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市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8月31日】山东省济南市女子劳教所一所,自2000年10月24日到26日两天就接收法轮功学员400到500人,全所关押法轮功学员最高峰达1000多人,大多数判了三年劳教。劳教所每天强迫法轮功学员学习政治理论,诽谤诬蔑法轮功,并奴役大法弟子,给所里增添了3座办公大楼。

山东省很多厂家给女子一所提供货源,昌邑市抽纱厂最为严重,常年提供大量货源,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致使法轮功学员没白天没黑夜的被奴役。有些法轮功学员半夜三点才让睡觉,清早五点半就要起床干活,不管老少都必须超负荷的劳动,承受着被奴役的迫害。

以下是我所知道的济南劳教所女子一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

大法弟子张衍渊,山东济南人,大学本科,中文系。2001年3月被劳教所女子一所关押迫害,在三年的迫害里,她几乎都是在绝食中度过的。她坚定修炼大法,有两次恶警把她大字型绑在床上,长达7个月以上都无法進食,被强迫拿管子用鼻子吸食。由于在床上被绑得太久,她的后背大腿以及脚部都腐烂了,她坚持正念不配合恶警。恶警又把她吊在空中两天两夜,才把她放下来,在她被迫害关押期间,她的丈夫和她离了婚,有一个6岁的女儿没人照顾,劳教所不让她和家人见面。张衍渊3年多在劳教所受尽了各种非人迫害,直到2004年3月份才脱离劳教所,但是有家难回,到目前为止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大法弟子刘爱珍,泰安市大汶口镇东庄村人,坚信法轮大法好。不知恶警从哪得到她的地址,突然上家中把她绑走,并把家中所有粮食也全部拿走,原本家中就很贫困,这样就更是雪上加霜了。她被判劳教后,丈夫和孩子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大法弟子石东敏,李风军夫妇是山东冠县辛集乡人。李风军先被判劳教3年,关押于王村劳教所迫害;石东敏也被恶人强行抄家,把家里的粮食都拿走后又要了8000元钱,还被劳教一年,如果不拿这笔钱就要判3年劳教。他们家里困难本来就外债累累,这一下又是雪上加霜,夫妻俩人被劳教后,使得17岁的女儿不得不辍学打工,供比自己还要小的弟弟上学,使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承受生活的压力,给了孩子重重的打击。

大法弟子季永珍,山东蒙阴县人,今年50岁,现一直被关押在济南劳教所女子一所。被抓时,派出所去了几个恶警到她家中不由分说就把她强行带走,其余恶警在她家中抄家,把仅有的一个一万多元存折拿走后,又把衣服粮食全部拿走,使她17岁的儿子没钱上学,被迫辍学在外面打工;20岁的女儿为了生存在家担起了重担,不得面对如此艰难的生活环境,维持这个破碎的家,还支持母亲。季永珍在劳教所里一直坚修法轮大法,不向恶人低头。

大法弟子刘丰厚,周桂花都是山东省垛庄镇人,刘丰厚2002被判3年劳教,周桂花2001年被判3年劳教。她们因为坚修大法被非法抄家,恶警在家中见什么拿什么,衣物、粮食、物品、门窗框、家具全部拆下拿走,使大法弟子的家人也无法生存。它们这种行为和土匪强盗有什么分别!刘丰厚的丈夫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判13年,这又是什么法律!他们家中有19岁多的儿子和80多岁的老母亲,生活非常艰难。

大法弟子宫瑞娟是教师,2000年10月被关押,被判了3年劳教,由于她坚信大法不屈服于恶势力被延期关押至今。她被关押在楼梯到临时搭的小屋子里,每年都被加期,几乎不许睡觉。在被迫害期间,她丈夫2002年与她离婚,孩子判给了她丈夫,但她每月要付给男方60元钱。宫瑞娟在劳教期间没有自由、没有工资的情况下,宫瑞娟女儿的生活费每月由孩子的姥姥支付,本来家住农村的母亲生活就很贫困了,这又给贫困的家庭带来了更大的负担。年迈的母亲身体又不好,每年只能来看女儿一次,见到女儿被迫害得的憔悴的面容,悲痛欲绝的母亲几次昏了过去,等母亲醒过来后又要面临的是生离死别,不知道下次还能不能见到女儿了。宫瑞娟在这样的迫害下,一直坚定正念,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

以上是我所知道的山东省济南女子劳教所一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更多的案例我相信早晚会被曝光的,作恶者也逃不出善恶有报的天理惩罚。


山东省济南市女子劳教所一所恶人名单
所长:姜丽航,50多岁
副所长:王所长,50岁左右;刘所长,55岁左右
政委:姓刁,男,50岁左右
二大队副大队长:曹冬燕,34岁左右,主抓生产,每天打骂奴役大法弟子
管理科长:田科长,35岁左右;杨科长,32岁左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