿子黄育龙,电话3900598,全家修炼法轮功,住单位宿舍。我被关押在戒毒所二次(分别为15天、23天),第二次被罚800元;被拘留二次(15天、1个月);被抄家6次。2000年3月14日15时30分,单位书记梁昌一、厂长林增钦拿钢锯、胶钳,带十多个干部锯断我家水管,剪断电线,使我家停电、停水、停工,单位工不得干,私人工不得干,一年多不发一分生活费。我到外面做私人工,单位书记开小车到私人老板处施加压力,老板又停了我的工,房租比原来提高6倍。因全家北京证实大法,全家被关進监仓,我坐监一个月,爱人被判刑1年半。儿子被停学一年。从2000年3月14日至2001年6月,父子俩到老乡家提水,全家点蜡烛。父子学法炼功两不误,坚修大法紧随师。

妻子梁俊健,被拘留4次,被判刑1年半。

儿子黄育龙,被关進监仓那年17岁,被拘留一个月,又一次关押15天,伙食费260元,被停学。因上京证实大法,公安局勒索学校5仟元,学校要家长交1仟。在北海市第一拘留所坐监期间,从我的簿子里转钱500元给儿子、转300元给爱人,均收不到。

三、冯香斌:男,住北海地角中宁441号,电话3902028,被关押四次,拘留四次,劳教壹年半,抄家四次。从1999年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迫害到现在,我已被邪恶关押4次,拘留4次,被劳教1年半。

2000年期间,有一次几个地方恶警闯進我家,强行地把我抓去派出所关押。关押期间由于我不屈从邪恶,被恶徒用拳恶狠狠的往我的小腹部位打,行凶者就是地角派出所姓李的恶警。2000年7月,我因为進京上访,证实大法,被恶徒送進北海第一拘留所一个月,我在监仓里每天要做工十几个小时。2002年10月25日的中午,我正在加工场工作时,突然恶徒开着警车到加工厂,两个恶警绑架了我,送進了洗脑班,关押了二十多天,造成的我经济损失达上万元。2003年10月重阳节日我在秋游登高活动时时,不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而且还被北海市610的恶徒非法关押了两天两夜,在关押期间,不许睡觉、不许坐。2004年2月26日,恶警气势汹汹的开了几辆车到我家,要我去洗脑班,我不但不配合邪恶,而且我还向着当地的民众揭露邪恶(当时有两百多群众);群众反应强烈,邪恶很害怕,他们见不得光,无地自容,最后靠着人多强行的把我扛上车,关押了八天。

2000年我为了证实大法,两次進京上访,被送往广西第一劳教所一年半。在劳教期间,我们大法学员每天工作长达十个小时。在我被迫害期间,我母亲两次被吓得半死,差点断气,我的儿子被邪恶之徒吓得精神失常,经常要跳楼。是谁在破坏家庭?

四、花丽佳:女,住北海地角沙井北区3巷15号,电话3906129,被关押一次、拘留六次、劳教壹年半、抄家四次。

自从1999年邪恶势力迫害法轮功到现在,我先后被邪恶拘留5次,非法绑架、关押2次,为证实大法上访北京被劳教一年半。

我第一次被送往北海第二拘留所时,因坚持炼功被女恶警用手掌恶狠狠打我的脸,然后把我关進铁笼长达13个小时,行凶者是石所长(女),后面的几次拘留也是一样遭受迫害,因为我每次被拘留时都在监仓里面坚持炼功,所以每次都被女恶警关進铁笼、被罚蹲,有时被恶警在监楼上用石块往我身上扔打。2003年10月我在秋游节(重阳节)登高活动时,被邪恶非法拘留。在拘留期间因绝食、坚持炼功,和另一位同修一起被关铁笼长达13个小时。同时又被北海市610的邪恶之徒关押了两天一夜,被关押期间,不许睡觉、不许坐,还被恶警用长签往身上刺。

2002年10月25日的中午,我正在自己的加工场忙着打包装,突然几辆警车开到加工场门前,几个恶警强行绑架了我,他们强拖硬拉(有当地民众见证),把我关進了洗脑班,关押了二十多天,给我造成经济损失达上万元人民币。

2000年6月、10月,我为了证实大法,两次上访北京,被送往广西女子劳教所一年半。在劳教所里我受到邪恶的种种迫害,特别是劳作方面:被非法劳教期间,每天工作长达十二个小时,有时候从早上一直做到深夜4—5点钟。

五、陈晓,女,31岁,住北海市新建五巷11号,电话:0779-2024426.被关押一次;1999年10月8日被判劳教1年,延期10天;被抄家7次。

受迫害情况:我因在家常受到公安部门的干扰,人身自由受到侵犯,被迫离开家到北京上访。于1999年10月4日被关押在北京驻北海市办事处,非法拘禁4天,提审时被广西区公安干警打了一个大耳光,当时真是眼冒金星。送回北海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坚修而被戴手铐和十几重的脚锁链共15天。行凶者是第一看守所第9仓的石管教。后被送往广西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因坚修而被罚蹲8天,后转为坐小牢13天。当时12月份寒风刺骨,在牢里要穿单衣光着脚丫,睡石板凳,每到深夜才给一张薄得如纸的烂被单度过夜晚。连续罚21天不许洗澡。小牢出来后继续罚从早上7点到凌晨1点钟才得睡觉。每天围绕着操场走方块,共罚3天。经常被罚超负荷的劳动,每天做工长达二十小时。长期性被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监控。由于坐小牢被罚1000分而被延期10天劳役。行凶人是广西女子劳教所李大队长和梁队长。在2002年10月16日被强行抄家时被一年轻的公安巡警打断左手上臂造成粉碎性骨折,在北海市人民医院住院。当第三天复检时才发现医院档案室、归私人保管的手术前X光片被公安人员私自取走。公安局巡警大队不肯承担责任,不肯交纳住院手术费贰仟叁佰元。2002年10月16日丈夫又被劫持去坐牢,母亲于10月24日被劫持去洗脑,祖母被吓得心脏病发作,于同年11月23日去世。我父亲要上班,我手臂当时活动不便,家里剩下一个刚满一周岁的儿子没人照料,生意没法打理。本来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真是刻骨铭心啊!

六、吴文英,女,65岁,住北海市电建村,电话3886368,被关押4次、拘留2次、抄家3次。2002年10月25日上午10点左右,突然一辆警车开到我家门前,我当时正工作着,几个恶警叫我跟他们走,我不配合他们,并质问他们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之下乱抓人、你们有什么手续?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这些邪恶走?他们怕曝光,几个恶警赶紧扛我的脚、扛我的手,把一个60多岁的老太婆绑架上车,关押了二十多天。

七、吴文珍,女,住北海地角上宁124号,电话3903843,被关押三次,拘留一次,抄家五次。

八、陈延桂,女,住北海地角上宁557号,电话3900307,被关押二次,拘留三次,劳教两年,抄家二次。在劳教期间,每天劳作超过10个小时。

九、刘文英,女,住北海地角下宁186号,被关押三次,拘留一次,抄家三次。

十、蔡伟辉,男,住北海地角上宁65号,电话3901991,被关押二次,拘留一次,抄家二次。

十一、洪华秀,女,住北海地角上宁836号,电话3909975,被关押三次,拘留一次,抄家3次。2000年在北海拘留所里被女恶警拳打脚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3/76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