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学讲师沈剑利被迫害致死 家人亦饱经苦难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依法上访遭迫害,秉持正义志不移,人亡家破理何在?孤儿苦、寻父母,亲人涕泣泪如珠,浩气英魂待笔书。

吉林大学南岭校区应用数学系女讲师、法轮功学员沈剑利,30多岁,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数学系,获硕士学位,任教于吉林大学数学系教学研究中心。沈剑利中等略矮的个儿头,有一年幼的女儿,微圆的脸庞,一双质朴的眼睛,做事麻利,笑声不断。

在1999年7月以前她的生活平静而美好。《转法轮》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打动着她。书中第四讲的“提高心性”中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明白法理的她时时处处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她是那样善良、宽容又乐于助人。

生活本来可以这样持续下去,每天学法、炼功、工作、学习、美满的家庭,充实的生活,平静而又美好,普通而又快乐,然而自从1999年7月法轮功遭受迫害后,生活完全改变了。到户外去炼功,就有警察抓捕;有法轮功书籍就可能被抄家;在家继续炼功就会被登记,街道、居委会、派出所人员随时会到家里去骚扰;学校催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交出法轮功书籍。

被逼无奈,沈剑利抱着女儿去上访,希望政府不要剥夺自己的强身健体和做好人的权利。在火车上,警察利用炼功人信仰“真、善、忍”、不说谎的特点,公然违反宪法,知法犯法,在火车上对乘客進行大肆盘查,抓捕去上访的炼功人。沈剑利被盘查出来,恶警在火车上当时就对她大打出手。2岁半的女儿在她怀里说:“不许打人,不许打人”。

沈剑利曾几次去上访都被半路拦截回来,她居住区的南岭派出所一些警察威胁她说要把她送劳动教养,并策划怎样才能想办法在她孩子年龄幼小时就把她关進劳教所。恶徒们毫无人性的策划把她孩子送進孤儿院,然后把沈剑利夫妻俩都劳动教养。恶警曾在派出所把她和孩子塞進警车,恶狠狠的说:“现在就把她送劳教,把孩子送孤儿院”。据说,南岭派出所曾申报将她劳动教养,但因她孩子太小,无人照管,不符合镇压初期时对炼功人劳动教养的要求而未得逞。

南岭派出所不法警察还曾去她家非法抄家。曾经有几个炼功人在她家朗读《转法轮》,该派出所警察接到坏人报告后,到她家非法骚扰,私闯民宅,并抢走炼功人的私人物品,把在场的几个老人赶走并加以威胁,还有的被非法劫持到派出所。

针对沈剑利的炼功与上访,她的单位也同时对她施加压力,报复与迫害。沈剑利在单位承受着来自于自上而下的三层迫害:学校领导(吉林大学党委副书记王守实主抓迫害法轮功),610办公室(刘远为610头目)和基层学院(书记负责)。学校领导的命令及迫害态度向610、再向基层书记传达;610办公室和基层学院书记执行具体迫害行为;610和基层将被迫害人的情况(思想状况、在基层的被迫害状况)向校领导汇报或申请批准。他们根据炼功人的思想状况决定施以什么程度的迫害。而这个思想状况如何的结论是由基层学院书记和炼功人的谈话所得出的。这个结论上报610,由610再“谈话”,再上报给学校领导,学校领导再谈话或不谈话直接上报。谈话的核心内容就是:逼问是炼还是不再炼法轮功;对法轮功是如何认识的,是否会去为法轮功而上访,是否会参与炼功的其他什么活动(为法轮功伸冤的活动)等,谈话时伴随着对炼功人的威胁与压力。

沈剑利被迫多次進行这类“谈话”,被逼交出法轮功书籍,并要她写保证不炼法轮功。校方还以她的前途来要挟她的双亲,要她的亲人向她施加压力,迫使她和法轮功“决裂”;校方甚至威胁她的亲人替她上交法轮功书籍。在多次“谈话”,多次施压也不能使她保证不炼功的情况下,她被自下而上的戴上“顽固”的帽子,在610办公室主任刘远的眼中,她成了最顽固的人,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就是非同寻常的迫害。

在吉林大学由五所学校合并之前,沈剑利任教于吉林工业大学理学院,任数学教师,“顽固”的帽子就是从这里由理学院书记(据说是马振声)、校610办公室主任刘远、学校领导(王守实主抓迫害法轮功)给她戴上的。很快,吉林工业大学的校领导集体商议并决定将她开除中共党籍,理由是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并相信“真、善、忍”,于是这个在学生时代就已入党的党员被踢出党的大门。又由于她宁可被开除党籍也不放弃“真、善、忍”,这个“顽固坚持真、善、忍”的“罪名”就戴得更牢了。

除了这种名誉和精神上的污辱和诽谤之外,在理学院,沈剑利的日常生活和正常工作权利完全被理学院书记剥夺了。在她上访被拦截回来后,理学院书记即滥用职权,非法剥夺了沈剑利作为教师的正常教课权利,通知她给她办“转化学习班”洗脑,逼迫她每天在理学院的一个小屋里“反省、悔过、转化”。这间小屋里只有一张桌子,一个凳子和四面白墙。沈剑利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的人,往哪里“转化”呀?转化成“假、恶、暴”吗?如果“真、善、忍”也成了过错,那么生活在“谎言、邪恶、暴力”中会快乐吗?沈剑利没有写不法人员要求的“转化”材料,没有向不法人员保证什么。

理学院书记见她没有被“转化”,就在剥夺她正常工作权利的同时,命令她每天按时到办公室“坐班”,如果有事离开必须请假,把她列为“被监视人员”。对于一个工作性质不要求“坐班”的大学教师来说,这不但是非法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也是对她人格尊严的侵犯和侮辱,是完全违法的。面对无理要求,沈剑利采取了克制和忍让的做法,在办公室里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见沈剑利没有反抗,反而还帮助别人干工作,于是理学院书记“灵机一动”,安排沈剑利在理学院微机房负责收费,这样既保证对沈剑利施加的压力,又保证了对她人身自由的限制,还为理学院节约了人员开支和劳动力。在微机房收费没有午休,而且有时一周中只休周日下午,因此,在双休日沈剑利就必须把她3岁的女儿带在身边,和她共同“上班”。当然,这个3岁的小女孩在“上班”的时候还得从早到晚保持安静。同时,理学院书记,没有为沈剑利的这种加班加点的强迫性劳动支付过任何报酬。于是这个数学专业获硕士学位的讲师被安排走下她心爱的讲台,每天周而复始的忙于收钱、计时、找零钱之中,默默的承受着一切痛苦压力、和不平等的待遇。

沈剑利同时要面对的还有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来自多方面的“谈话”。2000年,沈剑利的婆婆从外地来看望她和孩子,沈剑利“请假”回家,下午她在家里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说校方找她有事“谈”,让她立刻去。她来到学校,立刻被一群人围住,说要她去参加“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沈剑利回答不去,就被理学院办公室的职工(据说该人名叫付伟,在吉大合校后调离理学院,调到其它学院)拽上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车,她3岁的女儿也被拽上车。

沈剑利被学校绑架到洗脑基地,又被拽下车,在洗脑基地被囚禁,她和3岁的女儿失去了人身自由,而孩子的奶奶正焦虑不安的等待着毫无音信的母女二人。此时她丈夫郑卫东也因为坚定修炼大法,被非法囚禁失去人身自由。

洗脑班调集警察搞法西斯式的封闭管制,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精神摧残,蹂躏人的心灵。法轮功学员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信仰自由。在这里,被绑架進来的法轮功学员只有两条出路:一是放弃信仰,放弃“真、善、忍”,放弃修炼,写各种“保证”,并要诋毁、攻击、谩骂能提高人身心健康、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这些材料要达到被要求的攻击程度,被认为“合格”后,成为一个被“转化”的人才可以回家;第二条路是说真话、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不写“保证”,将被直接劫持到劳教所劳教,進行继续迫害。

心里惦记着婆婆,同时不想在洗脑班被继续迫害的沈剑利,趁看守的警察不备,在夜里从窗户成功走脱。此后,关在这个洗脑班的人后来转移到另一处洗脑基地,進行更加严厉的管制,所有没有按要求“转化”的人都被劫持到劳教所進一步迫害。

沈剑利抱孩子逃出去之后,校方610办公室主任刘远扬言:“我就不信抓不着她”。吉林大学在合校后扣押她的工资存折,以此来诱捕她,谎说只有她本人亲自回学校去取,才能把存折及里面的金额还给她,当时存折被扣在数学中心办公室一位姓李的工作人员手中。沈剑利带着幼女,没有经济来源,为了躲避非法抓捕,有家不能回。

2002年3月6日,沈剑利带孩子参加南关区法院对其丈夫郑炜东的非法审判时被抓,孩子当时遗落在南关区法院门口。郑炜东被非法判刑13年。一个多月后沈剑利被迫害致死。

吉林大学对沈剑利的迫害并没有就此停止。沈剑利的工资存折及现金仍被扣押在吉大数学教学中心,拒不交还给她的亲人。因为经济困难等原因,她的女儿如今已过上学年龄却无法在吉大子弟学校接受教育,只能靠亲人接济,在乡下奶奶家读书。

郑卫东和沈剑利的父母由于长期精神压抑,担惊受怕,几位老人疾病缠身,沈剑利的婆婆目前已患癌症。

妻子被害身亡,丈夫含冤入狱,受尽折磨,生死未卜;幼女3岁离父,5岁丧母,曾被恐吓被囚禁,又流离失所。还有白发老人,承受精神和身体的重压,在痛苦的煎熬中挣扎度日,他们甚至连对自己亲骨肉的知情权都没有。这就是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转化”政策,给一个中国百姓家庭带来的灾难。这就是在江××对法轮功学员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三光”政策下,在“打死白打,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密令下,一个百姓家庭所承受的苦难。

象这样支离破碎、备受摧残、家破人亡的家庭在中国大陆岂只是一家一户?透过严密封锁传出来的消息,至今已有千余名有姓名、有据可查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几乎每天都有被迫害致死的案例发生。

今天,在中国,人们连强身健体、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做好人,都能被冠以“顽固”的罪名肆意屠杀,明天谁又能保证这种命运不会以别的什么名目落在别的百姓家庭呢?而这场置人于死地的镇压所针对的就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而是针对着社会上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让我们每一个人行动起来,结束对我们身边好人的无端镇压吧!您对恶行的谴责就是对正义和善良的支持,就是对人类良知和社会道德的维护,您正义的声音就是抑制邪恶最有效的途径!

相关电话:
吉林大学校长 吴博达 0431-5166245 5166279 (办公室) pro@mail.jlu.edu.cn
吉林大学党委副书记:王守实
吉林大学610办公室主任:刘远 0431-5166428 (办公室)
吉林大学数学教学中心书记:刘庆槐
吉林大学公共数学与教学研究中心:0431-5167054
原吉林工业大学理学院书记(现任职于数学中心)马振声(音)0431-5683790(家)
原吉林工业大学理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付伟(现调入其他学院,据说此人将沈剑利母女拽上送入洗脑班的车)
注:610办公室
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专职从事迫害法轮功,是遍布全国各层组织、各个机构的盖世太保组织,相当于文革时期的“文革领导小组”。因其执行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政策,采用酷刑手段而臭名昭著,已在世界多国及联合国被法轮功学员、世界正义人士及多个正义团体告上法庭,许多案件正处于司法审理程序当中,相关消息在中国大陆被封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