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国际对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分子发出追查通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6月20日对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不法分子发出追查通告。通告说——

重庆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副所长龙仕舜、中队长刘华及相关管教人员追随江××犯罪集团,对非法关押于西山坪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残酷的肉体折磨及精神摧残,经查实,至少3人被迫害致死。他们是:

李泽涛,男,24岁。田晓海、高定、李勇等人强行逼迫他放弃修炼,指挥其它劳教人员对其长期折磨、毒打。2001年5月30日,法轮功学员李泽涛再次被高定指使的劳教人员用扁担、锄把毒打,被逼迫从农业中队三楼跳下摔成重伤,送往重庆市北碚区第九人民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王占德,男,65岁,有近40年的党龄,工作单位是重庆南岸电力局。2000年至2001年被非法劳教。在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的唆使下,劳教犯将王占德打成难于治愈的内伤,出劳教所一月后死亡。

许从兴,男,60岁。2001年5月14日,河北开县公安局恶警去四马乡安康村把许从兴绑架到公安局,并抄家。许从兴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西山坪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身体极其衰弱,于2002年5月14日保外就医回家。9月,“610办公室”的张代成,二派出所的王国华再次闯入许从兴的家。许从兴于2003年 7月19日含冤离开人世。

西山坪劳教迫害手段残酷,令人发指,以下是部分事实及暴力恶性事件:

两种酷刑:一是关黑屋子(雷锋塔)。“雷峰塔”是西山坪劳教所有名的水牢,里面暗无天日,终年不见阳光,无灯,遍地粪便和积水,深达数寸,还故意扔進许多死鼠和死蛇。石床上潮湿得无法睡觉。老鼠、蜈蚣、毒蛇经常出没。法轮功学员韩以明被关七天;亢宏被固定铐在里面三天三夜,大小便都不让解。

二是戴手铐、扎绳子,这是严管中队滥施酷刑的一种。戴手铐是把人铐在窗户铁条上或栏杆上,弯腰驼背、站不直,坐不下,一铐就是几天几夜,手腕被磨得鲜血直流。扎绳子就是把人五花大绑,甚至长时间吊起来。为了把绳子扎得更紧一些,用棍子插進绳套中扭了又扭,让绳子深深勒進肉里。被扎过绳子的人,手臂几个月冰凉麻木,甚至终身残废。法轮功学员亢宏、李向东、韩以明、张全良、周建、陈建、李春源、孟雪涛等人都遭受过这种残酷迫害,致伤、致残的达数十人。

再有就是骂、打、烧、烫、拔头发、扯眉毛、钻耳朵、堵嘴巴、卡喉咙等。骂:就是骂法轮功创始人、骂大法,用尽一切污秽言语;打,包括“打麻辣鸡块”、“贝母”、“润喉片”、“穿心莲”、“蹄花汤”、“五雷灌顶”等等。“打麻辣鸡块”就是用脚踢或拳击两大腿内外两侧,着重是麻筋,打后两腿青肿不能站立,或四肢不能动弹,不能下蹲解便;“贝母”就是将法轮功学员弯腰90度后,用手肘关节在背心处用尽全力击打,当时可打倒在地,口吐鲜血,后遗症多为内伤吐血者多,或肾坏死;“润喉片”则是用拳头打咽喉部内面的会厌,一拳即吐血数口;“穿心莲”即是用两拳头同时击背心和胸部,最为惨毒;“蹄花汤”则是用盅或其它硬物在两脚踝骨上猛击,让人痛彻肺腑;“五雷灌顶”即是用凳子或其它东西猛打头顶。还有用针刺手指、烧眉毛、扯头发等等。这里只是略举几种。

恶性事件:集中暴力打压事件

2001 年12月19日,龙仕舜、田馨、田晓海、肖建铭等上午从其它中队挑选了60多名吸毒劳教(多次劳改、劳教人员)、近40名警察和一名所谓的医生陈剑平到该队,中午又从中挑选了20多名身强体壮的吸毒劳教作为打手(他们称为“执法队”)。这伙人在警察食堂一顿酒足饭饱后,从下午2点开始,在龙仕舜、刘华的指挥下,从2舍到14舍依次逐个将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暴打。在这个过程中,刘华指挥四个打手从舍房将法轮功学员逐个押出,高定、李宗权、陈剑平等在旁作打压记录。

法轮功学员被押出后,首先被强迫在刘华面前跪下,如不服从,旁边早已准备好了的打手便一拥而上将法轮功学员按倒在地,脱下袜子和鞋,将其塞進法轮功学员的口中,并用另一只鞋猛力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脸直至全脸肿胀或昏迷过去,再把法轮功学员拖到一边,由4个打手按住法轮功学员的手脚,另外4、5个打手猛力踢、踩、蹬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要达到他们的所谓打遍、打够、打痛的目标),直到法轮功学员不能动弹后。刘华才一声令下:“拖下去!把下一个押上来,快!”

在这三天中,13个舍房共计70多名法轮功学员每天挨个被暴打一遍,连近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行凶中,外伤的由狱警陈剑平简单处理后继续暴打。全队法轮功学员没有一个不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漓,奄奄一息。在此次事件中被暴打伤势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李洪福、袁志强、王正荣、严新培(近70岁)、林德才,刘吉兵、朱勇、黄光明、陈昌均、古良君、张全明、杨斌、王显安、张正伟等。其中薛俊鹤(66岁)右手被当场打断。

本组织根据 “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的追查原则,对在迫害罪行中涉嫌负有主要责任、犯有严重罪行的人员進行追查,下列人员作为第一批被追查对象:

龙仕舜:西山坪劳教所副所长,2001年底,龙自任七大队大队长,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团队。唆使吸毒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只要结果,不讲过程和手段”的迫害,并向全国其它劳教、劳改场所推广、传授其恶毒的转化手段。

叶桦:西山坪劳教所教育科科长,积极策划迫害法轮功学员,在教育大队监舍门口添置喇叭,大量播放吸毒劳教人员写的攻击大法的污言秽语。从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

田馨:现任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在任劳教所教育科科长期间,多次亲自带领追捕队的恶警到八大队一中队、严管中队、整训中队、七大队一中队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毒打和群体殴打。

田晓海:2001年底任七大队副大队长,在一中队全体劳教学员大会上要求采取一切手段打击法轮功学员。田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任务强加给吸毒人员作为生产、工作任务,亲自演练、示范如何有效地捂人的嘴,不让其发声;如何迅速的将人摔倒在地上摁住,不让其挣扎等。

刘华:2001年12月至2002年6月任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一中队队长,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被评为全国司法部所谓的“先進个人”,现调任西山坪劳教所生活管理科科长。在刘任七大队一中队中队长期间,1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5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進医院抢救。刘直接参与策划2001年12月中旬对法轮功学员的集中暴力打压事件。

李其伟:2002年6月至2003年10月任七大队一中队中队长,教唆以王建鹏为首的吸毒劳教对法轮功学员恶毒打压。2002年6月,吸毒劳教犯头子王建鹏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积极而毒辣,被李其伟提升为中队值班大组长,提前一年释放。两月后,这名所谓的“市优秀劳教”因再次吸毒与诈骗而被告发。在李其伟的操纵下,4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伤,送進医院抢救,80多人身体严重伤残。李因迫害法轮功被提升为劳教所法制科长。

肖建铭:当时任中队严管分队队长兼龙仕舜的司机,现调任西山坪劳教所包装厂厂长。为吸毒劳教犯毒打法轮功学员大开绿灯,一方面免费提供吸毒劳教头子酒肉吃喝玩乐,并以缩短劳教期限和评市优秀劳教为诱惑;另一方面还给吸毒劳教们准备了对法轮功学员动刑的手铐、警棍、木棒等器具。

陈泽炳:原教育大队教导员,2001年12月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提升调场部。

高定:曾是西山坪劳教所办公室秘书,于2000年8月被抽调担任法轮功专管干警、七大队教育干事,因迫害法轮功被提升为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大队长。

李勇: 2000年11月从劳教所整训中队抽调到专管法轮功的教育大队。积极用精神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陈建平:2001年5月调入教育大队任狱医。用灌食等手段残害法轮功学员。

西山坪劳教所除上述由龙仕舜为首的恶人外,还有:管教科科长杨斌、副大队长胡宏、干警肖兴明、周本忠、王成、李宗权;严管中队中队长杜毅、副中队长周开智、武成信;司务长周萍、整训中队干警刘期斗、农业队长杜军、张安民、胡玉银等恶警直接参与这场迫害。

据知情人举报,目前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和市劳教局法制处处长王××还常以检查工作为名,到劳教所亲自指使田馨继续操纵唐××(现大队指导员兼中队长)、雷科金(现中队副中队长)、王陈(现严管分队分队长)等,并以调外劳威胁利诱吸毒劳教组长王国春等要不断拿出所谓的“转化结果”。

以上西山坪劳教所迫害李泽涛、王占德、许从兴致死及酷刑折磨多名法轮功学员致残的所有参与人的犯罪事实,已触犯了刑法232条故意杀人罪,234条故意伤害罪,247条刑讯逼供罪,295条传授犯罪方法罪,397条滥用职权罪。

鉴于此,“追查国际”从即日起将重庆市劳教局政委涂德语、西山坪劳教所龙仕舜、叶桦、田馨、田晓海、刘华、李其伟、肖建铭、陈泽炳、高定、李勇、陈建平、杨斌、胡宏、肖兴明、周本忠、王成、李宗权、杜毅、周开智、武成信、周萍、刘期斗、杜军、张安民、胡玉银等列为重点追查对象進行立案追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