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临头要坚定 整体配合否旧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

“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不要走”

2004年6月12日,又一个周六开始了。与往日一样,我早晨到中领馆前炼功后,大约8点45分左右准备去旅游景点——伊甸山发真象资料。

我刚要换衣服,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没有了重量,家中许多静止的物品发着不刺眼的光动了起来。我有一个清楚的感觉——它们要把我带走。我随即发正念,并大声的说:“我是主佛的弟子,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感到有些眩晕。我扶着墙走到儿子的房间叫醒他,让他帮我发正念(头天晚上,我和他谈到周六的凌晨1点半钟,他表示要修炼法轮功)。我意识到情况严峻,随即拨通了同修的电话,请他们也帮我发正念。我又让儿子给其他同修打电话,请他们到我家近距离发正念。当儿子拨通了一位同修的电话让我接听时,我的主意识已在另外空间了,但同修说的话我听得很清楚:“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这时,我的身体已经动不了了。但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我决不承认。我想起师父的教导“一个大法弟子在世可以救度多少生命啊!”(《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正法没结束,我还要助师正法 。我大声的喊:“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不要走!”当同修们赶到我家时,我的身体一直保持着坐在床边的姿势。在另外空间的我主意识很清楚,这个空间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我用尽全力念着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并不断的说“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不要走。”我看见同修来到我家,马上坐在地上发正念。我感到一种很大的力量要把我的身体拉到另外的空间。我喊着同修的名字:“拉住我的手,使劲的拉住我。它们要把我带走,我不要走,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不要走!”

那是一个光构成的空间,好象没有时间。我们这个空间的一切我都看得真真切切。只是由于光的间隔,我过不来。我想到师父讲的:“当然了旧势力所有安排的这一切我们都不承认,我这个师父不承认,大法弟子当然也都不承认。”(《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如果听任了邪恶的安排,不能助师正法是一方面,邪恶又将制造多少谣言,这将给大法造成很大损失。所以,我在那个空间一直用全力喊着:“我是主佛的弟子,我不要走!”

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有的同修建议给我喝水,我说我不要喝水,但同修还是给我喝了两口水。我知道任何人的办法都救不了我,只有师父和法的威力——正念,我才能得救。在另外的空间我吃力地对同修说:“同修们,我这个身体是没感觉的,大家发正念啊”。之后有同修给我读法,并要我一起读。在那个空间我看不到师父,我想师父在哪里?定睛一看,对面墙上挂着师父教功展示图。我说:“我要听师父讲法”。我知道师父的声音是有巨大能量的。听了一段法,同修又集体发正念。之后,同修和我一起炼第一套功法:同修悟到口诀“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那我的元神就应该回来主宰这个身体。第一套功法我是在另外空间和大家一起炼,同时这个空间的身体也在炼。炼完第一套功法,同修又一起发正念。我坐在同修之中。刚过5分钟,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有感觉了,我说:“好了,我回来了。”大家又发了5分钟正念。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强大正念中,经过5个小时的正邪较量,我终于摆脱了旧势力的黑手。是师父再一次给了我新生,使我有机会重新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正如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所说:“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伟大的师尊,弟子无以回报,只有全力做好三件事,在助师正法中更加精進。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自己有以下的体悟:

1、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当我主意识还没离开这个空间之前我看到家里的地板、地板上的钉子、床单等都是活的,它们都在动。只是我们的这双眼睛平时看不到而已。师父给我们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真实不虚的。

师父说:“天塌下来修炼人的正念都不动,这才是修炼”(《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在这个空间的人体留与去中,是我对师父坚信的正念:我是主佛的弟子,我要助师正法,使我能冲破旧势力的安排,使我在这个空间的生命得以延续。我在法中锤炼,我在法中升华,我在法中重生!我为助师正法而来。

2、修炼是严肃的

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一思一念都要以法为基点。正如师尊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所教诲的:“而且在被迫害的这个时候他不清醒,理智不起来,没有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想不起师父了,好象这一切就是人对人的迫害了;再加上他历史上旧势力这样安排的,他又不能去否定,大家说这怎么办?所以很多事情不是象想的那么简单,修炼是个很严肃的事情,正法这件事情是非同小可的。”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法为师,心在法上,正信、正悟。“好坏出自人的一念”,当我们做到的时候,旧势力安排的什么消业的病态、什么关啊、难啊,都会顿时烟消云散。我们就会以更大的精力、能力助师正法。师父说:“剩下的路不长了,把它走得更好、做得更正吧 ”(《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

3、整体配合就是在全盘否定旧势力

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旧势力的黑手对大法弟子的整体已形成不了什么威胁。但它们往往采取各个击破的办法。比如,让我们的同修不参加集体学法,在家各自学法;很少有机会参加集体炼功,有的同修在家默默的承受着“消业”或忙于常人的事务,使我们无法参加正法的集体活动等等。师尊在多次讲法中提到“大法弟子整体”的概念。我在另外空间时看到大家齐心协力,集体发正念所产生的那种坚不可摧的正念之场,无论旧势力的黑手来自何方,它们都会在这个场中彻底的解体。让我们珍惜师尊为我们开创的履行我们史前大愿、助师正法的机缘,使我们真正成为一个令一切邪恶胆寒的金刚不动的整体。

4、对向内找的认识

我对师父向内找的伟大法理又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以前看到同修哪没做好我会很简单的对同修说:“你应该向内找啊。”今天看来,这正是师父让我修去的在漫长的岁月中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人的惯性思维:要别人向内找。我现在理解的向内找,是用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纯正和慈悲,帮助同修弥补他(她)没有做好或“有漏”的地方;同时以他的“有漏”为镜子照(找)出自己的执著,以严格要求自己、宽容同修的心态、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正的能量加强整体的正念之场。在这个场中,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熔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