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穿囚服、拒不下蹲 大法弟子遭赤山监狱野蛮摧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6日】被劫持在湖南赤山监狱的大法弟子曾海其等正念抵制监狱恶警的侮辱性待遇,拒穿囚服、拒绝下蹲,遭恶警和刑事犯人野蛮摧残,但大法弟子仍坚强不屈。

2004年5月5号晚上八点左右,各监区“上班车”先后到生活区大门口,副监狱长资炜率特警队打手早已守候在此。大法弟子曾海其拒绝列队报数下蹲,特警队干警立即上前拳打脚踢,把他拖到犯人队伍里站好。但是当重新报数轮到曾海其时,他站着不下蹲,也不开口,特警队大怒,又是一顿凶猛的殴打之后,曾海其倒在地上,站不起来。资炜令两个监护他的犯人各挟他一只手站起来。再一次报数,曾海其仍不开口。资炜大叫:“还有这样不怕死的犯人,取高压电棍来。”很快特警队取来一根长长的黑色电棒,一点上去,曾海其身上冒起强大的电弧,一下子倒在地上。电棍不停地在他头上、全身点击,好象烧电焊一样,电弧、火花四溅。很快十多分钟过去了。资炜叫人多准备几支电棒来。

曾海其因拒不报数和下蹲天天被资炜带特警队在大门口毒打一顿。大约在5月20号晚上收工时特警队又照例把楼上中队的头班车犯人拦住了。一看曾海其仍未穿囚衣,也不报数下蹲,就把他单独留下,带入特警队办公室。威胁无效,恶警郭小涵等人就脱光他上身捆索子。又细又长的麻绳勒得他血管暴胀。“穿不穿?”郭小涵一伙一边问,一边用高压电棍全身电击,电弧光飞溅,满屋子一股皮肉烧焦的糊味。曾海其被捆紧动弹不得,感到高压电震得肌肉、骨头、内脏轰隆隆巨响,上天天无路,入地地无门的难受,他心里说;“我是大法弟子!”不停地默念着。对犯人用电棍,一般只有几分钟,最多十多分钟就承受不了了。可是郭小涵一伙根本不管大法弟子死活,一口气电了一个多小时,曾海其仍不屈服。特警队无可奈何,只好把他送回五监区监舍。

监狱长资炜知道以后,一面表扬了特警队“敢于硬碰硬”的“作风优良”,一面迁怒于五监区干部,指责颜晓明、黎飞文、何勇镇压不力,扣了五监区干部的当月奖金。命令五监区全体干警要拿出1/4的精力专门对付曾海其。

颜晓明召开专题会议,把何勇臭骂了一顿。有人在会上提议:“干脆把他留在监房里搞点卫生算了,这样什么麻烦都没有了。”黎飞文反对:“就是要把他搞出来,我就不信搞不定他,就是弄死了,也要把他穿上囚服再送火葬场!”

何勇感到如果再搞不好,恐怕自己饭碗都会被资炜端掉。高压之下,他完全失去了理智,决定用大刑。把他吊在车间窗户上,脚尖正好挨着地,却又用不上力,从清早到晚上11点收工,每日长达十六个多小时,晚上再卧着把双手插入头顶铁条内卡紧铐上,曾海其日日夜夜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曾海其绝水绝食抗议,何勇每三天对他灌一次食。后来何勇改变刑具方式,把他铐到车间门外的水泥电杆上。那电杆底部有合抱粗、何勇按住他坐在地上,双手双脚抱住电杆,仍抱不拢,就使劲把他手脚扯紧,再用铁铐子把他的左手与右脚铐紧,右手交叉上去与左脚铐紧。头脸也被紧紧拉住侧贴在电杆上。当时天气已很热了,曾海其只穿了一个背心、单裤,手脚上的伤口招来许多苍蝇。

何勇见曾海其“适应了这种刑具,又改变方式背宝剑”。左手从背后上拉,右手从肩上反下去在背上两手拉紧铐在一起。整个身体整天躺在地上,手脚浮肿,伤口流脓发烂。犯人们大都是凶狠的抢劫杀人、贩毒、强奸之类的重刑犯,此时也纷纷咒骂何勇和资炜下手太狠,有几个犯人看着看着,竟不由自主向曾海其鞠躬致敬。

后又把他吊到窗户上脚尖挨地每天十五、六个小时,曾海其仍笑容满面。有一次何勇发现曾海其吊在窗户上双手不断挣扎抖动就过去问监护他的犯人王建凡:“他在干什么?”王建凡道:“这两天他说双手麻木,吃饭时拿筷子不稳”,何勇听了不但不把曾海其放下来,反而没有人性的拿来高压电棍在他手臂上电击试验手臂有什么反应。

第二天何勇又把曾海其吊到车间大门对面的一堵红砖墙上,背靠在墙上双脚可以着地,但这时已是六月中旬,每日气温高达40℃左右,2003年的6、7、8三个月湖南省一直持续超历史记录的高温天气。这堵红砖墙正对着太阳西晒,中午起一直到傍晚,墙温度高达50℃左右。人靠在墙上吊着,就象商纣王的“炮烙之刑”。监护他的两个犯人远远地躲在阴凉处看视他。吕松明每日吃饭时去看看他,也只能停留一、二分钟,就被监护犯人赶走了。

过了一些时日,曾海其手脚上的伤口已完全好了,残忍的吊铐、毒打、高压电击和高温酷暑似乎对他都没有作用,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曾海其身上的展现。犯人们尊称他为:“当代刘胡兰”。目前曾海其还在犯人们称为“绞肉机”的严管集训队,情况堪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