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金州区恶警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示意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以下是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恶警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迫害时,所用刑具和体罚方式的示意图:

刑具:死刑镢

这种刑具叫“死刑镢”(jue),犯人们称“奔驰”,是由铁管子自制成的长方形铁架子,四个角各有一个厚铁板做成的铐子,上边小的铐手,下边大的铐脚。这种刑具使人特别痛苦,不分昼夜,手脚被紧紧固定在四个铐子里,因为是一体的,所以只要有一只手或脚动一下,就会扭动另外三个,脚脖、手脖的肉立刻撕肉般的痛苦。特别是提审和被拉去灌食要走很远一段路,一步能走2寸多,其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一般不修炼的常人戴此刑具一、二天就受不了,而很多大法弟子被强迫一戴就是十几天,手脚肿得象大馒头似的。看守所内有时关押大法弟子众多,“奔驰”不够用,恶毒的管教便将两人铐在一起,这样就更痛苦了:一个人可以慢慢动,尽量使自己减轻疼痛;两人则不同了,因为双方无法沟通,本来想使对方减轻疼痛,可是一行动反而加剧了痛苦,挣扎时使双方都陷入剧痛中。

刑具:皮板

这种刑具叫皮板,由橡皮板制成,正反两面是成排的铆钉帽,是专打男性法轮功学员的,而无钉帽的是专打女性的。在金州区看守所里,恶警经常用此皮板打人。以恶狱医张书全为首,还有两个不知名的管教,用皮板毒打众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而这些学员大部分是恶人张书全的家乡人(登沙河镇)。眼露凶光的张书全拼命的猛打法轮功学员的头和脸,有的大法学员被一板打在头上,当时昏死过去。有的人被一皮板打在脸上,半边脸当时就变成黑紫色,肿得很高。当皮板从脸上抽过时,象撕开皮肉的疼痛。声音象炸雷一样“啪啪”作响,双眼直冒金星。

刑具:竹板

这种刑具是竹板,是金州区610办公室恶徒打大法弟子的刑具。恶警杜贤俊曾将一名女法轮功学员打得头脸肿得像大西瓜一样,打出两条血口子直淌血。

酷刑:灌食

法轮功学员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迫害时,以金州区看守所的原所长杜贤俊和现在的所长范某为首的恶徒们便野蛮灌食。几个恶警抓住法轮功学员头发往后仰,让学员坐在床板、椅子或地上,恶人们拿一条近小手指粗的塑料管在食道与胃里捅来捅去,一会食道就被捅破了。管子在破了皮的口腔和小喉、食道的血肉上捅来捅去,刺心般的痛苦,使人透不过气来。据遭受过此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讲: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每一次被灌完食就象被杀了,又活过来的感觉。看守所原所长杜贤俊是在迫害中极凶残的恶棍。(现在为了逃脱罪责而自愿调离)。2000年底所长杜贤俊、副所长王文奇,招集大批狱警强行给20多名大法弟子灌食。狱警黑黑一片,充满杀机,使人透不过气来一样,被折磨后的学员东倒西歪,痛苦不堪,惨不忍睹。

酷刑:吊水桶


大法弟子许志斌、苗俊杰遭吊水桶酷刑,连一位女大法弟子也遭此酷刑。

恶人拿来专门在渔船上捕鱼用的那种又粗又硬的尼龙绳子,把绳子挂在屋顶的暖气管子上,把学员的双手绑上吊起来,往脸上泼水,又弄来两个装满水的塑料桶,桶是长方形的,一个桶大约能装40-50斤水。据了解,恶警对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弄大半桶水,对男学员装了满满两桶水,恶警们找来了一个长布条,两头系在水桶的把上,把两只装了水的水桶挂在学员的肩膀上。放了一会,恶警看没怎么样,就把系桶的绳用水打湿,本来天气很热就出了汗,这样一来绳子就贴在肉皮上,两个恶人一个人拉一个水桶,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就这样拉来拉去没几下肩膀和脖子上的皮肤就磨破了。两个桶吊在身上又累又疼,脖子上的筋都勒得生疼的,过了一会儿手就开始发胀。有一恶警很下流,用手挠大法弟子的腋下。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大法弟子的两只手臂就失去知觉了。受过酷刑后,整个胳膊任何知觉都没有了,东西拿不起来,过了半个月手才能拿东西,半年之后才渐渐恢复。男大法弟子许志斌、苗俊杰都遭受过此酷刑,他们现在已被非法关押到瓦房店市监狱。

强迫劳动

金州区看守所的邪恶之徒们为了赚黑心钱,强迫法轮功学员奴工生产,对法轮功学员残酷的折磨,强迫生产各种各样的产品,非常累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