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文明管理”背后的凶残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从99年7.20江氏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到2003年年底,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上千名大法学员,恶警们利用坏人作工具,无人性的折磨大法弟子。有被迫害得精神失常的;有被迫害致伤致残的。

从团河劳教所对外宣传上看,不论什么图片展览,劳教小报;还是举办的一切活动,如管教和妥协的人及其家人节日联欢;邀请学员亲人来参观等等,都极力鼓吹实行“文明管理”,执行的是什么政府一贯主张的“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政策”等等,所有这些骗人的宣传,都是披在这邪恶黑窝上的一张画皮。隐藏在黑窝里的歹徒,利用这张画皮,不知蒙蔽欺骗了多少大法学员的家属亲人,给他们善良的心灵上注射进了仇视法轮功的毒药,毒害着他们。

团河劳教所的恶警是怎样迫害大法学员的?

这里的恶警使用两种坏人作工具:一种是帮教(专门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犹大),他们利用诬陷大法的谣言、谎言,欺骗大法学员,麻痹学员的意识,从精神上毁掉学员修炼的意志;另一种坏人是恶警们专门从普教刑事罪犯中挑选出来的犯人,这些坏人在恶警们操纵下公开行凶打人,无人性的迫害大法学员,配合“帮教”从肉体上摧垮人的意志。

法轮功学员一被押送到团河劳教所马上被隔离、强行洗脑。每个学员都配上两叁个帮教,恶徒先用圈套式的提问寻找学员的执著、漏洞和思维逻辑出现的矛盾,从而钻空子,乘机利用谎言扰乱学员的正见,进一步勾起常人的各种执著、欲望。他们把学员遭受邪恶迫害、家属亲人受株连、精神受伤害、经济上受损失,反过来栽赃给大法,扣到学员头上,利用亲情勾起学员的执著,诱骗转化,提前释放,早日与亲人团聚。若不按帮教、恶警的要求回答问题或不答,立即被体罚、拔军姿、军蹲,有的腿都肿了;有的当场就昏倒了。每天从早晨七点开始,一直要被围攻到夜里十一点半、十二点才让回班睡觉。对于那些敢于说真话维护大法的学员,恶徒还要继续在楼道里对他们进行罚站,罚坐军姿,直到深夜二、三点才允许睡觉。清晨5:40按时起床,白天不让打瞌睡,不让午休。就这样恶警们用攻心战、车轮战长时间围攻学员,再加上体罚疲劳战,使学员每天睡眠休息很少,其目的使学员没有时间和精力回忆大法,背经文,从精神和肉体上拖垮学员。

从大队、教育科、管理科一直到所部上下配合,要是不妥协,恶警们就叫普教犯人在班内严管你,除劳教所的所谓规章制度外,从洗漱、吃饭、上厕所、换洗衣服、睡觉、说话、走动等一切还要受这些坏人的限制和管理,在班内不到一平方米的地方罚站、拔军姿、军蹲,从早晨七点一直受体罚到深夜十二点。对于长期不屈服的,对于恶警的迫害敢于绝食抗议的,恶警就要进行所谓的记大过处分,送集训大队严管,送攻坚班高压,延长劳教期十个月,若再不屈服,则释放后送当地6.10办的强化洗脑班。

对于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就要动用第二批坏人。这些坏人在社会上吸毒、嫖赌、偷抢、诈骗等无恶不作,被劳教后恶警使他们的思想变的更坏,心更毒辣。他们被恶警从几百人渣中挑选出来,从被强制劳动改造的罪犯一下子变成了骑在学员脖子上的管理人员(所谓的包夹),对其挑选他们的主子惟命是从。在恶警们操纵下他们公开行凶打人,无人性的迫害、折磨大法弟子。团河劳教所虽然在表面上看不到一种刑具,可背地里这些坏人除拳打脚踢外,把所有打扫卫生的工具,把所有能用来伤害人肉体的物体,如水、冰雪、尿池、铁床、小椅子、鞋等等都当成了刑具。用拖把打,用通厕所器捣脸和嘴;用扫把的硬塑料刷子扎脸;用蝇排(铁丝做的)抽脸,还往嘴里塞,用鞋底打;往身上泼水;从脖子里灌水;冰天雪地把学员拖到外面扒光衣服往身上擦雪、灌水;强迫学员躺在厕所里放满水的尿池里浸泡;把学员塞在床底下,不让上厕所,尿憋的溢出来之后就往床下泼水,罚学员整天躺在床底下泡在尿水里;把学员捆绑在小椅子上,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大便都拉在裤子里。不让学员睡觉,从早晨5点钟起床,罚站、拔军姿、军蹲,一直到深夜十二点、二点、三点、四点,一天十八九个、二十几个小时受体罚,还不准打盹。伙食上虐待,饿肚子。大队每顿只给一个馒头,一个素菜(中午、晚上),攻坚班只给一个窝头,少量素菜;集训大队最多只给一个窝头或半个或一小块(四分之一)和几口菜汤几片菜。而其他劳教人员吃剩的馒头、饭菜宁可往厕所里、垃圾箱中倒,整盆、整桶的大量浪费,也不会给饥饿的大法弟子多吃一口。这就是团河劳教所所鼓吹的“文明管理”?!当你质问恶警:为什么在执法单位操纵罪犯行凶打人、执法犯法时,他们就会凶像毕露,进一步迫害你。

团河劳教所强迫学员转化后所造成的恶果

由于劳教所的恶警操纵邪恶帮教对大法学员进行高压、围攻、体罚,对那些坚信大法的大法弟子惨无人性的迫害,在一片白色恐怖中,一些人承受不住邪恶的迫害,或怕被迫害,违心的妥协了。在没转化前因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没病了。可一转化老病又复发了,新病也来了。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刚写完所谓的转化三书后,头晕头昏,一检查是高血压,高压近200,他当时感到非常吃惊,他说他从来没得过高血压;好多年轻人本来身强体壮,“转化”后经常害病,不得不打针吃药。炼法轮功身体健康,本人高兴家人快乐,还给国家节约了医疗开支,这是利家利民利国的大好事。可是这些恶警们在江氏集团的操纵下,非要强迫学员所谓的“转化”,叫你再得病,再受痛苦,家人也跟着痛苦,再叫国家花医疗费,而他们却因“转化”“有功”而得到奖励奖金,他们就高兴,这多么邪恶啊!被强迫转化的人不仅在身体上再受疾病的折磨,更严重的是这使他们的精神受到巨大的刺激,心灵受到巨大的创伤;有的一睡觉就做噩梦,说胡话,出怪声,深更半夜怪喊怪叫;有的发呆;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被逼撞墙;甚至有的还被逼成了精神病。不怪有的大法弟子说:团河劳教所是一座魔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