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生做好人 中学教师反遭游街侮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7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在1998年以前,我的身体很糟糕,说话粗声粗气、咽喉疼痛,上课讲话有时一点声音也没有,同时还伴有过敏性鼻炎、肩周炎、头疼头晕、妇科等多种疾病,我长期吃药,到处求医,没有好转,反而一天天在加重。可是我死要面子,到学校硬撑着,上课有时两腿发抖,也硬撑着,不请假,在那段时间里,我真是生不如死。

1998年7月我有幸得到法轮大法宝书《转法轮》,读完一遍便爱不释手,一生的许多解不开的问题,因此而茅塞顿开。我开始每天炼功拜读《转法轮》,一个月后,说话的声音变得清脆洪亮,精力充沛,所有的病症全部消失,我高兴,我激动,我被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折服。在别人看来很神奇的事,在我身上出现了。我苦苦医治了5年都不能治好的病却在短短一个月中没吃药、没打针、没输液的情况下怪病全部消失了,我从此与病魔无缘了。这是谁也抹杀不了的事实,我的内心发出呼唤“法轮大法好”,我真正的体悟到了没有病的轻松愉悦。

我们师父说:“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转法轮》)。我牢牢记在心里,并严格按师父说的去做。有一次上菜市场买土豆,小钱给他还差一角,大钱给他,他找不开,卖菜的人说算了,但我到其它地方买东西把钱换成小钱,然后又到他那里把一角钱给他,并说:“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我是炼功人不占任何人的便宜。”在单位,我也处处要求自己要善待他人。一天,一位同事很生气地来到我面前说:“我不上你们班的这堂课了,无法上了。”我冷静地笑着说:“这堂课我先去上了,然后来找你商量,行吗?”原来这堂课是下午第三节,而第二节是体育课,炎热的夏天学生上完课不容易安静下来。第二天我找到这位老师说:“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这堂课以后我来上,你哪天有空课,拿我上午的课来换吧。”通过这件事增進老师之间的理解,也让我更加理解了做任何事都要先考虑别人的道理。我们就是这样在社会中、在单位里,处处事事都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善待别人。

2001年5月9日下午一堂班会讨论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个问题,我发现学生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很模糊、不全面。我就告诉学生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去做就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学生还提出一些其它问题: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不吃药?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怎么回事等问题,我做了客观、公正的回答。最后告诉学生善待法轮功、功德无量,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一位不理智的家长把我告到德阳市610办公室。5月13日上午市国安局、公安局一行近7人到我家,强行抄我家和学校办公室(我没有在搜查证上签字),然后强行把我刑事拘留在德阳市看守所(我没有在刑事拘留证上签字)。在看守所里公安干警王奇生、陈智、雷昊、杨辛明和其他人不断地提审我。我说作为一个人应该有良知、有道德;作为一个教师应该诚实,正直对国家、对人民负责;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善良,讲出事实真象。所以我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大法三年,没有吃一颗药,“法轮大法好” 是事实,修炼后,我不仅能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道德也回升了,对自己、对国家都有好处。我还告诉他们:我们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不反对××党,只想搞好我的工作,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正道德高尚的人。然而无情的事实却把我关在市看守所里长达近9个月。

在这9个月的时间里,我被戴上手铐,押到市体育场公开宣布逮捕我,并全城游街示众,侮辱我的人格。我在近似露天的地方洗过澡,一般都是凉水,很少有热水。吃的是白水煮茄子、萝卜、白菜,如果有油星那一定是干警吃剩下的菜、汤倒在其中,两顿稀饭,一顿干饭,根本就吃不饱。睡觉是大通铺,睡在厕所边,人多时睡觉根本就无法翻身,晚上还要求值夜班。平时我长期洗厕所、擦地板。在寒冬腊月还要给干警和食堂工人洗衣服、被子、工作服。白天每个人都有定额的活干。每天几乎要干十几个小时。

2002年1月30日下午,旌阳区法院判我所谓的缓刑3年,我回到家里后,他们要求我在学校接受监督改造。

在家里,我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功,我母亲不允许我看书、炼功,只要我炼功,她就抓我的头发,把我摔倒,打我,还把我的书给烧了。我爱人看我不给学校写思想汇报和心得体会,回家便拳打脚踢。但我心中牢牢记住师父的话:“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平时在家里,一切家务活我全包干,无怨无恨,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如何珍惜生命,法轮功是什么?我始终用一个修炼人的大忍之心、大善之心去唤醒他们的良知,后来家里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

学校每月只给我422元的生活费,不许我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不许我到其它办公室,若有事,需同事陪同前往,并要求我每天上下班由我的亲人接送并签字。我每周打扫教室、学生阅览室的卫生,每天下午别人下班我继续上班开放学生阅览室,到6点以后才下班。学校还要求我每周交思想汇报、学习心得体会。因为我不愿意放弃信仰“真、善、忍”,他们就扬言要给我加刑或开除我的公职。

三年时间又快又慢,我已无法用语言描述一个身心、肉体、精神受到的摧残。是谁剥夺了上亿人家庭的幸福、快乐,让他们以及他们的亲人、朋友、单位承受这无理的伤害;是谁把信仰“真、善、忍”的一群修炼人强行入牢、活活被打死、打残,被判刑、被劳教、被罚款、被送入精神病院。历史已经记下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善恶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历史会把欠下一笔笔血债的首恶江××送上法庭公审,也会叫助纣为虐的恶人偿还种下的恶果。在此,劝告那些恶人:停止迫害大法学员,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写出这些亲身的感受,只想唤醒善良人的良知、道德。只希望你多听多看,切莫相信欺世谎言,谁正谁邪,谁善谁恶,相信现在的你已经是公理自在人心。请牢记“法轮大法好”,你会有好的未来。


直接参与迫害、转化小组成员:
赖中长 书记 0838-2301513(宅) 13908100351 2502072(办)
范斌凌 办公室主任 2500900(宅) 13088340820 8937399 2501768(行政办)
徐永杰 2503015(宅) 13006449835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