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五常市大法弟子张延超被迫害致死前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一日】五年来,江泽民、罗干一伙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以惨无人道的酷刑、灭绝人性的手段摧残杀害了近千名坚信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五常市红旗乡西黄旗村崔家窝堡屯大法弟子张延超就是其中的一例。

31岁的张延超从小天性善良,纯朴勤奋,乐于助人。深受村民的喜爱。1996年春,法轮大法的春风叩开了张延超向善向佛的心扉。修炼以后,他把真善忍做为规范自己思想言行的唯一标准,遇事先他后我,事事想着别人。从春种到秋收,谁家用车运种子,运粮,他都有求必应。谁家有为难事,他都热心帮助。并主动把大法的法音福音带给众乡亲。屯里的大人孩子都亲切的称他为“好人”。

1999年7.20以后,江罗一伙疯狂的利用电台、电视台、报纸新闻舆论污蔑诽谤师父和大法。无数的大法修炼者被打被抓,被迫害。江氏集团还制造了耸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毒害了无数的众生。对此张延超万分焦急,做为大法弟子他深感自己责任重大。面对疯狂镇压,他和妻子关英华(大法弟子)勇敢的走出来向村民讲真象。为了揭露邪恶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他拿出家里仅存的二千元钱,卖掉家中唯一值钱的三轮机动车,编制了大量的真象资料,为牛家镇、红旗村的村民送去一份份揭露邪恶的真象资料。因此他成了红旗乡派出所多次要抓捕的对象。

2002年1月的一个晚上,张延超和同修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去村里发真象资料,刚到罗家窝堡屯,被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发现了,此人纠集了一群不明真象的村民将他毒打一顿,耳上还挨了一刀,他手捂着流血的伤口,大声喊我是好人哪,我是来救你们的。说着掏出真象给村民们看,并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给他们听,明白了真象的村民们惭愧的离去了。受伤的张延超踉跄的回到家,鲜血湿透了棉衣。岳母劝他不要玩命了,消停点吧。他却说: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在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否则就不配做大法弟子。忍着伤痛他又爬到地窖,印制真象资料。

2002年3月28日上午,红旗乡派出所恶警贾继伟一伙在后黄旗附近非法绑架了张延超,并强行搜身,将张延超卖车做资料的2800多元钱非法搜去(至今都未归还)。遭到张延超的痛斥,贾继伟恼羞成怒,叫嚣着打死你这个大法弟子,你都没地方叫屈,你还敢跟我们斗。说完伙同其它恶警对张延超拳打脚踢,用电棍电,殴打折磨了他一个多小时。直到他们打累了才罢手。下午,红旗派出所的恶警们便将张延超押往五常市监狱。又遭到五常市公安局陈树森、战志刚、五常市610黄占山、朱宪福、付秀春一伙的摧残折磨。

第四天(3月31日),已是遍体鳞伤、左腿被打断的张延超被拖上囚车押往哈尔滨市公安七处。4月1日,在哈尔滨公安七处一个不为人知、设有40多种刑具的刑房里,恶警对张延超進行了残酷的折磨。仅仅一天一夜的时间,张延超就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上大挂、老虎凳、小白龙(塑料管做的打人刑具)……(五常市610恶徒付秀春曾向人透露:张延超在哈尔滨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打死了)。

4月6日,恶徒们将张延超转移到鸭子圈非正常死亡解剖室。自从张延超被送往哈尔滨后,家人就断了他的音信,他的妻子关英华四处打听,不幸也被抓走,关在五常市第二看守所,后被送到万家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于2004年1月17日被放回,流离失所至今。

2002年4月27日晚,拉林公安分局突然通知张延超的家人说张延超由于绝食而死,要家人立即前去认尸火化。4月28日、29日张延超的两个弟弟、叔叔和婶婶在哈尔滨公安局等了两天都没见到尸体,只见到三番五次要他们在火化书上签字的人。4月30日,在家人和闻讯赶来的乡亲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勉强同意看尸体。条件是不许闹事,不许看后不签字。否则后果自负。而且只准家人前往。张延超的家属被带到哈尔滨市一个叫鸭子圈的地方,迎接他们的是60多名荷枪实弹的警察。据说这些警察是当天从哈尔滨市道里区和动力区公安分局临时抽调来的。随后赶上来的乡亲被严密监守在外面。张延超的家人被二十多个警察带到一间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几十个尸体分别装在有玻璃窗的箱子里。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遍体鳞伤,蓬头垢面的张延超惨不忍睹。一只眼睛没了,张着嘴,牙齿残缺不全,下巴被打碎,一条腿已断,此时人已被送来21天了。面对亲人的惨死,悲痛欲绝的家人再次拒绝在火化书上签字。公安七处的恶警们立即变脸恐吓威胁道:如不配合要闹事的话,就当反革命抓起来,一再咬定张延超是因绝食而死。并当着家人的面,将张延超遗体解剖,掏出血淋淋的胃脏,让家人看,望着这残忍的一幕,面对这么多的警察,从未看过世面的村民们都吓呆了,没了主见的张延超的二叔哆哆嗦嗦的在火化书上签了字。公安人员面对早已吓呆了的家人露出了伪善的笑容说:你们配合得很好,火化的一切费用和车费我们全包了。同时在场的还有拉林公安分局范立伟、红旗乡政府干部贾从、五常市公安局恶警战志刚、红旗乡西黄旗大队党支部书记也都目睹了这悲惨的一幕。

明明是被迫害致死,却硬说是绝食而死,明明是惨无人道,却偏偏伪善,还没等家人明白,这些恶警就迫不及待地将遗体装上车送往黄山嘴火化场。火化完毕,60多名警察和公安人员立刻散去。捧着一把骨灰,家人才明白过来,不应该签字,不应该火化,可是已经晚了,恶徒们企图掩盖罪恶的阴谋得逞了。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乃天理,虽然恶徒们表面上好象是得逞了,但是,地狱中,还有一本厚厚的帐,在清楚的记录着他们所犯下的大罪,等到报应来时,所有的参与者都逃脱不了天理的严惩!

奔腾的牤牛河愤怒的咆哮;长长的拉林河悲哀的低吟。全村五百多人参加了大法弟子张延超的追悼会。听着家人和接延超回家的乡亲们的声声催人泪下的诉说,望着小小的骨灰盒,上至八、九十岁的老人,下至五、六岁的孩子,无不失声痛哭。人们不敢相信20几天前还是笑容可掬生龙活虎的年轻人,村里人喜欢信赖的好人竟这样悲惨的离开了人世,离开了生他养他的西黄旗村,乡亲们悲愤的哭声惊天动地,十几里外的村屯都听到了西黄旗村人的哭泣声。这悲愤的哭声是向苍天的诉说,这悲愤的哭声是向江泽民一伙的抗议和声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