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释放我儿媳谢宝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3日】我叫朱世英,是辽宁省朝阳市七道泉镇西三家村村民。我急切呼吁各界人士关注和营救我的儿媳妇谢宝凤。

4月3日我儿媳妇被抓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十家河套看守所,最近又得知她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我悲痛欲绝。参与迫害我儿媳的朝阳市公安局、610还有国安,把已绝食多日的宝凤还有一个叫姜伟的大法弟子一起送到凌源市劳改医院,在没通知家人签字的情况下,给二人做手术,术后不顾二人生命安危,又送回看守所继续灌食关押。现在二人仍在绝食之中。我非常担心我儿媳的生命安危,但他们严密封锁我儿媳的消息,死活不让我见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所以不敢在朝阳本市医院,才送二人去凌源市。我去了几次要求见我儿媳,都不让见,悲痛之下我失声痛哭,我一个年近70岁的人苦苦哀求他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也未能打动他们的心。我在上诉无门的情况下于6月7日去了龙城公安分局要人,有一个自称姓黄的(后来知道叫黄殿相,龙城公安分局直接参与了抓捕谢宝凤的人),他说:“我们没有抓人,不是我们抓的,是别的分局抓的吧。”把我给支走了。没办法我又去了十家河套看守所,他们说:“你来看儿媳得掏钱。”我说:“我就20元钱。”他们嘲笑我说:“这20元钱打车都不够,吃顿饭还得300多元那,我们给你儿媳做胃镜花了5000多元,你得掏。”他们张嘴就是要钱,迫害我儿媳花的钱还得让我们自己掏,真是蛮不讲理,我又一次被无理的拒之门外。

最近把她们二人的案子又转到双塔公安分局,说要批捕要判刑。现在有一些不法人员已经没有了人性,为了钱和自己官职根本不管百姓死活,我现在非常担心儿媳的身体。她们现已被关押两个多月了,我天天都是在盼儿媳中度日。

我儿媳谢宝凤自1999年以来,多次被绑架迫害,恶警经常到家里骚扰,因此我家也不得安宁。第一次就是被关押在十家河套,恶警打她、骂她,关了四、五十天后又被送到西大营子洗脑班一个多月,就被判了二年教养送進马三家,那里更是人间地狱,我的宝凤在那里受尽迫害和折磨,吃不饱饭,挨打、挨骂、干苦力活长达十多个小时,苦熬了两年。我们在家的日子更是难过,地里活无人干,儿子孙子没人洗衣做饭,家里洗衣、做饭,下地里干农活都落在我这年近古稀的老人身上,整天累得腰酸腿痛。2001年9月份终于盼回了儿媳妇,回来我就轻松了,家里家外都宝凤干了。可是好景不长,2002年11月要开十六大,他们又开始找宝凤写保证书,不写就办洗脑班。后来没办法我只好让宝凤再走吧!我儿子也说:“快走吧!他们又要抓人了,你被抓还得受罪。”宝凤离开家后不长时间,村书记李树学就带着一帮恶警来抓她。这样宝凤不能再回家了,我又增加了负担,整天劳累,操劳家务,又是提心吊胆。宝凤就象我自己亲生女儿一样对我孝顺,替我干活,她这一走我缺手呀!

2004年3月27听说恶人要到我家搜查,结果有一天晚上10点多,左右的后山有车走动(平时没有车辆),那时天也黑看不清,又害怕。狗也叫,我没出去。28日那天早上9点左右,又来了一帮人和车,先進来一个人身穿警服(后来他自称姓黄)到处乱搜,羊圈、菜窖、包米桔子都翻了,还有四个穿黑衣服的人到屋里、屋外都看到了,问我家几口人,儿子上那去了,儿媳妇干什么去了,他们又搜了两家邻居,并撒谎说是找犯人,吓得邻居谁也不敢吱声,什么也没搜着就走了。他们的行为就象个黑社会。偷、抢、打、砸他们不管,专抓好人,这炼法轮功的有什么不好,不做坏事,不偷、不抢,尽做好事,没有病,身体好,做什么事先想到别人,这样做还错吗?

现在他们把我儿媳不知迫害成什么样子了,所以我强烈要求那些不法人员,立即释放我儿媳妇谢宝凤。我请求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查参与迫害我儿媳的一些不法人员,时机成熟我一定把他们送上法庭。同时也请求各界人士和大法弟子们能给予援助。谢谢!

谢宝凤婆婆:朱世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