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重获新生,遭迫害护照延期被拒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31日】1998年3月,我幸运的遇到了万载难逢的法轮大法。3月份,一位朋友去美国旅游,在纽约他幸得了大法,并带回了大法的书籍。回到布达佩斯,他就热心的给朋友们介绍大法。一天,他一边下载资料一边招呼大家去读,我拿过来几页翻着看,是一篇篇的短经文,读了几篇我就被吸引住了,于是借回家去读。我以恭敬的心读完了遇到的第一部大法著作《精進要旨》。 “真、善、忍”博大、深奥的法理,师父的洪大慈悲,及书中无处不有的强大的正的力量,深深的震撼着我,也使我激动不已。就觉得师父伟大,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谁还关心人应该往哪里去了,而师父来了,来救度迷途的世人。

那时的我虽历经多年的寻找,却仍没有明白生命及人生的真谛究竟是什么。生命的小船正无方向的飘荡着。自93年来匈牙利后,诸多的事情,对于不合时宜的我来说显得难以应付。生意上的失败,家庭的破裂,使原本就消极厌世的我,活得更加盲目,身心疲惫不堪。精神上更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痛苦,生命对我来说几乎失去了任何意义。

当“真、善、忍”宇宙的法理展现在我眼前时,我的心路豁然被打开。人的生命是为修炼而来,真正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自此我懂得了生命的珍贵,懂得了应该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任。法轮大法给我这个无望的生命注入了新鲜的血液,使我的生命从深处复活。法轮大法拯救了我。生命找到了归宿,我不再消极,不再彷徨,走师父指引的返本归真之路。生活中努力实践真、善、忍。不计较个人得失;不妒嫉;凡事替别人着想;遇见矛盾向内找,看自己哪儿没做好;生活得充实、踏实,喜乐而平安。

随着修炼,身体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从小体弱多病,虽大病没有,却小病不断。头疼,感冒,这也不舒服那也难受的,经常吃药。血压偏低,夏天经常流鼻血。这些症状在修炼以后就不复存在了。97年元月不小心扭伤了脚,打石膏固定治疗后,留下了后遗症。走路脚掌痛,不能走长路,不能穿硬底鞋。在炼功3-4次后就不再疼了,无论走多远,穿什么样的鞋都没关系。以前我怕吃凉的,从生完小孩之后到开始修炼之间的12年当中,尤其不能吃冰淇淋,一吃马上肚子就胀,就腰酸腿痛,吃了很多药都没有解决问题。修炼大法后,无论天气冷热怎么吃冰淇淋都不再有这种反应了。看着我身心上的一切变化,那时就有朋友讲,看你以前什么样子,走路连头都抬不起来,你现在看上去简直换了一个人,法轮大法这么好,我们也要学,也要炼。

然而,江氏集团置上亿人修炼大法受益,身体健康,道德回升,给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的事实而不顾,1999年7月20日对广大的修炼人发起了大规模残酷的血腥镇压。在“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千千万万的好人被关押;被判刑;被送進精神病院摧残;甚至被迫害致死,就连8个月大的婴儿也不放过。迫害手段极其下流,残暴。到目前为止,已核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超过了1000人。不仅如此,迫害的黑手同时也伸向了海外。目前,有旅居18个国家的法轮大法学员的中国护照被中领馆拒绝延期或扣押。近期在南非更是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法轮功学员被江氏集团雇佣杀手枪击事件。

下面记述的是我作为一个在匈牙利居住的法轮大法学员所受到的迫害:

在2002年4月上旬,中国大使馆就打电话让我几天后的星期一去使馆谈话。我问什么事,他们却说:“你做了什么事自己清楚。”就在谈话之日前两天我和女儿在外面遇见了使馆的人。有两个人朝我们走过来,其中一个问我是不是张晓平,我说是。但我觉得奇怪就问:“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是大使馆的。” 我有点不相信,看一下周围,是有辆使馆的车停在那里。他们又说:“既然碰上了你,我们就在这里谈谈吧。”我问:“要谈什么?”他们问我在哪儿学的法轮功,炼了几年了。我回答了他们之后并叙述了我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实事。他们说:“强身健体的方法多的是,不一定非要炼法轮功。你最好别炼了,生意做好,把你们自己的生活过好就行了。你看看你散发的那些传单?大使馆也挂在上面,什么意思?你们已经参与了政治,在跟政府作对。”我说:“这不正是信任你们嘛。你们可能还不了解法轮大法及学员遭受迫害事实真象。我们是在寻求帮助,呼吁停止迫害。炼法轮功不但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重德,能提高人的心性。法轮功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他们说:“你最好不要再做法轮功的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你自己考虑,后果你自己负。”接着宣布谈话结束。

果然,2003年5月,我的护照在申请延期时被无理拒绝了。以下是事情的经过。

2003年5月份,我因居留身份到期需要重新申请,因而牵扯到护照也需要提前延期和更换新版护照的问题。5月26日我递上了申请表格和所需的材料后,跟其他的中国人一样,也拿到了一张6月19日领取护照的取证单(见照片)。但有一个问题我当时没有注意到,就是其他人的护照在和复印件核实之后当时退还,只收申请表和护照复印件。而我的护照当时就被收走了。并且给我的取证单上没写取证日期,在我问到时又重新补上去。


张晓平的护照

取证单

就在我按期取证时,轮到我的时候,他们说我是有问题的,让我在一边等,随后我被叫去隔壁的房间谈话。我问发生什么事了,马姓工作人员说:“你的护照我们不能给你延期。”“为什么?”我问,他说:“你炼法轮功你还问。”好像说炼法轮功护照不给延是应该的,正常的。我说:“法轮功好啊,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再说护照和法轮功有什么关系?”他的回答是政府已经定性了。我说:“那不符合事实,完全是诽谤、造谣,迫害是非法的!”他说:“你别这么讲,我就是学法律的。”我说:“那你就更清楚镇压法轮功事件根本没有法律依据。”他不语,随后又强词夺理:“既然定性了你就不能说这是迫害。” 我问我的护照什么时候能给延期,他说:“你写一个东西给我们就可以给你延期。”我当时一听就知道他让我写什么。我笑着说:“你看我现在多好啊,炼法轮功身心健康,要叫我放弃可能吗?”于是他让我先回去考虑考虑。这时,彭领事進来问谈得怎么样了,我要求:“护照不给延期请写一个理由给我,或者先把护照还给我。”他们却说:“护照还给你我们无权决定,这个得请示中国外交部。至于写什么证明理由给你,我们的工作职责里没有这一条。”并叫我先回家。

走出来后,觉得使馆太无理。我只不过是修炼做好人,就扣压我的护照还不给延期,要做好人就这么难么?这不是变相的迫害吗。就又返回去索要护照。这次是彭领事出面。我讲我自己为什么修炼大法,和身心受益的事实,我说:“我没犯什么法,使馆不应该扣护照。”领事问:“你知道中使馆是什么样的机构吗?”接着他一字一句的强调:“中使馆就是中国政府机构在海外的延伸。”他是否想告诉我使馆也是依江集团的政策在行事,并没什么过分之处。随后他激动起来了:“你经常带一些人在这里闹事,不像话。你们这是在跟政府作对,破坏安定团结!”我平静的微笑着:“领事您亲眼看到了,我们是和平理性的请愿,没有喧闹,那么多好人被迫害致死,我们在呼吁停止迫害,‘作对’从何讲?迫害法轮功是个别人的意志,能代表中国政府吗。”领事不理智了,开始讲大法不好的话,诽谤师父,并重复国内媒体对大法的栽赃与陷害。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制止他不要这样讲。我问他有无看过我们的真象材料,上面有江××被起诉的内容。领事坐不住了,起身说还有其它事要做。我说:“明天我必须去移民局出示我的护照,否则身份会有麻烦。”领事很明确的讲:“除非你写一份保证书放弃炼法轮功,否则没有任何办法能拿回护照。”“那么我什么时候再来呢?” 领事说:“等我们通知你。”

7月中旬,使馆又通知我去谈话。一开始,领事显得特别关照我的生活,劝我要为孩子多考虑,叫我不要因为护照的问题给自己增加困难。顺便提一下,我女儿是探亲签证,居留身份随我的身份走,如果我没身份她也同样没有身份,这样会影响到她上学及回国等事情。其实他们很清楚我们没有护照的处境,首先是居留问题上造成困难,致使我们不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他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我目光坚定的看着他摇了摇头,表示不会放弃修炼大法。 他有点失望的样子,说:“我看你迷得太深,一下子很难转变过来,不过以后你们只要不在使馆前炼功就行,其它地方怎么炼我们也管不着。”说可以把护照还给我但不能延期,说我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考虑写保证书。如果想通了,随写随延。

就这样,护照想收就收,想还就还,没有任何手续。也难怪,就象江氏集团下达迫害法轮功的指示一样从来都是随下随收,或马上销毁。对自己所行的恶怕得要死。

看看世界上许多坚持正义的政府,和千千万万善良的人们,在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受残酷的镇压以来,在海外学员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揭露着这场邪恶的迫害;以大善大忍的方式坚持着和平理性的抗争,呼吁各国政府及善良的人们一起来帮助我们制止这场灭绝性的迫害的时候,他们无不被真、善、忍所打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立即停止迫害!他们从心底里发出了同样的呼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