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潍坊市坊子区公安分局李超的一封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9日】

李超:你好!

我是唐修美的丈夫。

当我得知你把我的妻子送入劳教所的时候,你知道我的心情吗?我的家已经被你们迫害的家破人亡。现在麦收时间已到,我家还有5亩麦子待收,我被迫害的流离失所,妻子又被你们送去劳教所,家中只剩下年仅70岁的老母亲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你叫他们怎么办?看着长熟的麦子白白的烂在地里吗?我听说你向我母亲要3000元钱就把我妻子放回家,可是你想过吗?我母亲去哪里弄3000元钱,她一个近70岁的老人不挣钱,只有我的孩子挣那2、3百元,他们一老一小还得维持生活。你也知道,现在物价这么高,2、3百元的生活费是何等的低,当你向老人要钱的时候,老人想把钱给你,把她儿媳赎回家和她收麦子,可是,她向哪里去弄着3000元钱呢?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没有伤害到哪一个人,我们只是在做好人。

李超,你知道我们家为什么在这样的环境下还炼法轮功吗?因为我们家学法修炼后,受益太多太多了。

我父亲在没学法轮功前,身体得了骨瘤,骨质增生。身体已经是不行了,也就是说快去世的人了,医院也告诉无法医治了,就等着办后事了。偶然机会,在朋友的劝说下,父亲学炼法轮功了,没想到打那以后,他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原先,坐着板凳看羊都干不了的身体经过学炼法轮功,骑自行车去潍坊当天一个头午就来个返回,地里的农活我都干不过他。

我妻子在没得法前,脾气相当暴躁,和我母亲打架如同家常便饭。有一次和我母亲吵完架后,寻死寻活的,竟然把一瓶农药(1065)倒在了水井里,就想走绝路。有一次和我吵完架后,竟然把柴油浇在被子上点上火,幸亏邻居发现得早,才没有酿成大祸;学炼大法后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遇事处处找自己的不足,再也没有和家人闹过矛盾,邻居都说我妻子变好了,很多老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都说我母亲有福,有这么个好儿媳妇。

我说的这些都是事实,我们村里人都知道,在你工作空闲的时候,你可以到我村去问一问原村支书郭勤田和其他村干部,他们都知道。

1999年7.20发生后,真修向善却被打压,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当时我想,大概是中央的领导不了解我们,不了解法轮功,兴许听信了小人的谗言。那我就向中央的领导说说“法轮功”是怎样让我全家受益的。带着这样的心情,我和我母亲于2000年6月去了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做为法轮功的受益者,看到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却遭受不白之冤,我们去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难道错了吗?《宪法》不是告诉我们公民有信仰自由吗?我们不是在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吗?又是谁在践踏《宪法》呢?李超,作为一名执法者,我想你比我更清楚。

因为这次上访,我的父亲也受到了牵连。副书记宋长春带恶人把我父亲从家中抓走,关在了沟西镇公路所,把水泥地上倒上水,叫我父亲在水泥地上睡觉,将近70岁的老人,一关就是50天,把我父亲折磨得已经不行了,才放他回家。周围的邻居看到这一切,都敢怒不敢言,都说:这是什么世道,好端端的一个人给弄到了如此地步。回家不长时间父亲就在极度的痛苦中含冤去世。

我妻子因为我和母亲的上访也被宋长春抓去,把弱小的她装在麻袋里,几个人用棍棒打了一晚上,就是对待畜生也没用过如此恶毒的方法。这样毒打我的妻子,目地就是一个,让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弃做好人。李超,将心比心,如果换成是你的亲人,你会怎样?就在我父亲去世的第7天上,宋长春又带恶人到我家,把我夫妻二人双双抓去洗脑班,对我俩進行迫害。我们被逼无奈,只好逃出洗脑班,过上了有家不能回的流离失所的生活,我们只是不想再让我父亲的悲剧重演。

李超,你知道我们夫妻俩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吗?从洗脑班出走后,我们从没有安稳过,镇上的恶人晚上翻墙入室抓捕我们,白天派人到家抄家。除了空空的房子,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以前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七零八落,这几年,我们夫妻二人总想回家,把家整理整理,稳定下来,回家对别人来说最简单不过的事,在我夫妻眼中却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事。而如今,妻子又被你们抓去劳教,“家”,对我来说太远了!

你知道吗?流离失所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有亲不敢投,又没有钱租房子,只好在柴禾堆里过夜,白天到建筑工地干点零活。当时,我们没钱,一天只吃两顿饭,夫妻二人一天只买1.5元的馒头,买块咸菜,喝自来水。我们打工挣来的钱,除了我俩生活外,还要给我母亲和孩子生活费,当时孩子还上学,家里的一切开支都是从我们这几个钱里出。你也知道干建筑挣不了几个钱,一年也就干5、6个月的活。

在这几年中,妻子从来没有给自己添置一件新衣服,从来没吃过一顿可口的饭菜,不管多苦,多么艰难,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是惦记着家中的老婆婆和年幼的孩子,惦记着家中的几亩地,李超,我没有文化,也没有什么很高的奢望,只是在做好人,按照师父教的“真善忍”的标准在做好人,只想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日子。你是国家干部,有文化,有知识,有分辨力,你想一想,1999年7月20日之前,电视、报纸有过关于法轮功的反面报道吗?你听说过有过炼功人自杀的吗?为什么一夜之间全变了呢?是谁在仇恨“真善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又是一群什么样的人?老百姓现在都越来越明白了。李超,几年的迫害过去了,你听说过一起法轮功学员报复社会的事吗?大法弟子是一群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了,再对他们迫害,你们又于心何忍呢?

对于我妻子所采取的劳动教养是违反法律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应当被施予劳动教养。李超,应尽快撤销对我妻子的劳动教养,恢复我妻子的人身自由,维护法律尊严。

江××不代表人民,也不代表政府,只代表它自己,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李超,你回头看看这50多年的历史,看一看一次次的运动,你应该什么都明白。“善恶有报终有时,只争来早与来迟”,李超,你不为自己想一想吗?你不为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想一想吗?为他人、也为自己,静下心来想想吧!

我是一个受害者,是一个被你迫害的有家不能回的人。做为大法弟子,我对你无一丝怨恨,请接受我对你的一片忠告“悬崖勒马,为时未晚”,停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