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对大法弟子杨虹等人的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杨虹于2004年4月2日凌晨4点从住处下楼时,被楼下守候一夜的江志猛等四名不法警察非法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杨虹24岁的女儿,不法警察抢走了母女俩所有财产,共计价值约人民币26000元,并于当日将杨虹送進葫芦岛市看守所。杨虹在看守所绝食抗议6天后,于4月8日被送到马三家劳教所。

马三家一楼关押了大约10名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她们都不屈从邪恶,清除一切干扰,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杨虹因高呼“法轮大法好”也被关在一楼。

4月31日晚,上级司法部领导来马三家检查,杨虹想出去向他们反映这里的迫害情况,此后便被警察安排4名(经常换人)犹大“看管”、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当被问及此举的原因时,警察裴凤说:“4个人看还看不住呢!”杨虹反问:“你能看住我的心吗?” “我就要看住你这个人,”裴邪恶的说。

裴凤命令犹大严加看管,授意如果背法就捂嘴、粘胶带,并让她们阻止杨虹炼功、发正念。杨虹拒不配合,不错过每一次机会,善意向所有接触的人讲真象,并给看管她的犹大背法。裴凤听说后吓坏了,怕那些邪悟者醒悟(很多被所谓“转化”的人都是在执著心带动下违心妥协的,现在也有正悟过来的),告诉她们要多看那些乱七八糟的邪恶书。

杨虹被迫害出现病状,被马三家医院检查出患心肌缺血、心率过速、肾功能衰退、腹部有异物等多钟疾病,马三家医院的一主管医生(男,大眼睛,较胖)对带杨虹检查身体的警察裴凤说:“我只是说她的生命……没问题。”马三家恶警肆无忌惮的对身有多种疾病的杨虹進行摧残,强制灌食。杨虹对此坚决抵制,有一次将胶管拔出来时不小心碰到了卫生员陈兵的裤子上,遭到陈兵的脚踢;还一次,卫生员曹玉杰不知往灌的食物中加進了什么不明药物,就听在场有人问:“这是什么?”曹玉杰为防止杨虹知道,忙制止道:“你有病啊?”那次灌完不长时间,杨虹就肚子痛、继而拉肚子。

马三家不法警察不断对杨虹進行明里、暗里的各种迫害。一天晚上8点钟左右,杨虹正盖着被子坐在床上,值班警察孙淑敏查岗时突然掀开杨虹盖的被子,杨虹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怕你热着。当时正值4月中旬,杨虹又身体虚弱,加之一楼阴冷、潮湿,怎么会热呢?不法警察的害人之心昭然若揭。

在一楼,每个大法弟子屋中都放有胶带,专门用来粘大法弟子的嘴。由于一楼的大法弟子经常高呼“法轮大法好”,高唱《法轮大法好》、《如梦令》等歌曲,恶警吓得于4月26日陆续将近10名大法弟子关進禁闭室迫害。她们中有:苏一文(大连)、胡英、潘静(丹东,被迫害得双脚流脓淌水,目前是否绝食情况不详)、黄桂芬(阜新,被吊铐迫害,造成肌肉拉伤、骨头脱臼,长时间不能走路,因喊“法轮大法好”现被非法超期关押)、夏宁(葫芦岛市兴城,多次惨遭迫害,非常瘦弱、腰也弓了,送禁闭时穿着很厚的衣服,至今恶警不让脱,且双手戴手铐、每天站着,双腿均浮肿,是否绝食情况不详)、高淑贤(沈阳某医院化验医生,据说曾在总政歌舞团工作过,她优美动听的歌声时常回荡在马三家劳教所的上空,现已绝食20多天,身体非常虚弱)、杨虹等。

被关禁闭的大法弟子每顿只有半个窝头、一小捏咸菜,每天只被允许早8点、晚8点去两次厕所(潘静来月经要求去厕所换纸,多次喊警察,却受到她们的限制和呵斥。杨虹因肾脏有病,只好在室内大小便)。每个禁闭室内还有一个小喇叭,每天从早上5:30分至晚上9:30分放广播(沈阳交通台、文艺台),声音非常大,有时震耳欲聋。

杨虹所在禁闭室的门是全封闭的,墙上有一扇小窗,但看不见外边的光亮,白天也要点灯,整个室内没有空气流通,因穿的衣服多,双手戴手铐,没法脱衣服,杨虹就向值班警察和工作人员提出要打开手铐把衣服脱下来,但她们不予理睬。不法警察一个月没让杨虹刷牙。杨虹的绝食抗议遭到了不法警察强制灌食迫害。每次灌食有三个警察(经常换)参与。

其中,警察吴艳蓉(干事)满嘴脏话,值班警察孙淑敏每次都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杨虹身上,卫生员陈兵、曹玉杰不顾杨虹鼻子出血、专往一个鼻孔插,有时还故意上下来回掘着插,以使杨虹更痛苦。杨虹经常被灌食酷刑折磨得鼻子、胃部出血,尽管这样,她也不怨恨参与迫害者,总是给她们讲真象,告诉她们“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的道理。有一次吴艳蓉踩在了杨虹的胸部,造成杨虹呼吸困难、灌食后咳嗽不止,好长时间才从气管里卡出一口糊涂粥。第二天,警察张磊参与灌食时说:“杨虹,你配合一下吧,咱有一个队长腿都扭了。”杨虹一下就猜到了是吴艳蓉,于是又一次告诉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是有罪的。杨虹在多次劝善无效的情况下,用正念反制行恶者(一次灌食时吴艳蓉说,我这肚子怎么这么胀痛啊),恶徒们才有所收敛。

恶警大队长项奎丽叫嚣:“就你这几十斤,收拾你太轻松了……”参与迫害时,项奎丽恶狠狠的拽杨虹的铐子,拎起来将她按倒在地,还指使其他警察拽杨虹的头发,并经常说脏话。她骂人和行恶时胸前都佩戴者“文明执法、热情服务”的牌子,看起来很讽刺。

恶警大队长李明玉指使犹大用胶带粘杨虹的嘴、用擦厕所粪便的脏抹布堵杨虹的嘴。一次李明玉问杨虹,你还背不背法,杨虹说:“大法弟子怎么能不学法呢?” 李明玉就将杨虹双手铐在暖气管上强迫她站着,身体极度虚弱的杨虹不到一个小时就两眼冒金星、浑身出冷汗、脸色发青、嘴唇变紫、呕吐,不法警察才不得不允许杨虹上床休息,项奎丽走过来幸灾乐祸的对躺在床上虚弱的杨虹说:“怎么样?躺着比站着好受吧?”第二天(2004年5月8日),杨虹又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她们送進了禁闭室迫害。

在不法警察们2个月无人性的野蛮摧残下,杨虹终于在6月8日被迫害至生命垂危、被送回到葫芦岛市看守所,6月9日又因身体缘故被“取保候审”,杨虹回到家中时体重仅剩70多斤。

据称:马三家劳教所现在正在综合楼里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车轮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