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岭市一大法弟子和家人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我98年喜得大法,大法对我心灵和身体的净化,师尊对我的洪大慈悲,我真是用人类所有的语言难以表达。99年大法及大法弟子被邪恶迫害,我一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是却遭到不法人员无端的迫害。

我所在单位人事科长陈志香受媒体造谣宣传蒙蔽,怎么跟她讲真象都不接受,经常找我写保证书,揭批材料,还拿事先拟好的让我放弃修炼的纸条逼我签字,否则下岗,停发工资,遭到我严辞拒绝。她便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找邪悟的帮凶来胡言乱语,但没有达到目地,于是就拿我会影响到全体职工的福利和单位评比先进为名,逼我放弃修炼,否则必须买断工龄。当时我爱人找到领导,讲到我是工伤(腰椎三四处骨折),现在××党不让炼了,以后犯病怎么办?谁来负责?不同意买断,领导说不同意买断不行。我被迫失去了工作。

2001年9月3日,我在走路途中突遭公主岭市岭东派出所恶警谷、谭及张的绑架,遭到不法警察抄家,并被劳教一年。

这还不算,派出所所长张和他们为了完成任务,得分多给自己脸上贴金, 到一中把我的孩子绑架到岭东派出所,威逼我孩子也承认炼功(根本不炼),恐吓说:不承认也给送入看守所等等。当时家人找到张和的老师说情仍不放过孩子,到了晚上家人又找到了公安局长说明情况,他们才肯罢休,放回了孩子。我儿子当时18岁,正在高中二年,学习紧张时期,本来是一个学习上进的孩子,经受了这8个小时的囚禁及恐吓的精神折磨后,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再也不敢回学校上学,在教室里就害怕公安局去抓他,把他抓进去,之后孩子经常伴有头痛,心情焦虑,烦躁不安等症状,到各大医院看病花了很多钱,长春医大二院确诊为由惊吓引起抑郁焦虑症。

我出来后,只在家呆了二个月,大年十一,河北派出所曲恶警带一伙邪恶之徒再次非法抄了我的家,并多次在我家楼下蹲坑,让邻居看着我,委主任也经常砸我家的门,吵得四邻不安,我只好流离失所。

不法人员把我爱人绑架到岭东派出所,谷恶警逼我爱人说也练法轮功(他不炼),逼我爱人骂老师,还绑架到河北派出所,威胁说:交不出我来把他关进去。还跑到爱人单位吹鼻瞪眼,态度蛮横,对单位领导也进行威胁。

2003年十六大期间,不法人员再次到我爱人单位无理取闹说:找不到我把他送入拘留所,极大的干扰我爱人正常工作生活。

不法人员们还到我姐姐、妹妹单位骚扰,打电话到弟弟单位骚扰,甚至连都已年逾古稀的公婆都不放过,二次前去骚扰,我婆婆患有心脏病双目失明,一听说找我就吓得不行,公公快八十岁了对我修大法 一直很理解支持,2003年7月他已到了癌症晚期,其他儿女工作都很忙,我都没能在床前尽孝,令我非常伤心。

到现在,不法人员已逼迫我妻离子散二年多!

我正告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从古到今迫害好人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为自己的未来想一想吧,停止迫害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