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被沧州市不法之徒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4日】我叫卫树芹,家住沧州市炼油厂。我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没炼功之前我是个老病号,乙型肝炎久治不愈,腰椎间盘突出,子宫肌瘤,心慌、腰疼了12年,整天药不离口,总往医院跑,由于多种疾病缠身,我累活干不了,整天心情不好,从经济上给家庭带来负担,有时觉得活得真累。

是李洪志老师的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新生,自炼功后各种病症逐渐消失,连肝炎病根也去了,使我充满信心地用健康的身体更好地服务于社会和家庭。

法轮大法不仅能给人祛病健身,还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不说假话,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吃苦,不断地纯净自己,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就是这样一个对人类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一夜之间却被打成×教,進行镇压,谁要坚持炼,说句真话,就得被抓、被罚、被迫害、被判刑,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乃至生命。

99年11月,我依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依法上访,由此遭受了近5年的迫害,沧州市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及沧州炼油厂的不法人员,知法犯法,滥用职权,没任何法律手续,对我家想搜就搜,想罚就罚,对我想抓就抓,想打就打,经济上他们敲诈勒索,肉体上对我竭尽摧残,一次次将我致于死亡的边缘,下面这些事实就是他们一次次迫害我的铁证,请大家明鉴。

一、99年11月因上访,被建北派出所抓捕(所长王向东、警察吕国涛、王学良负责此事)非法拘留两个月,后来让家人交了2000元取保金,才放人。在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因我教犯人炼功,管教给我戴手铐,脚镣9天9夜,那痛苦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方便,肉皮都磨破了,钻心的疼,后来看守所里的活太多,需要人没完没了的给他们干活,才给我除去手铐和脚镣为他们卖苦力。

二、2000年8月,道东派出所把我抓去,警长赵月普让我交5000元,不交钱就拘留,无奈家人交了5500元钱(其中有500元是人情费),他才放我回家。

三、2000年10月,我去上访,刚到天津就被劫持,建北派出所魏春良把我拘留,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当时所里很多法轮功学员,我们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管教程宏亮手持电棍逐个的电我们,每人被电两遍,随后拉出去吊铐在铁栏杆上(胳膊从背后吊铐)。在那里拳打脚踢那是常事,后来所长张国文、姜东华叫市医院“120”来下胃管灌食,叫犯人按着头不让动,从鼻子里下胃管,我当时恶心,喘不上气来,特别难受,灌完食胃管不拔下来,留着以后再灌、把两手从背后铐在一起,黑白不能躺下、不能睡觉,因为插着胃管,鼻子、头、胃口都很难受,后来因沧州汽车站的功友王淑荣9天没吃饭,灌了几次食,又十字铐在铁栏杆上,出现休克、生命垂危,他们才叫“120”急救,我也被迫害的不行了,才放我,还让我的家人交了1000元钱,在家刚呆了十几天,他们又抓我,要送去劳教两年,送唐山劳教所因身体太虚弱体检不合格拒收,才放我回家。

四、2001年1月,我去北京旅游,因为没有身份证,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没理他,又问“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你说呢?”他说:“我说好”。我说:“你说好就好”。他随即就搜身,也没搜出东西,用警车把我强行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关起来。去了之后问我是哪里的,我没告诉,他们一帮人就拿着大棍子大打出手,边打边问“是哪里人”,不说就一直打,两腿被打得漆黑,肋骨都好象折了,脚都不能迈步了,被逼说出地址,送回沧州第二看守所。绝食期间,姜东华说“看我怎么治你”。他们把我铐在特制的大铁床上,双手铐住黑白不能动,全身捆住灌食,在铁床上铐了一天一夜,张国文骗我说:“你先吃饭,我给你找建北派出所说说,给你解决这事”。我听后吃饭了,可过好长时间也没消息放我,没办法,我又开始绝食抗议,前后18天,建北派出所让家人交5000元,后来家人交了3000元,才算放我,那时我已被折磨得皮包骨头了。

五、2001年7月,半夜我正睡觉,突然炼油厂的高金泽、王加等人闯到我家里,把我强行送到新华分局,在分局里关了6天没吃饭,又送到市医院强行灌食后送看守所,我质问他们:我正睡觉就犯了法吗?他们无言以对,看守所拒收,又送到沧炼派出所,炼油厂的范金城跟家里要了2000元,才让我回家。

六、2001年8月底,市防暴大队把我从我弟弟家(我弟弟卫朝宗已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绑架到防暴大队,(队长王义新)录口供,我说我没犯法,几个人轮番打了我一上午,后来又用一个好象是木制的东西的尖钻刮肋骨缝,疼得我死去活来,我喊救命,他们说:程儒林(男大法弟子)都顶不住这刑具,看看你怎么样。折腾了我一上午,下午让新华分局把我送第二看守所拘留,这期间几次绝食,多次强行下胃管灌食(叫伙夫和犯人给灌),铐在“大铁床”“铁椅子”上迫害,根本不管我们死活。沧州市水专宿舍的杨妹(年仅23岁)就在这期间被迫害死的。杨妹死后,所里害怕才让“120”给我做心电图,输液,最后把我送市医院叫家人给我看病,第二看守所还向我家人索要了1400多元的灌食费。市防暴大队恶警从我弟弟家抄走现金14000元,回来后给打白条写1400元。

七、2002年5月,沧炼派出所贾金英带人到我家去搜查,并把我女儿(不修炼)拘留5天,我被拘留30天。

八、2003年8月,我正吃晚饭,运河分局队长狄强带一伙人到我家抄家,强行把我劫持到分局,双手铐在“铁椅子”上两天两夜,后来又送洗脑班(法制教育中心)强行转化,我是修真善忍的,不知他们是要把我转化成假、恶、暴呢还是转化成吃喝嫖赌、十恶俱全的坏人!

九、2004年5月12号,我因讲真象被国安局的人绑架,我逃脱后现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投。

有人说:“大法好,你自己在家偷着炼,别上访,别撒传单”。我如果只考虑自己的安全,为了自己不受伤害,任凭他们诽谤、诬陷大法,不把真象告诉大家那是自私。做人得讲良心啊,中国有句古话“滴水之恩,报之涌泉”。何况大法无偿给予我那么多,我要是连句真话都不敢说还怎么做人哪!看到别人被谎言欺骗、毒害,在无知中被拖下深渊,我却无动于衷,那就不是炼功人!怕人们知道真象的事是丑事、坏事、伤天害理的事,怕曝光的是邪恶、纸永远包不住火!

沧炼的人都知道,炼油厂宣传部的陈部长(陈向富)99年7.20以前炼功身体很好,7.20以后江泽民下令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陈部长不敢炼了,结果2001年因病去世了,大家想想是谁害死他的?

还有油品车间的工人张洪森,厂里有名的大好人,因坚持炼功,2002年8月被炼油厂公安处送去石家庄劳教1年,结果在那被迫害得下肢瘫痪,警察用担架把人抬回来就跑了,没有人承担责任,后来坚持炼功才康复,可至今不让上班。

江泽民下令镇压法轮功已经5年啦,在这期间象我这样屡遭迫害的有成千上万,其中上千人被迫害致死,十几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大家想想,江泽民动用全国的镇压机器,耗费巨大的国家财产,挥霍人民的血汗钱,制造这场民族浩劫,古今奇冤,不顾国家安危,人民死活,打击善良、摧毁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传统道德,破坏法律,践踏人权,把中华民族推向深渊。谁是谁非、谁善谁恶、谁在破坏安定团结、谁在扰乱社会秩序不是一目了然吗?

法轮大法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洪传,获1200多项褒奖,李洪志老师被四次提名诺贝尔和平奖,而江泽民却被国外十多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告上法庭,面临全球公审。善良的朋友们,望你们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幸福,做出你正确的选择,愿你们都来了解法轮功,大法会带给你们美好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