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阜阳市恶警对我的绑架和毒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29日】我叫王珍,是九四年修炼法轮功的。法轮功净化人的身心,使人成为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十年来我从精神到身体全身心的改变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而别有用心的人就是不让炼,谁修炼法轮功谁就成为不法恶人迫害的对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在全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知道谁炼法轮功,就疯狂的迫害让你不得安宁。安徽省阜阳市文峰派出所、文峰办事处经常到单位到家里找我不让我炼法轮功,不让我过一天安静的日子。我于2000年五月九日离开家去北京上访,我到了天安门,就被恶警抓住,把我送到天安门派出所,由安徽阜阳驻京办事处人带走关在地下室的楼梯内,于五月十三日由阜阳恶警把我带回。在火车上恶警把我铐在床旁的柱子上。回来后派出所向我所在单位索要了三千元钱,单位把我的工资和其它全部扣完(没有手续)同时拘留我十五天,关押期间单位也把我开除了。还使用各种方式逼我不让修炼法轮功,但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也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这颗心。邪恶实在没招了,又把我送到阜阳看守所关了四十五天后,又向家人敲诈了三千元钱,才让我取保回家。

取保期间,邪恶想办法干扰我的生活,不想让我拿回取保金。在二000年十二月七日下午三点钟,有居委会及派出所和大市局的六、七个人闯進了我的家里来,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对我進行盘问,要了解一个人,叫什么名,住在什么地方,说给我打电话要上北京。叫我同他们一起去火车站找人,我不去,他们开始在我家翻东西找证据。这些恶人没有搜查证,随便抄大法弟子的家。文峰派出所的张小兰把我家所有地方都翻了一遍什么也没找到。这时扬敏打手机把政法委书记姓梅的找来了,110警察也找来了,吓唬我必须同他们去火车站。等把我骗到楼下时,楼下围了很多人,有八、九个110警察等在下面。到文峰派出所后,恶警把我推到车上去,结果他们没去火车站,直接把我带到颍州公安分局地下室非法审问后,又把我送到行政拘留所非法关押转化我,可是他们的罪恶目地完全破灭了。

在二000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中午十二点左右,爱人不在家,我和我婆婆在家包饺子,突然闯進家中几个人,他们進门二话没说也没有搜查证,也不出示其它证件就开始抄家。基本翻完时来了一个女的送的搜查证。把我家翻个底朝天,找到两本《转法轮》和几张真象资料,阜阳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张亚俊就认为找到了迫害证据,就立即拿著书及资料向我左右脸恶狠狠的打,还说你不是嘴硬吗?几个恶警连推带拉又把我送到了颍州分局地下室非法关押。晚上恶警提审我强逼我让我说出资料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我不说,张亚俊立即叫来两个警察四人共同拧我的双手把胳膊往后用劲拧。我当时理直气壮的说:阜阳城的传单到处都有,是因为江氏集团做了很多坏事,毒害了广大的众生,而传单是清除众生对法轮大法的误解,从而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恶警张亚俊看问不出来它需要的东西,就把我铐在窗子上,用恶语污辱我。铐了很长时间再逼问我,让我说出资料从那里来,我不说,就把我带回值班室又把我铐在铁栏杆上,不让我休息。他们走后,好心的人给我打开铐子。

第二天张小兰和另外一个人又来逼我,我没说什么,它就一脚把我踢倒在泼有水的水泥地上。看到再也逼不出来什么,张小兰气急败坏的叫人把被子拿走,就让我光着脚坐在光板子冻了一整天。最后看没有什么效果了,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张小兰对着我的脸就打。张小兰对大法弟子是狠毒的,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想非法判我刑期,没有任何证据无法判我。最后硬把我送到合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