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祛除重病 说真话屡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1日】我叫马玉侠,现年56岁,安徽省亳州市人。96年是我本着祛病健身、道德升华、做好人的目地修炼大法的。得法前我身患十几种慢性病,最严重的是肺心病,严寒夏伏不能行走,气喘、缺氧,严重导致心衰,必须输氧抢救,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几十年度日如年,在病魔的折磨下使我脾气暴躁、绝望、失落,我到处求医、烧香求神,在寺院皈依、受戒。但仍然没有解脱病苦,但是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切都有因果关系。96年我有缘得了《转法轮》他的法理博大精深,使我懂得了人生真谛,我时刻以大法“真善忍”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身心得到了净化,“枯树逢春”,我整体改变了,我受益了。

是大法给我第二次生命。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升华。能使恶者弃恶行善,转化成好人,在善恶终有报的兑现中会有一个好的归宿。现在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人修炼大法。99年7.20以后,江×ד一己之私”妒嫉好人多,大肆诬陷、编造谎言、反对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抓人、抄家。作为大法受益者,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用事实证实大法是正法,这是自己的责任,也是良心上的安慰。我是国家公民,有信仰自由,有权利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朱镕基总理在2000年3 月份“二会”上讲:欢迎各界人士来京反映情况。国家设有上访局,所以我带着希望去京上访。刚到北京前门下车,看见天安门广场有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听见恶警便衣、特务的打骂声,警车的吼叫声,人杂叫卖乱成一团。恶警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回答:是的。我立即被推上警车。竟然在国家的首都人民最敬仰的地方,只准恶警打人骂人,而却不准许大法学员说句真话。因为说句真话,竟遭到毒打乱骂、关押,这正常吗?中国法律尊严在哪里?我被当地谯陵派出所拘留15天。释放那天谯陵派出所桑灵丽所长和丁献警察,把我拉到家门口,向我要三仟元钱。我不同意,不打欠条,也不开门。他俩急了,当时借邻居家的梯子跳進院内,進屋抄家、翻箱倒柜,结果没找到一分钱,走时把彩电搬走了。从此我就成了它们敲诈勒索的对象,经常去人、电话進行骚扰,不得安宁。

在2000年6月24日家中来位朋友串门,桑某某带人包围了家属院,对我行恶,抄家,摩托车被恶警李刚强行骑走。四邻耳闻目睹警察抢劫的一切情况。我被非法关押45天,在看守所期间我曾写申诉向有关单位反映情况,桑某某怀恨在心,对我加重迫害。

2000年10月份一天晚上,十点多钟,天又下着雨,突然听见有男的声音急速敲门,因我独身一人,当时没敢开门,走出堂屋对他们说:有事明天白天再来吧。这时听见在邻居的平房上有人大喊大叫,原来又是桑某某正翻墙跳院。我立刻高声大喊,邻居把他赶走了。桑某某恼羞成怒,一会儿又派来几个年青警察把我大门锁链剪断,冲進屋,桑某某在外面用手机指挥恶警张彬、李刚等对我行恶,把我从床上拖拉到大门外。我的脚被拖拉烂,流着血,我高声呼救!恶警们继续拖拉着我向外走。我身穿衬衣,天下着雨较冷,我满身泥水,上身衬衣被它们拖拉时滑露身体,在邻居们的指责下,恶徒们才肯放手。

恶警对我这样赤手空拳50多岁的人竟下如此毒手,它们身穿便衣、无任何证件,夜间私闯民宅行恶,非法拘留我30天。

在2001年元月(腊月二十四)又是晚上,恶警张彬带人直接抄家,又非法拘留我15天。释放后在3月8日那天我在单位正在上班,单位的光辉和派出所王亚洲所长私通合谋以调解赔偿摩托车为名,第五次抓我。单位里领导对我说:你别上班了,抓住你,单位也要跟着倒霉的。从此我失业了。

在我被拘留期间,我的西屋两间被大雨淋塌,我无能力修建,有房又不能回去住。为了生活只有把唯一的两间堂屋卖掉,在建材街租房住。610不法人员在9月8日夜11点多钟第六次抓我。在好心人的保护下我才脱身。房东被惊吓,从此我流离失所,无安身之处,有时在田间地头露宿。几年来对我的加剧迫害,使我与同学、朋友失去联系,与亲人不能相聚。“610”恶警为了抓我,到亲戚家里找,家门口经常有便衣。我为了生存,只好到外地谋生。

2002年5月30日, “610”邪恶之徒尤玉龙带人到阜阳第七次抓我,关押在涡阳行乐宾馆,对我進行精神折磨。八个恶警排班换岗,昼夜不让我闭眼休息,两手铐住,到卫生间都由四个女恶警严管看守。王久山和石新民道德败坏,毫无人性的用污言秽言对我進行诽谤。它们逼迫强行叫我承认编好的假证据。恶警袁磊,每天只给我送干粮无稀饭。每天从外面拿一次性杯子,又只准它们给我倒“开水”喝。我越喝这种所谓的“开水”口越干燥、舌苦,胃打饱嗝,食道象刀刮一样疼痛,头脑沉重胀痛。吴宪彬和女恶警害怕了,当时打开我手铐,让我炼功打坐。不知恶警们在杯子里放進了什么性质药物?手段毒辣!残忍!我被折磨得迷迷糊糊,隐约听见它们的吼叫声!经过八天七夜的精神折磨迫害,恶徒们用阴毒手段编造了假证词,6月6日下午被送進涡阳看守所羁押。2003年6月13日接回亳州看守所。

几年来由于我坚定自己的信仰,数次关押,抄家,迫害加剧,被迫流离失所,有班不能上,有房不能住。面对对我的不公,反映渠道受阻,所以我走到那儿,都把我被迫害的事实告诉世人,说出心中的冤屈,让世人知道,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修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

希望执法部门出善念,持正义,明辨善与恶,还大法清白,还我公道!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