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40天中被强迫包筷子35-40万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2002年2月4日下午三点,我去同修家。因不知其家已被监视,我刚迈進其家门,管片恶警翟伟跟進来,不由分说将我和同修一起抓到派出所,抄了我的家,将几盘师父讲法磁带、一些经文和孩子的学习用具一并抄走。

当天晚上11点,将我带到武警医院宾馆,由警察一男二女看管。叫我签什么字,我不签。

2月6日又将我非法送進看守所,问我是不是还炼法轮功,我回答还炼。然后他们就告诉我拘留30天,送入号里。牢头狱霸在邪恶狱警支撑下,互相勾结,强迫我交30元,却只给我2卷手纸,一瓶洗涤灵。在伙食上也是以高昂的价格卖给大法弟子,一点芹菜有2片肉要10元钱,不买强制买!千方百计索取大法弟子的钱财,把大法弟子当做他们的财源。

2月11号他们又将我送往调遣处,只让蹲着,稍动就打。有的大法学员蹲一天,有蹲几天的,腿肿的很粗。这些管教人员哪儿有人性啊!我蹲一天,起来时站不起来,费很大劲站立起来,不会走路,腿肿了,可想而知还有大法学员蹲几天的呢!一个姓杨的女恶警,叫我写什么“保证书”,我不写。她叫来一个叛徒给我洗脑,我不理他,恶警用手贴着我的脸示意不写打嘴巴,不让睡觉,只让站着。我很疲劳,后因身体支撑困难,站不住,心性也守不住了,就随着恶警说的简单写了。后来,我感到头晕目眩,天要塌下来,我很后悔,周围一切漆黑,我知道错了,心想我怎么能背叛大法呢?眼泪流了出来。我又跟他们要张纸,写声明,声明刚写的所谓的“保证书”作废,警察气得要撕了,但又装衣口袋里了。

这个调遣处把大法弟子当奴隶一样对待,为他们干超重、超时、超体力的活。一天每人包筷子8千至1万双,完不成别睡觉,不让洗漱,即使洗也是凉水,这是冬天。在调遣处关押40天,我包筷子约合35-40万双,自己扛筷子包,大编织袋,很重,不管老少、身体好坏,大筷子包从一层扛到三层。包好后,再从三层背到一层,摔倒自己站起来,只有大法弟子帮助站起来,接着背。真黑暗!真邪恶呀!

5月21日将我送到“大兴女子劳教所”,恶警搜我身。我在看守所130元买的新被子,他们叫拆了,检查是否藏了东西。整理好后,他们把被子收了,不让用,说已经给你们准备好被子。盖时才发现,被子是臭的,很脏,熏得人要吐。这就是劳教人员的所作所为。

未经任何程序,恶警硬是判我这无罪之人劳教一年半,只因我信仰宇宙大法“真、善、忍”。

在劳教所,除吃饭用点时间,睡觉很少。上厕所大便不给时间,很多人便秘,所有时间都是马不停蹄的干活。织毛衣、围巾、手套、狗衣服等。这些东西出口,质量要求很严格,为他们挣外汇。织的我手疼,胳膊、背、腰等处都疼,屁股生出痤疮,恶警不让我们站起来活动。狱警、牢头、狱霸抬手就打,张嘴就骂,利用吸毒犯人监视大法弟子。

一年中有9个月织毛衣,流水作业,我织后片,约两天半织一后片。推算大约我织有30多件大毛衣。

其它三个月有时拔草,下地摘菜,没有工具,一切用手,手磨出泡、出血,完不成定额别想吃饭。干什么活都是超重、超时、超体力的非人承受。

我是一个60多岁的老年妇女,一个普通的工人,中国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信仰“真、善、忍”宇宙大法,跟着自己的师父修炼心性,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更好的好人,于国于民于自己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正常的国家领导人应该感谢我们的师父和这些大法弟子。江××一伙却给我们的师父造谣、迫害我们,如此的没有人性。

一年半的牢狱非人的生活更加鲜明的让我感受到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的温暖!

片警:翟伟 北京朝阳区三里屯派出所,电话:(010)-64166786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