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质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在团河劳教所惨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24日】2002年9月西北地质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到了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四班。钱世光拒绝放弃信仰,被恶警尹洪松关押到阴暗潮湿的水房,一直关押了三个多月。每天5:40起床,洗漱或早操后钱世光就被带到水房,一直到深夜三点,有时四点才让回班睡觉,每天只能睡二个多小时。白天帮教围攻,不准打瞌睡,还要罚站。夜里十点普教犯人尹志国(朝鲜族)来迫害钱世光:罚他站在敞开的窗户跟前,让冷风吹寒风冻,还经常拳打脚踢,往他脖子里灌水。钱世光多次劝他行善积德,不要打人,否则恶有恶报;尹志国执迷不悟,依然行恶,最后遭恶报,身体越来越不行,全身都是病。

由于长期罚站,钱世光的小腿和脚一直浮肿。恶警尹洪松唆使坏人徐明华和何义对钱世光拳打脚踢,把装满水的雪碧瓶放在窗外夜里冷冻,白天往他脖子里灌。2002年12月中旬的一个早晨,钱世光在广场上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和坏人将他拖到乌棚背后,把他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打完后恶警尹洪松又叫恶人徐明华往钱世光脖子里灌水,内衣内裤都湿了,折磨完后有将他关押到了水房,不许换干衣服。2002年冬天一场大雪后的夜里,恶警尹洪松叫一恶警和坏人尹志国、何义把钱世光拖到外面,按到地上,扒光衣服,两个坏人抓起地上的雪团往他身上擦,灌水,折磨完后有把他关押进水房,钱世光冻得直打哆嗦。

2003年3月底三大队专门办洗脑班迫害钱世光和其他几个学员。教育科恶警姜XX(科长)亲自坐阵,他多次威胁钱世光:你必须转化。一天姜XX拿李老师的像叫钱世光撕,被拒绝后,姜气急败坏的打了钱世光几个嘴巴。恶警尹洪松和周XX(四班班主任)亲自动手把钱世光塞到床底下,连身都翻不过来,躺着还要他拔军姿,头露在铁床外,盯着天花板,不准丢盹,不准上厕所,小便憋不住尿到裤子里渗到地面上,恶人又往他身边泼水,整天罚他躺在床底下的尿水里泡着,夜里也不让上厕所。由于长时间憋尿,钱世光身体出现严重不适。

在恶警尹洪松教唆下,坏人宋乔、魏红涛狠踩钱世光的手、脚,用脚踢胸部和腹部,骑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的头往下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小拇指和脚趾甲下被踩出了血,脚趾甲下的黑紫色血斑十个月后才消失;他们把擦地布塞到他的嘴里,用扫把的硬塑料刷子狠扎他的脸,用蝇拍(铁丝做的)狠抽他的脸,还往嘴里塞。一天夜里罚钱世光拔军姿,因腿疼的厉害,他坐到了地上,邪恶将他拖出宿舍,拖过楼道,拖进水房,两个嘴巴打得他鼻嘴流血,紧接着一盆凉水泼在了他的身上。

4月底,钱世光绝食抗议恶警的迫害将近50天,身体极端虚弱,恶警尹洪松叫几个坏人强行架着他跑早操,小腿、脚都擦在了地面上。在他绝食期间,邪恶对他进行野蛮灌食,把管子插到胃后又故意拔出来,拔到喉咙处再用力往下捣,来回上下捣;有时拔出鼻孔重新插,在本来就很稀的玉米粥里加自来水,给他多灌水,不让上厕所。之后邪恶又把他送到攻坚班继续迫害,坏人用鞋底打他的头、腿和手,或在他的胸、背、腿等部位练拳击,每天早晨5点起床开始,一直要迫害到晚上十二点,直到“非典”期间,攻坚班解散。

2003年8月初钱世光被送到了集训大队。集训大队里,恶警每转化一个长期不转化的大法学员,上级奖励5千元现金。为了得到这笔奖金,恶警王大天天给普教施加压力,迫使这些坏人加大力度迫害法轮功学员。整天体罚坐军姿,两腿中间夹一纸条,不准动,不准靠,不准打盹。坏人乔波拧钱世光的腿、身体侧面、腰背,拧的青一块紫一块,用手挤他的腰和腹部;另一坏人狠狠的打他。每天从凌晨五点一直折磨到深夜十二点,后来到三点。一次大队某恶警叫夜里三点接班的普教弹钱世光的头,不让他睡觉,该普教尚有人性,实在难以下手。最后增派了8个普教三班倒,在一个暗室里折磨钱世光,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一丢盹就打,也不让上厕所,小便尿到裤子里。伙食上更是虐待,每顿只有一小块窝头,有时是发霉的。由于恶警操纵坏人长期惨无人性的迫害,2003年底钱世光经北京大兴区团河劳教医院确诊为腰椎盘突出,腰椎骨质结核,团河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让钱世光保外就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