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控制中国人民的精神(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10日】(接上文)

三、恰恰是江氏集团在千方百计的控制中国人民的精神

既然法轮功与精神控制无关,那么在今天的中国,到底是谁在控制人民的精神呢?

自古以来,做贼者蒙骗他人掩盖自己行恶的一个惯用伎俩就是贼喊捉贼。随着人心的败坏,在今天的中国,这一点更是愈演愈烈。当代中国的一大怪现象,就是反腐败口号喊得格外响的人,往往同时也是搞腐败搞得最凶的人。对此,大陆百姓都有深切的感受。同样,在精神控制这个问题上,打着反邪教的幌子,反精神控制反得格外凶的江氏集团,也恰恰正是对人民的精神控制得最严,对信仰自由扼杀得最凶的罪魁祸首。几年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对法轮功持何种态度,是反对还是支持,本是江氏集团自己的选择,我们无权干涉,也无意干涉。但反过来说,他们同样也无权把他们自己对法轮功的态度强加给我们和他人,这是宪法所规定的社会公理。而江氏集团的所作所为却与此完全背道而驰。

由江氏集团发动并延续至今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其核心就是要将他们那套反法轮功的思想无条件的强加给中国人民,彻底扼杀法轮功学员的精神信仰。在这场充满恐怖的镇压和迫害中,不仅法轮功学员,包括全中国人民在内,都被剥夺了独立思考和表达不同意见的权利,人们只剩下一种选择,就是全盘接受他们的思想。

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几年来,江氏集团使尽了一切手段,可谓集古今中外一切邪恶之大全。在镇压前夜,江本人就叫嚣“灭掉!灭掉!(注:指法轮功)”、“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在镇压中,恶警们更是狂喊“不转化就叫你生不如死!”一时间,神州大地,充满了白色恐怖,到处是血雨腥风。谁敢不听他们的,轻则遭受这样那样的处分,断送前程,重则坐牢受刑,家破人亡。据初步统计,仅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目前已达千人。强权暴行之下,完全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试想,这一切,与当年罗马皇帝对基督徒的血腥迫害有何区别?可以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不是精神控制是什么?!

笔者是在劳教所里受过迫害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亲身经历了被官方媒体美化为“春风化雨”的所谓“转化”工作的黑幕。有关这方面的暴行海外媒体已做了广泛的报道,我不想再做重复。我只想告诉大家的是,在我呆过的那个劳教所,有位博士,某大学的一位教师,因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明显受益,深知官方所说的一切都是造谣,坚决不肯“转化”。为了迫使他屈服,狱警强迫他一个人在盛夏的烈日下挑粪。但他仍不屈服,于是他们就不断的加码,直到把他腿都挑瘸了,还不放过他,继续折磨。可是他仍不为所动。接着,狱警又换了更恶毒的一招,不让他睡觉,用“车轮战”折磨他。可他还是不屈服。最后,狱警狗急跳墙,把他拖到屋里,两只手臂各绑在一只椅子上,然后由七八个狱警按住他,领头的狱警面对他而坐,两条腿翘在办公桌上,恶狠狠的说,“今天我有的是时间,我就不信制不了你!转不转化?”眼见我们这位学员对他的话未予理睬,一个狱警拿着电警棍上来,对着他身上的敏感部位就是一阵乱捅。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随之传到了屋外,这惨叫声至今仍烙印在我的心里。什么叫“转化?”这就叫“转化!”什么是精神控制?这就是真正的精神控制!

在如此残酷的折磨下,有些学员违心的表示“不炼了”了。但狱警仍不放他们过关,仍在精神上進一步迫害他们。怎么迫害?不是说你只要讲了“不炼了”就行了,还得写“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五书。写一遍还不行,得不断写,直到他们满意为止。最后,还要由所谓的上级机关来验收。为了将这部分学员的精神彻底摧毁,他们强迫每个人在李洪志老师的画像上打叉、吐吐沫。如果你把叉打在画像的边上,吐沫吐在画像的边上,那就说明你是“假转化”,就得“回炉”,继续受迫害。洗脑到如此邪恶的地步,别说是什么独立思考,就连最基本的人的尊严都被剥夺至尽,这还不是典型的精神控制吗?如果这还不算精神控制,那还有何精神控制可言?!

美国有位专门研究邪教的专家曾将精神控制分解为四个方面,即信息控制、行为控制、感情控制和思维控制。从这四个方面来分析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可以更清楚的看出在当今中国,到底是谁在搞精神控制。

首先,从信息控制来看,江氏集团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搞的是典型的“一言堂”,彻底剥夺和践踏了大陆人民的知情权,5年来,民众在官方媒体上所接触到的有关法轮功的一切,无一不是江氏集团所捏造的各种谎言,没一句是真话。正如一位有识之士所说,“历史上任何一个无赖,都没有江××的谎言来得彻底,来得无所不在。它针对每一个人心中的各种各样的观念,用各种各样的谎言,全方位地来迎合人的想法,加以利用放大,让人接受谎言,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你相信科学吗?就说法轮功是迷信。你反感政治吗?就说法轮功参与政治。你妒忌别人发财出国吗?就说人家敛财。你不喜欢有组织吗?就说法轮功组织严密。你厌倦了几十年的个人崇拜吗?就说人家搞精神控制。你爱国情绪高昂吗?就说人家沦为反华势力的工具。你不是觉得气功太玄乎不相信吗?就说炼功走火入魔。你不是希望社会稳定吗?就说法轮功破坏稳定。法轮功不是讲真善忍吗?就说你不真不善不忍,从善心要生出杀心。你相信政府不会再撒那么多谎吗?它就把谎越来越大的撒下去,从自残自杀到自焚,从杀亲人到杀他人,从杀一个人到杀一群人,多得让你不得不信。”

在推出谎言的同时,江氏集团还利用其操纵的庞大的国家机器和现代科技,尽一切可能极力封锁、堵截法轮功真象的传播。一方面,他们在镇压之初就大量销毁法轮功的书籍和音像资料,让人们无法直接了解法轮功。另一方面,他们还封锁了所有报道法轮功真象的海外网站,特别是海外的法轮功网站,雇佣大量网络警察对网络進行监控,并对敢于传播法轮功真象的修炼者進行无情的迫害。人们会因为给亲朋好友发一封涉及法轮功真象的电子邮件被投入监狱(如加拿大居民张丽的丈夫何立志),因为向人们发一个印有真善忍字样的贺年卡被毒打致死(如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刘杰),因为通过电视插播向人们传递法轮功真象被酷刑折磨致死(如刘成军)。正是通过这种史无前例的信息控制,5年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血腥内幕,几乎被掩盖得严严实实,绝大多数中国人根本就不知道,甚至许多人都不相信现在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再看行为控制,为了达到镇压铲除法轮功的目地,一方面,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为了捍卫自己的权利而進行的上访等各种讲清真象的合法行为進行无情的镇压;另一方面,则采用搞政治运动的惯用方法,大搞什么集体收看、全民表态、万人签字等,用尽各种手段逼迫全国人民跟着他们共同犯罪。谁敢不支持他们的所作所为,谁敢对法轮功表示同情、支持,谁就会因此倒霉。

为了防止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许多地方的车站、码头的入口处都地上铺上了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让人们践踏,或让过往旅客辱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不从者就被当作法轮功学员抓走。吉林省铁路系统印制的火车票的背面印着诋毁法轮功的字句,每一个人经过检票口时,都被强迫读这些话。据追查国际调查的结果,华东师范大学2003年硕士研究生招生复试工作的办法中曾确规定:要求考生提供对一些重大政治事件(如“法轮功”问题等)的态度和认识。为了逃避国际社会对迫害法轮功的谴责、愚弄国际社会,江氏集团还用煽动起来的群众,在全国范围内大搞所谓“百万签名”。据追查国际的报告:2001年1月11日,百万公众签名活动由北京开始向全国扩展。到3月中旬,“反邪教协会”带到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100卷签名布匹,重达1吨,主办者声称有约150万个签名,约占全国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一。该报告分析称,鉴于当时中国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间团体活动,这项签名运动能在全国主要城市开展完全依赖于官方的组织。例如,天津市由团市委组织,江西的签名地点就在省政府大院里。而各高等院校的签名则由教育部和各地教委统一安排。

为了达到在感情上控制民众的目地,江氏集团还利用人们对国家媒体的信任,疯狂的進行全民洗脑,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5年中,这种仇恨宣传不但通过各级政府、党团委、教育界、文化界、所谓“反邪教协会”、工会、妇联等推向全社会,并通过外交手段推向世界。以教育界为例,据追查国际提供的证据,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时间里,在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王茂林、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周强、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赵勇等直接指挥下,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参与反对法轮功的宣传活动,当天共张贴宣传画50多万幅,发放宣传资料1000多万份,举行集会200多场。2001年2月,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1500多个青年社区,在不明真象且被胁迫利用的青少年学生的带动下,发动了1200多万社区居民签名保证“不信、不传、抵制”,通过利用青少年,将所谓反“法轮功”声势推向社会。由妒忌衍生的争斗和仇恨心理,在中国大陆被人为地扩散和加深。“自焚”骗局后,对法轮功的批判,变成了声讨。仇恨宣传通过电台、报纸、电视台传到中华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使得许多人丧失了理智和冷静的思考,真修向善的人群不但没有受到社会的尊重和理解,反而成为众矢之的。

最后,再从思维控制来看,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的是典型的“洗脑”,这一点上面已经做了分析,不再赘述。与此同时,江氏集团还费尽心思将他们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强加给普通百姓,甚至连青少年儿童都不放过。在这方面他们花费的金钱,使用的手段可以说也称得上是史无前例。目地是什么?很清楚,就是为了让人民无条件无保留的接受他们对法轮功散布的谎言,从而控制人民的思想,让百姓都成为他们的帮凶。

种种事实表明,在今天的中国,对人民進行精神控制的不是法轮功,恰恰是镇压和迫害法轮功的江氏集团自己。别看他们以反邪教的面目自居,其所作所为,却与邪教十分相象;别看他们自称是在帮助法轮功学员摆脱所谓精神控制,所用的却是典型的邪教進行精神控制的那一套伎俩,甚至比邪教还有过之而不及。其实,不管是反邪教也好,还是反精神控制也罢,都不过是他们用来打人、以维护其私利的一根政治大棒、一顶政治帽子,如同当年“反封建”、“反迷信”的口号一样。

善良的人们啊,千万警惕这些打着反邪教精神控制的幌子,实际上却干着与邪教精神控制如出一辙的坏事的伪君子,快快从他们的精神控制中觉醒吧!

(2004.6.11写 2004.7.7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