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中学教师贾文广被劫持 家人寻人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23日】贾文广,女,30岁,未婚,大港油田一中物理教师。

2004年7月9日贾文广从家赶去学校开会(安排高三补课),不想一去至今未回。家属7月12日打电话给学校,一位姓李的老师说他们也在找,从9号以后一直联系不到,电话又打到办公室一位闫老师也说没见到,现在中层领导正在开会,后来一个姓宋的主任去找校长书记,说门不让進,就这样来回推委。

7月13日一早家属坐了3、4个小时车赶到学校,找到宋主任,宋说:得知你们要找贾文广后,今天一大早我打电话给港东派出所,所长说刑拘了,可能与她炼法轮功有关。我只知道这些,其它一概不知,现在放假了,学校主要领导都不在,旅游去了,联系不上,有事你们找港东派出所吧。

家属质问学校:“人是从你们这没的,她又未成家,孤女一人,你们负有直接责任。人没了好几天了,你们不闻不问也不通知家属,家属来找你们还推托,昨天领导还开会今天就都不见了?这不行,就找学校要人。”宋一看推托不了,就说再去联系,老大半天才带来一人,说是新上任的负责高中教学的柴校长,说有事找他吧。此人不到40岁。

柴校长说:“贾文广9号下午3:00开会,4:00派出所来人出示证件要贾文广协助调查点事儿,学校不能不让走,今天宋主任联系不是给刑拘了吗?你们去找派出所吧,执法机关说她有问题,触犯了国家法律,涉及到犯罪,不在学校管辖范围之内,无能为力,你们去找港东派出所,贾文广有什么问题回来跟学校说一声,学校主要领导不在,上面说不要把问题搞得过大、涉及范围过广。”好一个“照样進行”,怎么進行?

家属急了:“人在学校没的,反过来让我们调查消息告诉你们学校,哪有这样的道理?这就是你们做校长的作风?她犯了哪条法律被刑拘?你们也不管不问?99年贾文广因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当时在实验中学任教。学校领导、书记带着家属跑前跑后去联系、处理,又安排吃住,又慰问。同是育人的,你们的行为又如何,我们这么远来了,姐姐还抱着八个多月的婴儿。”这时姓宋的从里间屋冲出来说:“不论谁他都得去住旅馆。”柴校长一直打官腔往外推人。家属要联系手机号码,说什么也不给。

下午家属又去港东派出所,直接来到所长室,接待的是一个30多岁的叫窦守强。家属问:“学校说人在这儿,为什么抓人?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回答:人不在这儿,当天就送大港看守所了。然后他马上打手机说贾文广家属来了,人就坐在办公室。当问到24小时内为什么不通知家属?回答:这不重要,刑拘这事当时就告诉学校了,学校知道。这人一直在拖延时间,原本说当天下午会安排家属和贾文广见面,这时又说下午不行了,明天上午让副所长和民警开车一起去分局与贾文广见面,分局与看守所在一起前后院。

当时家属非常高兴就住到文广的宿舍,第二天(7月14日)一早给窦打手机,窦说给你们打过手机你们关机(其实根本未打),然后说今天人见不了,可以见局长,你们和民警一起开车去吧。等家属赶到派出所时,民警许勇早走了。60多岁的老母亲和带着八个月孩子的姐姐自己又打车到大港分局。这就是我们现如今的执法机关,这就是我们老百姓信赖的民警。

来到分局一个50多岁的人自称姓朱,专门负责有关法轮功学员的事情,9号下午他和港东派出所还有党委书记(女,姓何五、六十岁)把人带走的。他们9号晚上,一起去抄的贾文广家,拿走手提电脑、刻录机、空白光盘200张、小复印机及所有大法书、音像资料等,约一万元损失。

朱说还发现贾文广自编自印真象材料,说现在见不了人,时间不会太长,到时会通知家属,留下家属手机号。家属要他的他不给,连办公室电话也不告诉。在家属的质问中,勉强写下了总机转分机号。家属去后面看守所送衣物发现他值班的照片,叫朱茂民、教导员。当家属要贾文广手机时,回答说“手机不在我们手里。”不知是真是假。

与贾文广一同被抓的还有一年老大法弟子,六七十岁叫徐连红,女,曾在99年几次進京上访。

贾文广的姐姐下午回家三、四个小时后住宅电话出现双音,像剧场一样有回音立体声,电话被监控了。到发稿前家属还未见到任何通知手续。

望当地同修发正念、打电话、发信,营救同修,揭露邪恶迫害

港东派出所:022-25923642
窦守强所长:13902091307
民警许勇:13920414580

大港分局看守所:
教员朱茂民:022-63220514转510
大港油田一中:022-25924658
办公室 022-25924869 022-25915994
党委书记:姓何(女)五六十岁左右
校长:姓柴(男)40岁左右
主任:姓宋(女)40岁左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