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葫芦岛市劳教院黑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2日】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成立于1997年,其领导和干警大多数是从朝阳监狱调过来的,教养院本来就不正规,所以到了这里更加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其黑暗可想而知。

我们先不说整体上教养制度如何不合理,不应该存在,我们就讲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的历史和过程。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成立之初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当地没有那么多人被劳教。怎么办?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就通过司法局和公安局相互勾结,经过一番幕后黑箱操作,于是公安局向各地派出所下达了各地要劳教多少人的任务指标,完不成任务者重罚。于是乎:违反交通规则和交警吵嘴的、偷了人家八个鸡蛋的、推了人家自行车的、洗澡没给钱的、为退休金和保险等生活费问题上访的都被劳教了,还不够就连算卦看风水的、信基督教的、炼气功的、搞传销的都被抓進了教养院。即使这样被劳动教养的教养员与干警人数的匹配也不符合国家的规定,因为干警人数150人以上,而教养员多的时候400人左右,少的时候只有100多人。

面对以上的情况怎么办?教养院采取了一系列的方法:首先继续和司法局、公安局勾结搞黑箱操作交易,向各地派出所定任务、下指标,所以葫芦岛地区经常是左一个严打,又一个严办,再一个什么行动,害苦了老百姓。其次贿赂办案人员送来一个教养员给多少钱并请吃饭。再次老弱病残的教养员只要不是快死的全收,不快死的不放,为的是保证人数!还有对教养员大幅度加期,比如:逃跑加期至刑期的一半;私自带熟食進教养院的加期一个月等等。还有拒不兑现或尽量不兑现国家对教养人员的各种减期、放假、保外、提前释放、医疗、劳保等等的制度、福利、优惠。

可是这样一来就大大加重了教养院的负担:干警多,还要给上级進贡,给平级关系单位搞好关系,不能干活的老弱病残教养员多,那么能干活的教养员就更少了。怎么办?施行黑暗、恐怖管理,進行黑心、残酷操作,提高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怎么提高和延长?打、骂、罚。打,包括用棍子、警棍、塑料管、鞋底子、床板子、镐把、腰带等抽打,用电棍电,用冷水浇,拳打脚踢,伤口上盐、辣椒面等。骂,包括骂祖宗八代、威胁、恐吓、逼迫、羞辱、侮蔑,欺骗,利诱等。罚,包括罚站、蹲、蹶、飞、跪(拖布杆、水泥地)、坐(窄板凳、小板凳、水泥地)、长时间跑步,做俯卧撑,用手铐把人铐在暖气管子上、窗户上,大字形铐在床上,戴背铐,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交谈,不让接见,不让买东西,蹲小号,加期等等。其结果必然导致经常有人被打伤、打晕,甚至有人被活活打死,有人被逼的自伤、逃跑甚至自杀。

据不完全报道: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在2001年一个叫陈德文的老人被虐杀,陈在绝食抗议时曾被干警王大柱强行灌下半袋子精盐(500克包装);2002年,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外地男孩子承受不了教养院的黑暗和残酷,于一次外出劳动时撞死在一列飞驰的火车上(不知是想逃跑,还是想自杀,但是被教养院的黑暗和残酷逼得失去理智是实在的);2003年,一个叫张彬的在27天的狠毒打骂(打完后还在伤口上撒盐和辣椒面,其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和超强度劳动中被活活折磨致死,已经经过法医鉴定为打死。教养院私下与张彬家属交涉,开价200万元想压下此事,遭到严辞拒绝,随后教养院有关责任人被告上法庭,并在新闻媒体上曝光,这就是轰动全国,震惊世界的“张彬之死”。葫芦岛市教养院成了现代的“渣滓洞”、“白公馆”。

可靠消息显示,在2004年的5月,有至少5人在绝食抗议政府对他们的不公,他们的名字是:姚彦会、张继洪、尤月红、黄力忠、胡宝纯。他们中绝食时间长的已经100多天,其中姚彦会、黄力忠多次发生生命危险。他们每个人都被用两副手铐把左右手死死的铐在各自的床上,只能一个姿势仰面躺在床上,连翻身都不能,然后从鼻子里插上胃管强行灌食。他们每个人都受到多次各种威胁,其中已经绝食多日的张继洪曾被干警纪承国用电棍连续在身上电击、打嘴巴,并且被干警纪承国强行灌下高酒精度的烈性白酒。教养院的医生高大夫在给姚彦会强行输液时扎针十几次都没有扎進去,最后鼓起鸡蛋大的一个包还在强行输液(这与教养院党委的命令和压力有直接关系),看得旁边的犯人敢怒而不敢言。

葫芦岛市教养院在利益的驱使下接收被教养人员无视有关制度,对伤残、重病的也接收。邓佳一条腿骨折经医院接上后又脱落下来被教养院接收;张海民被认定有肝炎(传染性的),脸色蜡黄,经常吐血也被教养院接收下来,搞得被关押在一起教养员人心惶惶,有的要求调寝室,大多数在压力下没有办法,只好听天由命了;任宝河已六十多岁了,有严重的心脏病、咳嗽,经常在半夜长时间咳嗽、气喘,也被关在教养院里;王朝辉身患重病本应尽快保外就医,主管干警私下向王朝辉索要3000元好处费,王朝辉没给,竟被干警拖延一个多月,人快不行了,才让家属接走,教养院又趁机向王朝辉的家属勒索数千元钱;象这样的事例太多了,有很多不知具体的名姓。

葫芦岛市劳动教养院的所作所为表现为一种残忍和强硬,并且在苦苦的维持和支撑其腐败的一切。现在教养院正在打造很多严管室,即把一楼的所有寝室的床铺拆走,打成地铺,每个寝室都单独装上厕所、水管和铁门。以后被严管的教养员将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出不去铁门一步。如今法轮功学员们被关在这样邪恶阴暗的地方,遭遇可想而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