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9日】在日内瓦联合国第六届人权会议召开之前,九台市劳教所在表面上装模作样的搞起所谓人性化管理、所谓的法律援助文明管理等。但实际上劳教所对大法弟子進行种种的迫害,如到期不放、无故加期等迫害。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纷纷写信给所领导,一是讲真象,二是揭露九台市劳教所的邪恶迫害行为和违法违纪等侵犯人权的事实。

邪恶之徒不但不知收敛,还把大法弟子的讲真象说成是反动言论,把学员之间谈话说成是煽动,把维护人的基本权利,把一切正当的行为,认为不符合他们要求的行为,说成是违反所规所纪,说成是政府的软弱可欺。

在2004年4月26日至5月26日期间,劳教所又搞起了所谓的纪律整顿,实质是恶人为了继续维持镇压与迫害,并且是加大力度的迫害。还有个别恶警借整顿之机对大法弟子加重迫害,如不许打坐、不许闭眼、不许相互说话、不许绝食等等。有不从者便以违纪为由被所谓的‘严管’或被关進小号進行迫害。

下面是九台市劳教所农业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几个实例:农业大队主抓转化工作的恶警高克、冯伟、赵凤山用卑鄙手段指使普教(因其它犯罪被教养的)王树宇、王宝军、毛新东、田德军等邪恶之徒,背地里采用殴打、威胁、恐吓等手段,对个别学员進行迫害。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金俊杰,在“在纪律整顿”中被所谓的“严管”。在恶警的指使下,王宝军等人对其又打又骂,不许他睡觉,不许上厕所。恶警对他们认为有“煽动能力”的、坚定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就把他们转移到其它地方。而对内谎称他们被判刑了,判了七年、八年。

恶警王大伟经常毒打大法弟子。在2003年5月份的所谓强制转化中,就有多人被其殴打。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忠富的胳膊被其打成骨折。王喜峰在一次出工报数时,由于报数有误,就被两名普教暴打,恶警王大伟又用脚猛踹王喜峰的头部,踹了十多脚,王喜峰头被踢伤,脸被踢肿。

恶警李晓飞身为教导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其狠毒,张口就骂,抬手就打。一次出工时,金丰学将萝卜缨子不慎拽掉了,李晓飞当即把他打倒在地,把金丰学的脸被打变形了,嘴肿得老高。恶警冯伟还指使普教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当着大伙的面他假惺惺的说:谁也不准不让大法弟子睡觉。背地里他对普教说:“一分钟都不让他(指大法弟子)睡”。

劳教所卫生院的王院长也极其邪恶,有一次在给大法弟子金俊杰强迫灌食时竟然给金俊杰灌尿。管理科长郑海令在众人面前经常说一些极其下流的话,威胁、恐吓、谩骂大法弟子。主管‘改造’的恶警高克说:他们是“高压线”,谁也别碰。普教纪律民管员田德军、刘胜民偷盗大法弟子的东西,借大法弟子的钱不还,高克对其包庇不处理,还蒙骗大法弟子说已经处理了,却不在公示板上公示,实际并未对这种在押期间重新犯罪的行为给予处理。恶警们不仅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对普教也不讲人权,还一方面利用他们迫害大法。

恶警对大法弟子非打即骂,恶警高春勃在出工现场对其认为干活不合格的多名普教,拳打脚踢或用柳条使劲抽打。该劳教所农业大队是最邪恶的,这里的恶警一贯用高强度超负荷劳动迫害大法弟子。每天出工时间长达12个小时,早上六点出工,晚上六点才收工。一上午没有休息时间,一直干到中午,吃饭只给十分钟时间,有时饭还没吃完就喊干活了,没有午休时间,吃完饭大法弟子一直干到晚上收工。有时天下雨,顶着雨也得干活。有一次天已经冷了,人们都穿上了棉衣,天下起了雨,被迫顶着雨干活,雨水把棉衣都浇透了,寒风一吹,冰冷透骨,就这样也不让收工,硬挺着用身体把棉衣烘干了。有时身体有伤痛也得出工干活,不准休息。每天干活大家都累得满身是汗,可是没有时间洗澡,限制洗漱时间,连上厕所带洗漱才给8分钟时间。

大法弟子们每天被强迫体力劳动,却吃不到象样的饭菜,甚至在饥饿中劳动,每天二顿粗粮,特别难吃,菜只有汤。“五。一”长假期间,每天只给大法弟子二顿饭,还得出工干活,说是改善伙食,不过就是在菜汤里加了两片肉。中午饭都是在外边野地里吃,饭盒只好放在地上,有时风大,尘土飞扬,饭盆里落了一层土,装饭的桶也特别脏,却没有人管,而对监舍的卫生抓得倒挺紧,每天要检查一两次。

在九台市劳教所的农业大队,所谓的人性化管理,所谓的文明管理等都是空话,都是骗人的,而对人权的野蛮侵犯才是名符其实的。在这里没有人权,没有法制,没有文明只有强暴虚伪和欺骗。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